邊界──致陳篡地醫生

趙文豪

中國時報【趙文豪】

邊界──致陳篡地醫生

像一班即將脫離夢境的列車

曾經盛大的青春

在神靖丸號的底艙內

間斷而惚恍地睡著、醒著

始終像見不到光的深夜

身體與意識都被黑暗吞噬

想起曾擁有的那則黃昏

瀰漫如霧。

想起那些盛大的慶典

在路邊那排相思樹靜靜搖落

在二林的所有恬靜;

在濁水溪與八卦山旁,清楚聽到

這座島嶼的心跳聲。

驚醒後,發現自己身處在海軍病舍裡

把背駝得像座荒蕪的小鎮

想起阮愛國的意識

「註定要歷經那些被歷史打了結的時差。」

咬著牙,挺起腰桿的活著

讓世界活到讓自己清楚寫下的模樣

守住民軍最後一座堡壘

不斷讓自己磨損。

時光再次陷落於被運往越南的路程

在西貢峽灣遭到擊沉,

滿天飄下的燐火燒響這個世界

看著身邊剛結識的朋友

在不見光的海,載浮載沉

像在深夜裡被陷落的那些夢境

再次想起那些擺盪的生活

時間依然一圈圈地轉

在外面,有人再次圍起了與外界的距離

圈起了我們是是非非的立場

或許你會再想起那不具名的

那漆黑冰冷的夜晚。生命終於暖起

陳篡地醫師,彰化二水人,曾在二戰時被徵調搭乘神靖丸號往越南行醫,結識胡太明,在228事件後,以斗六民軍隊反抗脅迫,被拘留獲釋後,終身處在特務人員的監管下。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