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泰釗編實錄 鑑往知來

張孝義/台北報導
中國時報
「編書」是新任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邢泰釗的興趣,不論是編署史、實錄或編法鑑,最主要的目的是「記得教訓,提出展望」。(張鎧乙攝)
「編書」是新任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邢泰釗的興趣,不論是編署史、實錄或編法鑑,最主要的目的是「記得教訓,提出展望」。(張鎧乙攝)

「編書」是新任台灣高檢署檢察長邢泰釗的興趣,不論是編署史、實錄或編法鑑,最主要的目的是「記得教訓,提出展望」,他引宋末元初的史學家胡三省名言「不知通鑑則欲治而不知自治之源,惡亂而不知防亂之術」,說明自己編的書不是「郊遊」,別只是翻翻照片。

無論是擔任警政署政風室主任,還是檢察長,邢泰釗編過的書用「汗牛充棟」形容也不為過,他甚至為求完備,親自採訪。他認為,經由採訪偵辦重大刑案的檢察官,由他們的實際經驗可以得到許多教訓,也可以激盪出檢討與改進,是很寶貴的傳承,所以他編書是強調案件,不是針對人,目的是要藉著書「鑑往知來」。

邢泰釗自認編過的書,最好的是金馬法鑑,還原戒嚴時期的戰地政務,17篇文章敘述偏遠地區司法保護業務,所以他很感謝當時把他調任金門高分檢檢察長的前法務部長曾勇夫。

在台北地檢署檢察長任內,他因積極指揮偵辦前總統馬英九相關案件,被外界標籤「打馬捍將」,這也說明他不在意被「打馬」標籤化,認為自己禁得起考驗、可受歷史公評,沒有標籤問題。

此外,編書對邢泰釗而言也是考核自己。他舉金門高分檢任內的小故事為例,當2011年他到東引舉行犯保業務座談,當時前東引鄉長楊雲成很不客氣的直言「開這個會沒什麼用」。2015年他再到東引開會,楊雲成對他編成金馬法鑑很推崇,讓他覺得很欣慰。邢泰釗說,他做事常懷著感恩之心,而且要做到有始有終,編纂書籍就是考核自己最好的工具。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