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說「兩千人民幣比三千美元過得幸福」的教授,在美國買房定居了

二大爺
·4 分鐘 (閱讀時間)

號稱「眉山劍客」的北大、復旦雙料教授陳平大家應該很熟悉。針對他去年提出的「兩千人民幣比三千美元過得幸福」的高論,我還用洛杉磯和廣州的物價資料,專門寫了一篇比較中美實際購買力的文章批駁。

雖然我對陳平的理論嗤之以鼻,還是我還是太年輕,低估了陳教授的作為「賤客」的水準。今天才發現陳教授居然已經移居美國德克薩斯州的首府奧斯丁,而且還買了房!

這篇叫做《復旦陳平教授被困得州:做好斷水斷電準備 現代化新家面臨危機》的報導,其實主旨並不是介紹陳教授在美生活,而是說美帝國主義基礎建設非常差勁,漠視民生,一場冬季的寒流就搞得交通中斷、電網癱瘓,以至於405萬德州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為了證明所言非虛,這篇報導這才把「目前在得州首府奧斯丁生活的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研究員陳平教授」搬了出來,現身說法,證明美帝是如何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陳教授說自己「被困在家中無法出門,商店的蠟燭、打火機、炭爐都賣空了。『重點是』高速公路高架橋下許多無家流浪漢的帳篷,還有不少人在雨雪中要飯。」「地方政府拒絕撥款救援無家可歸者的社會拋棄對象,因為他們沒有投票可能。」

陳教授特別慶幸自己買的是獨棟平房——「我家還是特別選的平房。如果樓房,甚至高層樓房,斷電後就無法生存!」

臥槽,美帝真的太黑暗了。德州作為面積、人口、經濟均在全美排名第二的超級大州,就是這個熊樣,完全不顧人民的死活……

陳教授為此不無嘲諷的說「美國軍方還誇口要和中俄打核戰爭,一次寒潮就把美國近半沿海地區的電網和交通打殘了!」言外之意,小樣,鬥天鬥地都不行,還敢跟我泱泱大國叫板?

但是,且慢!美帝這麼黑暗,生活在哪裡連場寒流都熬不過,而且「兩千人民幣比三千美元過得幸福」,你特麼的去買房定居幹啥呢?你是身負偉大使命去潛伏的余則成嗎?還是準備以後吃完馬糞再回來報效祖國?

我仔細研究了一下陳教授的履歷,1980年赴美國攻讀理論物理研究生,1987年獲得德克薩斯大學奧斯丁校區博士學位,指導教授為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伊利亞·普裡高津,之後回國搖身一變居然從物理學家變成了經濟學家……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就是陳教授自稱「旅美學者」的來源——至少是綠卡在手了。而且陳教授的女兒(名字就不說了)目前已經是美國公民,女婿是美國人……

作為華裔美國人的父親,土生美國人的岳父,陳叫獸頭銜眾多: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兼職教授……如果陳教授不是跨界研究什麼經濟,而是研究茅臺釀造,我覺得怎麼著也該評上院士了。

在2013年退休後,陳教授的主要工作就是發明各種理論——比如「亞當·斯密、哈耶克、科斯等被現有經濟學界課本奉為大師的人都是謬論,現有西方主流經濟學是空想資本主義」,「美聯儲對外宣稱央行獨立是謊言,其本質是大銀行持股成立的太上皇銀行」「印度比中國比春秋戰國時代的周朝還不如」……

陳教授的各種奇葩理論總而言之,言而總之,就是證明美國不行、歐洲不行、印度不行、日本不行……只有中國行——「凡事必須考慮社會穩定與政治大局。這才是正確制度,且不必理會西方學者的理論。」

我都準備相信了。但是中國這麼好,你為毛要冒著疫情、風雪、黑暗去美帝買房子啊……你自己潛伏不算,還要把女兒貢獻給美帝,這是不是太感人了啊。

下次有這樣深入敵後的艱巨任務,陳教授能不能叫上大家一起呢,有難同當不好嗎?

※本文經作者授權刊出原文出處。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