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拿雲林戒毒中心:戒毒不能等斷毒求新生!

·3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 蔡鳳敏/雲林 報導】宜真來自管教嚴格的傳統家庭,學校加上父母要求的補習,課業有著相當大的壓力。上高中後,宜真如同脫韁野馬,叛逆逃家,和一群朋友鬼混,輪流睡朋友家,讓我碰到了安非他命,那一年宜真16歲。

圖:那可拿雲林戒毒中心

初初吸食安非他命時,感覺很嗨、睡不著覺,偏執地做耶些重複性的動作,比如:數在地上爬的螞蟻數到天亮,或是打賭博性電玩。某天,一位女性友人說要去賺錢,我跟著去,就糊裡糊塗地開始坐檯陪酒的夜生活,賺來的錢就買安非他命。

更換工作後,在撞球間遇到一位常客,他在我牙痛時,介紹了一種菸給我止痛,止痛速度超神且全身酥麻,從此染上海洛因。那位常客成了我的藥頭,讓我把全身上下的錢都籌來買海洛因,以享受舒服又幸福的感覺。

後來我和藥頭產生了畸形的依賴感情,他免費提供毒品給我,不用多久我就懷孕了,和藥頭順理成章的結婚,但我對他並沒有愛,生完孩子,在坐月子期間,忍不住偷跑去買毒。完全失控的人生讓我再也堅持不住,就跟監獄中的先生,提出訴請離婚,丟下小孩、父母和婆家,逃跑了,那年,我19歲。

圖:那可拿雲林戒毒中心幫助更多人擺脫毒害

某次媽媽告訴我,姊姊去戒毒了,我才知道我沉淪的這段時間,姊姊竟也走上吸毒的路。我吸毒被抓,勒戒轉戒治監獄關了八個月。才出獄一個禮拜,我就又吸毒了,我被自己嚇到毛骨悚然,被毒品吞噬的感覺太可怕了,促使我下定決心戒毒,隨著姊姊進到了那可拿雲林戒毒中心。

海洛因的戒斷症狀讓我非常崩潰,幸好在專人二十四小時的陪伴下,我度過了這個艱難的過程,當我做完烤箱排汗的程序後,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輕鬆,不會渴望毒品,我的意識是自己控制的!我有自主權!不會被邪惡念頭牽著走了,我知道這次我一定會成功。

推動我戒毒的動力之一,是母親一路走來耐心的鼓勵,讓我相信我真的做的到。毒癮者很難面對挫敗、失落、無聊這些負面情緒,一旦陷入以毒品逃避的漩渦會更難脫身,有家人的支持真的非常重要。我也曾經一再欺騙家人要戒毒,但還是失控的再犯,看到母親一直信任我、一直給我機會,到最後自己也開始有一點信心覺得能做的到了,心態的改變或許微小但非常重要!

戒毒至今十七年,我和毒友斷絕聯絡,但持續關心那些想戒毒的人們,希望能拉他們一把,成為戒毒的推手,感謝戒毒中心的存在,幫助更多人擺脫毒害!您或您的家人若有需要,請撥打電話0800-300995

圖:那可拿雲林戒毒中心持續關心想戒毒的人們,希望能拉他們一把,成為戒毒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