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夏天 在南半球

文╱方秋停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文╱方秋停】

夏日南飛穿過赤道,越往南氣溫越低,近九小時的飛行並不長,卻如進入異域般!

海岸似戀人

我在南半球,那幾天意識經常提醒自己,如飛鳥越過重要分水嶺,心裡再三強調著。心思因好奇而敏感,欲要看穿陽光、勤奮用力地呼吸。

清晨於寒冷中醒來,行至墨爾本街上遇著凋敝路樹,俯拾一片葉,不知如何慰問它。南方天空卻有北方的凜冽,既有情感不知如何施放!路上行人來自何方?林木如何遠到?距離拉長、方位變遷,萬物生息頻頻困擾我!前行、後退、繞個圈,聰明與癡傻相互地擁抱。新舊建築挺站,街坊似曾相識,前方影像一轉頭便覺陌生,怕原來思想未能跟上。

登上巴士開始一天的旅程,潔淨車窗將景觀延攬進來,早安,這之前只於地理課本見過的城市!平整公路湧動上班車潮,鐵橋跨過橫流之河,直路彎轉便往出城方向。河畔有水鳥佇足,垂釣者勾勒河畔悠閒,天空雲層有些厚重,藍天若隱若現。

輕薄冬陽能否烙印過眼印象?

漫漫長路於地上延伸,目光似在泅泳,眼前景浸入記憶復頻頻探出頭。霧露飛散,飛鳥依循熟悉雲彩尋得回返之路。天天一早乘車出城,如迴力鏢一次次丟出復回返,兩眼於地平線上起起落落。旅行讓心思行走,舟車勞頓是為責罰與享受。

車出城外,視野自然接上海岸線,海天相映,水藍深邃,流浪的雲變化著身形與顏色。傳言中的紅木船沉沒海上,大洋路為天神私藏的珍奇景點。旅行日記收集各種景觀──島嶼、半島或向海陸地,潮浪與海風聯手,礁石、沙粒,還有一波波隨浪來去的貝殼。海、岸似如戀人,被迫分開又極力想在一塊。

大海以靈性與歲月周旋,南澳沿海石岩感覺特別壯闊。石灰岩與海有著深刻情緣,風吹蝕潮浪拉扯,相連岩層被蝕鏤成拱門。十二門徒岩位於坎貝爾港(Port Campbell)小鎮附近,原本相連的岩層經陽光與風切割,許多情愫漸地陷落。悲苦湧動,近海是離別激烈演出的場景。

風浪即便不捨,亦沒能挽回一顆顆巨岩的出走?

啊,風浪撥動天地弦音,天空、沙灘隱隱有著深淺波紋。大海深切呼吸,雲彩見證風浪與石岩一次次的談判。

我不知風自哪個方向吹,兩眼與心全然被填滿。南半球海岸無垠、天空特別遼闊。自高處下望,浪與石紋接連成為自然五線譜。風有些寒,潮浪壓抑著熱情。階梯彎轉觀看角度,隱然似聞海水與石岩相互挽留。浪前推,於岩上留下一道道潮溼印記。一隻不畏冷的鷗鳥盤飛,為石岩傳遞私語、亦於海上畫出另一條紋線。

越往前走風越強勁,七月心情卻承受十二月氣候。潮浪、石岩深戀彼此,岩石之心層層被翻出,碎裂後執意出走。倫敦橋(London Bridge)本為崖壁後被穿透成雙孔陸橋,之後為海水沖垮,生與滅於此不停演變。

迎接小藍企鵝上岸

南半球的天空是否一樣水藍、雲可流浪得比我久、連亙的海岸與北半球有何關連?

小藍企鵝顛顛搖搖,可愛形象頻頻召喚著旅客。墨爾本東南菲力浦島(Phillip Island)上設有企鵝保育中心,算好潮浪起落規律,便可與那罕見精靈相見歡。

夕陽塗抹霞彩,整個海灘是為舞台。懷著興奮好奇,披斗篷蔽風寒,一雙雙期待眼神等在岸上。寒風伴著細雨,烏雲於海上凝聚,含潮新月照出海上薄薄亮光,昏暗中似聞海浪竊竊私語。小藍企鵝啊,你何時歸返、潮浪可知你的去向與來蹤?風吹浪起,海上帷幕晃動不已,冷冽當中似見那靈動身影──是嗎?那於潮浪空隙晃動的影像是牠們嗎?枯等目光相互詢問不覺精神了起來。而後見那比意想中要小許多的身影出現,幾隻堆疊一起或於浪中散開成前進隊伍,後浪再起,小企鵝群集奮力,倉促間於浪裡頻頻更換隊形。岸上目光聚成光束,瞧看牠們登登上岸、愣愣回頭,前行、顛搖,速速踅進灌木叢。

那自海上走出的生靈上岸後便藏身暗處、或於燈光打亮的洞穴前吱吱尖叫,激動神情讓人感覺有些淒厲!小企鵝啊,你因何叫喊、為何不安?是為脫隊同伴、還是遺落海上的潮浪?

木棧道沿著企鵝的歸返路線鋪展,行走其間,見小企鵝直立風中晾曬著羽翼,遺憾未能多看牠們幾眼!

回頭再望海上,細雨於夜空灑出絲絲銀亮。雨融浪中,化身水霧凝為天上雲,為海上精靈提供玄妙的出場背景!啊,我如何能夠忘卻,這片有小藍企鵝出沒的海域。

雪白點亮視野

巴士行於尋夢路上,路樹掩不住滿溢的水藍,鷗鳥盤飛,隨處可見無人的海灣,寧靜畫面美得隨興且悠閒。漫漫長路,心思不慎跌入夢中,似又回到習慣生活的北半球。往布勒山(Mt Buller)路上,溼寒凝為霧露停留樹上,車輪幾經繞轉,只見雪覆坡嶺,山頂呈現深黑色。

陽光照亮雪地,暖熱與寒並存,越過赤道一切超乎期待與理解!於雪地喝了杯熱咖啡,香醇縈繞為永恆。枝椏覆雪,活脫生氣埋藏雪裡,一隻烏鴉自雪地飛上樹梢。雪地平坦如溜冰場或一塊塊被掀動似凝結波濤,孩子喜孜孜抬起一大塊,如搬運寶藏般。山因雪而瑩亮,心思則於長途旅行中寬廣。

天地遼闊,讓人自然將頭舉高、目光放遠。車上遊客來自全球各地,膚色雖異,眼底的渴望卻同。啊,今夕何夕、我身在哪裡?路邊尤加利樹上蜷曲著一團團灰色毛球,中東婦人藏於頭巾下的眼眸難掩興奮,相通眼神於車內引起一波波騷動。無尾熊,那可愛動物就在樹上,與我一同呼吸,在同一片藍天底下。

原野散布黃、黑、白牛群,夕陽為樹林糝上一層金色。小河蜿蜒,樹叢中似有瑩瑩火光,平原偶見沼澤,孤單的樹向四方延伸枝葉。返程巴士播放著西洋老片,窗外羔羊沉寂,天黑後霧棲原野,天上雲如連環圖畫……

我在南半球,入夢前,再次提醒自己!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