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輕人覺得外媒都想抹黑中國,不願受訪還舉報我」澳媒記者回憶中國採訪驚魂記

黃梅茹
·4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為澳媒《ABC》記者 Bill Birtles。(圖片來源/截自 《ABC》 YouTube 影片)
圖為澳媒《ABC》記者 Bill Birtles。(圖片來源/截自 《ABC》 YouTube 影片)

「回到享有真正法治的國家,真是太好了。」

這是《澳洲廣播公司》(ABC)前駐中國記者伯特爾斯(Bill Birtles)踏上澳洲土地的真實心得,他從沒想過,自己的 2020 年會像一場風暴般翻騰。

「逃」出中國的前一天,他突然被中國國安人員擋下來

伯特爾斯 2015 年就被外派至中國的北京市,當時中國政府的管控未深,他還能在當地連上《ABC》網站,不過,他發覺中國在習近平(中國國家主席)帶領下,意識形態變得更加單一。

最明顯的例子,就在 2018 年的一天,伯特爾斯突然發現《ABC》網站連不上了,而中國政府不僅未做解釋,還說「你們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誤,你們必須改正錯誤」,伯特爾斯意識到,這可能和《ABC》刊出披露中共在海外滲透、干預的深度調查報導有關。同時,習近平在同年修憲「取消國家主席連任限制」,收緊中央管控。

伯特爾斯 2020 年 1 月初還在報導台灣總統大選,當月月底趕到武漢報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沒想到在幾個月後,他見證到針對外媒所進行的大規模驅逐行動。

2020 年的上半年,有 17 名外國駐中記者以直接或間接方式被迫離開;8 月時,中國官媒《環球電視網》(CGTN)的澳洲籍中裔主播成蕾突然以「涉嫌從事危害國安犯罪活動」遭逮;加上中澳外交關係逐漸惡化,幾週後澳洲外交部警告伯特爾斯離開中國。

不過,在他原訂要出境的前一天,7 名中國國安人員闖入他的住所禁止出境,他趕緊向澳洲駐中大使館求助,幾經波折後,他終在 9 月 8 日順利「逃」出中國。他和另一枚澳媒記者離開中國,象徵著澳洲自 1970 年代以來,首次沒有駐中記者。

It's nice to be home but deeply disappointing to leave China under such abrupt circumstances. It's been a big part of my life & the past week was surreal. A very big thank you to the ABC, friends, colleagues & those involved at DFAT. Plus @MikeSmithAFR for sharing the ride out. pic.twitter.com/zkJEV4Oa27

— Bill Birtles (@billbirtles) September 8, 2020 這位澳洲人的觀察:在外媒工作的中國新聞業者,壓力更大

在《美國之音》的訪問下,伯特爾斯回憶起這 5 年來的在中經歷。他認為在外媒工作的中國籍員工,比外國記者背負更大壓力,他常聽到以下情節:警察對中國員工說,「你記得你是中國人,你必須聽我們的話,你不是外國記者、你沒有外國護照」。

一位長期受僱於外媒的中國籍新聞助理向《美國之音》證實了伯特爾斯的說法,她表示自己已多年被警方騷擾、請去「喝茶」,警察甚至威脅過她的父母,只為瞭解外媒接下來要處理哪些議題的報導。

「你不知道哪一天你就輪上了,比方說你做了新疆、香港的報導,在政府眼裡肯定是個敏感話題,你很容易被他們抓到把柄。」

連澳洲人也觀察到,中國小粉紅變多了

《ABC》前駐中記者伯特爾斯還提及,他近年來在中國街頭採訪,時常聽到不想受訪的回應,但有次的經歷讓他印象深刻。

他回憶,當時他在深圳街頭詢問民眾如何看待香港的示威抗議行動,熟諳中文的伯特爾斯描述,「一個 90 後(八年級生)小夥子直接對我說,『我不想接受你們的採訪,你們就想抹黑中國』」,並馬上找了附近的警察舉報了他。

他認為現在愛國的中國年輕人非常多,除了網路上有許多小粉紅,在北京、上海的路上也都有相當多這樣的年輕人,中國的仇外情緒持續加劇。

不過,他話鋒一轉,提及北京舊居的鄰居待他其實挺友好,雖然大家彼此觀念不同。他也感嘆,駐中外媒記者的離開,只會讓中國與他國民眾的了解和溝通變得更少。現今,他的推特仍時常轉發中國議題的報導。

更多太報報導
當脫口秀瞄準直男:她吐槽男性「盲目自信」,氣不過的男網友乾脆出大絕
「我沒要求任何人該怎麼做」瑞典環保少女 18 歲生日前的心裡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