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張空著的椅子 老兵的故事

文/劉屏

台灣不尊敬自己的軍人,還不如美國人尊敬中華民國國軍呢!國殤日這天,全美各地舉行紀念活動,最大規模的是首都華盛頓的遊行。遊行隊伍來自全美各地,其中之一是「華府榮光會」組成的旗隊,會長李昌緒、副會長蔡德樑率領,僑胞閆文鼎開著自己的敞篷車作為前導禮車。「榮光會」舉著大幅的中華民國國旗及美國國旗,走過著名的「憲法大道」, 接受夾道歡迎的民眾喝采。大會廣播說,這支隊伍代表中華民國台灣,「二次大戰期間,中華民國與美國是同盟國」。

星期一,我在美國一個偏遠的城市旅遊。這天清早,和家人在旅館的餐廳裡準備進早餐,遠遠看到吧台前坐著幾位客人,正在目不轉睛的看電視。

捍衛國家而犧牲的英靈

我和家人說,邊吃早餐邊看電視,對健康沒有什麼好處。孩子也說,用餐時看電視,剝奪了與家人談話的時間,不好。我們都很好奇,什麼節目這麼吸引人。抬頭看了一眼,我們都不講話了,而是和他們一樣,開始目不轉睛的看電視。

全國網的電視正在實況轉播在阿靈頓國家公墓舉行的紀念儀式。川普總統和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Joseph Dunford)正在向無名英雄墓致獻花環。

阿靈頓國家公墓在華府旁邊,只有一河之隔。

當時是美國東部時間上午十一時,我們旅遊的地點在西部,與美東有三小時的時差,是上午八時。

五月最後一個星期一是美國的國殤日,全國放假一天。

到了中午,我們在大峽谷附近一家連鎖速食店進午餐。店門口有一張手繪海報,寫著「fallen, but not forgotten」(殞落了,但沒有遺忘)。走進店裡,生意興隆,顧客大排長龍, 卻有一張餐桌空著。這張桌子前有把椅子,椅子也是空著的。桌上有個小花瓶,插著一朵紅色玫瑰花,還有一幅美國國旗,瓶上紮著黃絲帶。桌上燃著白色的蠟燭,還有一本聖經。桌上備妥了餐具,還有餐盤,餐盤上是摺疊成三角形的美國國旗。桌上還有一幅字,上面寫著「人為朋友捨命,人的愛心沒有比這個大的──《約翰福音》十五章十三節」。

這張桌子是紀念陣亡美軍將士,其中牽涉到一些美國文化。其一,黃絲帶代表著「望君歸來」,起源是風行數十年而不衰的歌曲〈Tie a Yellow Ribbon Round the Old Oak Tree〉(在老橡樹上繫上一條黃絲帶)。其二,美國覆蓋在陣亡將士靈柩上的國旗,在喪禮後摺疊為三角形,由家屬收藏。其三,店家說,紅色玫瑰花代表著家人那顆熾熱的心,永不衰殘的愛。其四,美國孩子從小每天在教室念誦《效忠誓詞》,其中有這麼一句:「上帝之下的國家」,所以桌上備有聖經,紀念為捍衛「上帝之下的國家」而犧牲的英靈。

想起在華府杜勒斯機場登機時,聽到航空公司一如既往,廣播「首先請現役軍人登機」。因為軍人時刻準備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來捍衛國家安全,理應得到最大的尊敬。他們隨時準備奉上的,不只是自己的生命,還有家人的幸福。種種人間至痛,無論是白髮人送黑髮人,無論是孤兒寡母,無論是孩子成長沒有父(母)親陪伴,都是軍人時刻承擔的風險。看著餐廳裡那張空著的桌子,想起台灣一位老兵的故事,姑且名為「空著的椅子」吧。

說每年母親節,或是母親生日,或是過年,這位單身老兵總會在飯桌上多擺一副碗筷,備妥飯菜後,拉開椅子,說道「媽,開飯了!」。一九四九年隨軍來台,老兵再也沒有見過母親,他只能用這個方式表達孝思。

台不尊敬自己的軍人

台灣的老兵,有多少「空著的椅子」這樣的故事,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台灣的社會沒有以「空著的桌子」這樣的情懷表達對陣亡將士的追思,反倒以各樣方式汙衊軍人,何其悲哀!

台灣不尊敬自己的軍人,還不如美國人尊敬中華民國國軍呢!國殤日這天,全美各地舉行紀念活動,最大規模的是首都華盛頓的遊行。遊行隊伍來自全美各地,其中之一是「華府榮光會」組成的旗隊,會長李昌緒、副會長蔡德樑率領,僑胞閆文鼎開著自己的敞篷車作為前導禮車。「榮光會」舉著大幅的中華民國國旗及美國國旗,走過著名的「憲法大道」, 接受夾道歡迎的民眾喝采。大會廣播說,這支隊伍代表中華民國台灣,「二次大戰期間,中華民國與美國是同盟國」。(〈那張空著的椅子〉2017.05.30)(系列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