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我從武漢連夜逃出

記者蔡宗霖/台北深圳報導
旺報
武漢封城後疫情持續蔓延。(記者蔡宗霖攝)
武漢封城後疫情持續蔓延。(記者蔡宗霖攝)

「武漢早上要封城了!你快點回來深圳!」在記者電話那頭的陳小姐是一名深圳人,在武漢念了四年書,媽媽也是武漢人,農曆春節都會與媽媽一同返回武漢老家過年,今年母親先返回武漢,人在深圳的她,回憶起如何指揮母親來深圳的過程,在電話中仍能感受她難以平復的緊張情緒。

今年因工作緣故,她與母親分別從深圳回武漢老家,陳媽媽19日先行出發,「我媽媽說,當天前往武漢車站的路上,其實大家都還沒有意識到疫情的可怕,街上配戴口罩的人數寥寥無幾,甚至在武漢前往深圳的高鐵列車車廂中,也只有自己戴口罩。」

趕在封城前逃離

陳小姐則原訂22日晚間搭機回武漢老家,因為當天工作太累,她決定把機票改簽,先留在深圳休息再決定出發日期。只是沒想到,從19日到22日不過三天的時間,武漢肺炎疫情擴散,22日深夜起,微博上、新聞裡和微信朋友圈裡全是瘋傳武漢即將封城的消息。看到消息的當下,她立即拿起手機,趕緊打給人在武漢的陳媽媽,「我沒有想過疫情會這麼嚴重」連續撥打數通電話後,熟睡中的陳媽媽終於接起,「媽,武漢早上要封城了!快點回來深圳!」

接到女兒電話的母親,第一時間有點反應不過來,一度懷疑封城消息的真實性,認為一定是謠言,因為前一晚武漢除了取消幾班火車、有些小道消息稱武漢要實施封鎖以外,並沒有太多跡象。

外婆死守 不願離開

在女兒再三堅持下,母親訂了23日清晨回深圳的高鐵車票,為了確保一定回得去,還刻意買了比較貴的商務車票。她母親原本還想帶上陳小姐的外婆一同離開武漢,但外婆並不願意離開,無奈之下只能自行前往搭車。陳小姐表示,母親在7點多抵達武漢車站,車站已經擠滿要離開武漢的人潮,大家都擔心會在10點前就進不了車站,而車站所有人都戴上了口罩,現場群眾瀰漫一股緊張且凝重的氣氛。

她母親說,車站並未出現外傳的武警在現場進行管制,僅有少數警察在現場設置路閘準備封鎖車站,但防疫檢查規格提升不少,所有人都必須確保沒有發燒、咳嗽等相關症狀才獲准進入車站。

月台兩邊 強烈對比

進入車站後,離開武漢的月台人潮洶湧,另一邊抵達武漢的月台卻空無一人,兩邊形成強烈對比,車站保安人員繃緊神經,深怕有人群因無法離開,而導致場面失控。順利上車後,陳媽媽才放下心中大石,列車沿線停靠站雖無遇到太多管制,但心中仍有一絲擔憂,經過將近5個小時的煎熬,列車駛入深圳車站時,「這5個小時,好像過了5天啊」,母親才結束這場返鄉驚魂。

就在她母親搭上高鐵不久,當天上午10點,武漢全面實施封城。當天原定飛離武漢的600架班次,有96架趕在10點前於天河機場起飛,加上各種交通工具以及自行駕車者,合計有超過5百萬人在趕在封城前離境。

抵達深圳住處後,陳媽媽也進行嚴格的自主隔離,避免有已經感染潛伏期的可能。陳小姐說根據留在武漢的朋友轉述,武漢剛封城時,全城陷入肅殺氣氛,武警封鎖武漢市對外道路、商店商品遭搶購一空、民生物資價格飆漲,平日人來熙往的萬達廣場街上空無一人,靜謐的使人緊張,數百萬仍滯留在武漢的人,正與不斷蔓延的疫情對抗中。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