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建一解讀故宮 國寶其實近在咫尺

李怡芸/專訪
中國時報
新月藝文負責人邱建一在故宮內講解留影。(陳君瑋攝)
新月藝文負責人邱建一在故宮內講解留影。(陳君瑋攝)

台北故宮裡人氣最旺的「菜」與「肉」其實都算不上「國寶」,真正的國寶似乎都離我們很遠,長期教授藝術史,專攻藝術考古學的邱建一說:「故宮離我們很近,就在外雙溪,卻又離我們很遠,遠的是心理的距離。」他從很當代台灣的角度「解讀」故宮,精品國寶其實離我們一直很近。

邱建一指出,會感覺有距離感,在於認為歷史、文物都是古代的事,但他以蘇東坡的《前赤壁賦》為例,「東方的藝術品不是單一的作品,也不是被視為藝術品來看待,和西方邏輯不同,東方文人作品是一連串的效應。」

邱建一自己念書時,跟著故宮的老先生,在老師的宿舍裡拜師,每回上課總是在故宮展場裡,一邊為老先生搬椅子,一邊在書畫藏品前被要求看著作品念出上面的字,老先生總要求「帶點感情,讀讀看體會一下。」而年輕時不懂老先生特別有感的扇面〈橙黃橘綠〉,也在邱建一人生閱歷漸豐後才體會「年輕時只見春夏的美,年紀大了反而懂了秋冬的『菊殘猶有傲霜枝』。」而這樣的體悟並不限古今,「中國書畫,欣賞的是人生體驗。」

邱建一以王羲之〈蘭亭集序〉背景為例, 3月3日「上已」時春遊戲水的節慶舉辦的蘭亭聚會,今人總只想到「曲水流觴」,但其實當時除了美酒,河裡還有雞蛋棗子等應景物,更有一堆青年男女在河中洗澡,洗去冬日以來身上的氣味,「可以說蘭亭聚會其實和台灣中秋烤肉一樣熱鬧」,臭臭的、鬧鬧的,而王羲之的形象也不是道貌岸然的書聖,更像是隔壁大叔。

此外,故宮中一些極具爭議的鎮館之寶,如范寬的〈谿山行旅圖〉、黃公望的〈富春山居圖〉,歷來真假之爭不斷,連乾隆都曾看走眼,但邱建一認為,「爭真假並不深刻,因為東方藝術向來有複製、玩賞、分享的傳統,臨摹複製並不是為了刻意造假」,因此能傳遞出所思所感的便是好作品。

「西方藝術,如莫內的荷是畫完就結束;但東方藝術,一個作品完成是開始,是持續千年仍會由不同時代的藝術家繼續下去的創作。」邱建一說,東方藝術的特色是持續生長,因此故宮國寶,真的不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