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淑媞:中央封了和平 指責卻由她扛

陳志祥/專訪
中國時報
2003年6月2日台北市 監察院今早約談前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釐清和平醫院封院有無疏失及相關責任歸屬。(黃國書攝)
2003年6月2日台北市 監察院今早約談前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釐清和平醫院封院有無疏失及相關責任歸屬。(黃國書攝)

2003年SARS期間台北市和平醫院封事件引起軒然大波,當時擔任台北市衛生局長的邱淑媞表示,封院是中央、地方一致的看法,她至今仍然認為封院是對的決定,只因外界太多指責,導致封院的核心人物有些成了英雄、有些成了狗熊!

邱淑媞強調,和平醫院封院的當時是疫情高峰,但封院後疫情緩下來了,附近仁濟醫院過了幾天才封院,主要是看到和平醫院封院被大家罵得很慘,於是仁濟交給中央處理,中央覺得要用撤離、淨空,在準備好要把病人送出去時,一堆人跑掉了。

後來病毒基因定序拉出一大串人,仁濟病人跑到南部,造成南部有醫院封院、且有醫護人員死亡;邱淑媞說,這是非常好的對照,一個是防疫正確、一個是政治正確,因為大部分的人都忘記仁濟醫院的封院。

多數人為何忘記?邱淑媞認為是「政治正確」,仁濟是政治正確、後面的醫院已有前車之鑑,已有心裡準備,然後每個人加強戒備,知道萬一醫院淪陷就要封院,也因此後面就沒有醫護人員衝破「封鎖線」的情形。

邱淑媞回憶當時是多家醫院封院,如果封院違反人權?那時高雄長庚封了、台大封了,台北市府也問台大要不要協助?台大教授們很有骨氣只有要求醫護人員不能離開醫院,沒有要求幫助。

和平封院又與抗SARS李醫師死亡需聲請國賠有關,要國賠就要有人犯錯,所以邱淑媞承擔了。邱淑媞指出,當時衛生署有下公文,而且公文寫得很清楚「所有人員禁止進出」,後來卻由她揹指責到現在。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