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貴看2019年》當這個事情發生後 兩岸會爆發軍事衝突

鄭國強
信傳媒

「所有的共產黨員能混到今天,是因為他有幻想,所有被抓起來的人,是因為對共產黨幻想太多了。」郭文貴這樣評論安全部副部長馬建的入獄。(圖片來源/ 翻攝自《路德社》)

去年12月,中國國安部副部長馬建遭大連法院判無期徒刑,以及川普競選團隊顧問史東(Roger Stone)在美國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登報向郭文貴道歉兩件事情,讓西方媒體對郭文貴的信任感更為加深,但馬建究竟為何關了快4年才開庭審判,而且被重判的真相是什麼?郭文貴在2018年最後一次爆料時說「因為馬建太天真,他知道太多了。」

「所有的共產黨官員能混到今天,是因為他有幻想,所有被抓起來的人,就是幻想太多了。」郭文貴透露2015年最後一次和馬建在香港見面,馬建對郭文貴說「我回去,只有兩個結果,一個習近平先生簽署了安全部讓我接任黨委書記,一個我就是被判大牢,終身待在監獄裡,或者被他們弄死。」不幸後來是第2個結果。

三十年中國情報頭子,因調查王岐山入獄

他回憶起與馬建的認識說,馬建從一個普通警員,一步一步幾十年走到副部長的位置,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就是馬的同學,馬建還掌管反間諜的第七局、第八局「你很難想像,西方世界這麼想了解的中國情報頭子,是一個這麼謙虛的人。」郭文貴談到自己親眼看過的事情說,馬建的母親癱瘓在床上三十幾年,住在北京一樓的小房子,文化大革命時期蓋的房子,他每天回去一定抱母親出來曬太陽、擦擦身子,做飯給母親吃,直到老人家過世。

而在北京奧運會期間,郭文貴擁有上千張奧運會門票,馬建卻跟他說「文貴這個票你盡量招待你的國際友人,我的家人都不要給他們票,這個票都是不容易的,這不是錢能買的。」因此郭文貴說「在馬建的身上看到,共產黨員裡面,絕大多數都是好人,都可以打交道,都可以來往。」

為何馬建招惹殺身之禍?原來,馬建參與了當年北京市正副市長王岐山、劉志華的貪污案調查,這涉及一起郭文貴2002年就持有在北京奧運會場附近一塊土地開發(後來的北京奧運國際媒體中心所在的盤谷大樓)遭到劉志華侵占案,強迫郭文貴把土地賣出,並且找人來參與拍賣,最後土地到了劉志華女友的手上。

郭文貴檢舉劉志華,經過馬建的調查後把報告送到了令計畫手上,當時國家主席胡錦濤批准馬上法辦劉志華,劉被判死緩,土地也還給了郭文貴,讓他在北京圈聲名大噪,史上第一個民間企業主能從官員手上討回土地的人,隨後也完成了盤谷大樓。

一旦王岐山在十八大上升,郭文貴和馬建都將人頭落地

討回盤谷並未讓人高興太久,馬建的老長官對郭文貴及馬建說「從現在開始到十八大,將決定郭文貴和馬建是否還活著…郭文貴你把天戳了一個窟窿。」因為副市長劉志華被抓,被判死緩,市長王岐山卻啥事都沒有,一旦王岐山在十八大、十九大上升高位,「你郭文貴和馬建都將人頭落地。」

不幸被馬建的老長官言中,十八大後王岐山當上中紀委書記,郭文貴說,當年凡是參與王岐山、劉志華調查案的,幾乎沒人活著,活著都跑出來了,在裡面不是進監獄就是死了。除了劉志華案,馬建還清楚令計畫兒子令谷的死亡車禍案,是一場政變,還有他長期負責「反腐敗預防局」技術、監聽、跟蹤、了解,向中紀委及向中央報告,郭文貴說「馬建知道太多了,我曾強烈建議他提前退休。」

「馬建就是等待還有希望,認為自己還有機會當安全部書記,認為習近平主席不糊塗,王岐山、江家、孟建柱由於他過去的功勞,他不會有事。」但郭文貴說,兩人在香港見完面四天以後,當天凌晨三點習近平簽下馬建的逮捕令。

馬建一被捕,郭文貴隨即離開北京出走,展開了亡命天涯的流亡日子,先到倫敦,再轉紐約,北京當局曾派劉彥平到倫敦要郭文貴陷害馬建,「郭文貴你承認你給馬建五千萬,你啥事沒有,國家繼續扶持你。」他表示,這也是為什麼馬建在2015年初被抓到2018年底才開庭,因為馬建是無辜的,高層在花時間蒐集汙衊他的證據才有辦法開庭,最後找李友誣陷他。

向松祚其實屬曾慶紅派,開啟今年政治鬥爭第一槍

在接受《路德社》採訪,號稱2018年最後一次直播裡,許多網友問起最近大膽發言的向松祚,郭文貴坦言過去曾為盤谷大樓和向松祚有摩擦,但向松祚現在開啟了第一槍,「我願意跟向松祚一筆勾銷,他需要錢我可以給他錢,1億美元。」

郭文貴認為向松祚演講「開啟了2019年中國政治內鬥的第一槍、是歷史性的演講」,從他的論調來看,就是曾慶紅的人,「李源潮沒這個水平、令計畫更沒有這個水平,薄希來對這些更不關心。」

談到最近中國慶祝改革開放40年,郭文貴說「從1983年中國到現在,40年來 沒有一次不提改革開放的,沒有一次不把鄧小平放在核心的,只有這一次口號把鄧小平給摘了,定為一尊,這一尊就是 習近平。」他接著問「這一尊是不是大家都接受呢?向松祚給了你答案,都不接受。」

「向松祚的演講非同小可!」為何向松祚的演講被視為政治鬥爭的一環,郭文貴解釋了傳統共產黨的鬥爭步驟指出,所有中國的革命前期都是知識份子先出來說話,喊完大家形成共識後,第二步學生開始有動作,學生完了以後工人有想法,接著是農民開始起鬨,最後是 政府裡面部分人開始要說話了,「這是共產黨的全活,中國的五四、六四都是這個背景。」

中國經濟問題嚴重,土汙染比空氣汙染慘

但在中國經濟的實體面上,郭文貴呼應向松祚的說法,「誰說中國現在失業一千五百萬人?放屁,是將近五千萬人,地方政府負債四十幾萬億,銀行壞帳是45%,這段期間印了28萬億美元的貨幣。」

郭文貴認為馬建就是許多中國共產黨員未來的命運「你花了十幾年爬到馬建這個位置,安全嗎?」而自己、吳曉暉就是中國許多私人企業家的下場,「你開了一槍打了郭文貴一地毛,這個鳥給跑了,不是只有一隻鳥跑了還有九十九隻留下來,是所有的鳥都跑了,未來要這些鳥都回來工作、重新給你下蛋,可能嗎?我們這一代都不可能,他現在喊我爹我都不會回去。」

「今天美國和中國簽一個協議就把你GDP給打回來了嗎?可能嗎?不可能,機率是0。」郭文貴指現在很多美國的印度工程師都要回家鄉就業了,因為許多歐美企業紛紛遷到印度,一位自己的印度員工說「家鄉的經濟增長四倍,外資投資增長十一倍」而外資搬到印度,不是今天搬,明天說回來就回來。

「我們老家稍微有頭有面、在外地工作的人最近也都囤積了很多糧食,最令我感到恐布的事情,北京相當厲害的軍隊領導,拿了十幾萬元在囤積糧食,糧食未來就是你有錢也買不到。」他指出,許多人認為中國跟美國耗下去,中國要大亂了。

內部情勢不穩定,開始威脅日本台灣

外資走了,剩下的中國叫做破舊河山,幾十年水汙染、土汙染,尤其土汙染遠遠嚴重於所謂的空氣汙染,最大輸家是習近平,最大贏家是王岐山,老婆有美國綠卡、護照,典型債留大陸,錢進美國。

郭文貴認為,向松祚看通了本質,他們的時日不多了,「說不定幾個領導一見面,一說完了,這幾個要動手,可能要舉旗了、政治投靠了,投向未來中國新的政府,這是有可能。」

然而現在中國內部的氛圍,也存在著對台灣威脅、對日本威脅、反美反日,要奪台、拿下香港的論調。

「所以現在國內一說打台灣、說收服台灣,好像冒了油似的,那些愛國賊們動不動就說捐一個月工資,關鍵是你有沒有一個月工資?」郭文貴認為現在中國內部群魔亂舞,「台灣人家都把所有錢投到你這邊了,給你錢給你未來,就這你還要揍人家。」

郭文貴大膽指出,當港幣崩塌、人民幣崩盤之時,就是他們動台灣之時,「我預測2019會局部有戰事,甚至有大規模的戰事。」

更多信傳媒文章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