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沫若的題字與「病毒」

陳存
上報

我的書房充滿各國語文的書籍。屢次清理累積的存書時總是有「私人」的,不宜贈出的藏書。今天再清理藏匿而不讀的書本,挖出我留學日本時的指導教授 - 大阪市立大學天然物有機化學講座教授,久保田尚志老師(同為台大教授郭悅雄博士導師)退休後的隨筆成本遺作,一本精裝又內容満目的《素描》(1997,大阪市大尚友会)。我首次詳讀他1965年到中國作學術訪問的文章。這一年雖然我獲有米山奬學金,因為研究大有機化合物構造式的博士課題競爭,法國學者率先發表研究成果後,我決定離開日本轉學到加拿大。

久保田老師訪問中國的領隊是市大工學部長井本䄒教授(日本髙分子化學大師,台僑名人黃慶雲博士的師父),他們是接受中國科學院的邀請,一行三人訪問北京中科院及上海有機化學研究所。久保田老師在訪問記的特筆之一的是郭沫若院長的招待,及受院長贈與的題字文寶。這年正是文化大革命的前夕,我們可以想像當時的中國是封閉落後的,就是在二十四年後1989年筆者首次訪問中國,那時仍然是個很貧乏的社會。

我離開北京時,正是六四前夕,親睹天安門廣場上,學生們大會合的訴求。歸途我在武漢逗留一日,我沒有機會訪問病毒研究所,雖然數年前該所與我就職的 Alberta Research Council 有學術互訪的交流。我曾好奇地問詢造訪回到加拿大的同事,他們受招待的「熊掌」吃起來怎樣?歐裔加拿大同事當然不同意孔夫子「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的,有什麼好吃的呢?與豬腳一樣!只是野味與《論語》的記載是中國人的徧愛迷信!

1960年我大學畢業的國民黨反共時代,我對郭沫若當然知道地很少,或許在國外曾聞到他的夫人是日本人。現在才知道他是日本第六髙等學校(現在岡山大學)及九州帝大醫科出身的。我知道郭沫若是備受爭議的文人,不悉他竟然是醫學院畢業的。為撰寫此稿我上網瀏覽《維基百科》,用中日文閲讀此名聞中外的大人物,記錄不少。文中也引述早郭氏十一個月出生的胡適博士,比較之下各别介紹郭氏與胡適的內容,對郭氏的描述遠超過胡適,他的生存之道,婚姻及女性關係,十一個子女的記錄等等,讀者可以自行詳閲。同時我們也可作人格特質的比較,再肯定胡適博士的偉大情操,及擁有三十六個博士學位等等。

言歸正題。從介紹郭沫若中國科學院長的記述,始知道郭氏是有名的書法家,在中國到處有他的遺墨。他揮毫寫作贈與久保田尚志教授「要保衞健康必須預防病毒要保衞科學必須預防科學的逆用」(見附影照)。今天看到郭沫若的留言,感到非常遺憾及諷刺。武漢病毒研究所應該是中科院屬下的機構,我綜合各方面的資訊,包括我親眼看到印尼蘇拉維西(Sulawesi) ,米那哈薩人(Minahasa) 吃果蝠,以及在網絡上看越南人無所不吃,在YouTube上的獵食野生記錄片種種實况,我無法完全否定関於出現 COVID-19(武漢病毒) 在媒體上的報導,有識之士的指責:武漢冠狀病毒是生化戰劑的外流。但是科學家何大一教授「不認為是從實驗室中釋放出來的」,我們相信時間會證明,這個時候造禍世界的大病毒,它是中國製造的,或是野生動物寄生繁殖的 Virus。

作者提供。

※作者陳存(本名陳錫疇),1937年台灣台北生,歷任化學教授(中興大學等)研究員。現在住加拿大溫哥華,作語言學及台語語源研究。

更多上報內容: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