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聲50年私風景

·4 分鐘 (閱讀時間)
攝影家郭英聲近日出版《私風景》攝影書,全書僅「要記得那些在我生命中曾經邂逅過的女孩子們......」一行文字,將故事留給自己,無限想像留給觀者。(鄧博仁攝)
攝影家郭英聲近日出版《私風景》攝影書,全書僅「要記得那些在我生命中曾經邂逅過的女孩子們......」一行文字,將故事留給自己,無限想像留給觀者。(鄧博仁攝)

「要記著那些在我生命風景中邂逅過的女孩子們……」全書僅一行文字,純影像的攝影集《私風景》,一如郭英聲創作50年來的風格,「不解釋,不喜歡參加活動!」而那些值得被記錄下來的,彷彿都在自己的記憶中上演著私電影。

上一次的個展已是2012年在台北另空間的《郭英聲201影像筆記個展》,郭英聲說:「從19歲拿起第一台相機,創作50年了,但我一向個展很少,也不去記。」攝影、搖滾音樂對他而言都是「出口」,「是我可以找到自己最安穩的角落」。儘管平均10年才有新作或展出,郭英聲說:「總是等有些想法、意念,陸續在做」。

照片藏有自己才懂的趣味

向來避開人群,連個人的攝影展,郭英聲也總是謝絕出席開幕,不參加任何宣傳活動,不受訪;曾推出的攝影集也極少有文字,亦不加標示、頁碼極簡呈現「純粹看作品,不解釋」。雖不對外做太多說明,但《私風景》中每一張照片都藏有他自己才懂的趣味。

作為台灣先鋒攝影家,年輕時其實是為了追尋電影夢而赴法國的郭英聲,那些在西藏、印度、埃及、北歐、日本等地邂逅,與其情感交流而成為他「私風景」的女子,在其作品中都是有著故事的存在,回望自己從70年代迄今的影像作品,他說:「也許對我而言這些照片無形中像是一場公路電影,也許帶著誰進了motel,也許途中有人搭便車,一起跳進湖裡游泳……你可以想像70年代的嬉皮故事,每個人是安祥安靜面對著當時的隨興。」

「每個人都在某個時代點遇到一些人,做了一些事在無意中影響自己」郭英聲說起50年代,母親申學庸在歐洲是可以現場聽到「歌劇女神」卡拉絲的演唱,排著隊等她簽名;而他自己感到幸運地在70年代的歐洲,親炙過一些大師的現場演出。那是個時尚產業蓬勃發展的年代,也是性開放,每個藝術創作者都把裸體視為平常的年代,「我也就有機會,拍下一些非正常時尚雜誌會出現的女性軀體。」郭英聲說。

我對女孩子是溫柔愛護的

「我喜歡拍的是生活中的女孩子,做愛是什麼樣?洗澡是什麼樣?痛苦是什麼樣?喜悅是什麼樣?拍起來未必很美但絕對很真實。」最新的攝影集《私風景》雖是「18禁」,郭英聲說:「若是硬要和荒木經惟相較,我會先哈哈大笑三聲,然後說,我從年輕拍到現在的絕大多數女生都比他拍的漂亮太多。」

「任何人從我作品,可以感受到我對女孩子是溫柔愛護的。再者,我很尊重年老的身體,不會去拍難看的、奇怪的肢體。」讓女性觀者不會感到被侵犯或不悅的女性裸體風景,也是郭英聲記憶中美好的私風景。正因為相信某個時間點的相遇才激起各種可能性,郭英聲認為每個人都能從《私風景》中,發展出自己的故事:也許是一首詩、一部電影。

作為台灣攝影家第一本18禁攝影集;第一本沒有文字,連頁數編碼都沒有的攝影集;也是郭英聲在睽違27年後的個人攝影集,一如他對穿著時尚追求「低調中有個人風華」的細節,《私風景》推出AE(Artist’s Edition)版和精裝版兩個版本。

AE版限量200本,由知名服裝設計師陳季敏量身訂做、設計書袋,並附有郭英聲原版簽名作品一張,僅於JAMEI CHEN、台南InART Space加力畫廊販售。精裝版則於各大書店與網路平台等通路銷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