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受害者的錯」 日本#MeToo運動難活躍

林思怡
上報

打破沉默的反性侵運動「#MeToo」在歐美迅速蔓延時,亞洲國家似乎反應相對冷淡許多。在日本,當受害者大聲呼喊「Me too」,結果可能是丟掉工作、遭到謾罵嘲諷,甚至被迫承受警方的二次傷害。


《美聯社》(AP)報導,日本許多性騷擾與性侵害的女性受害者仍然選擇默默承擔,不敢對外求救。


正當西方世界颳起「#MeToo」風潮,日本的女性卻噤若寒蟬。(湯森路透)

「是妳要勾引人的」


目前就讀於日本名校慶應義塾大學的20歲學生椎木里佳,同時也是一名傑出的創業家。去年她曾在推特上談到自己因拒絕與客戶發生性行為,而喪失了一份商業機會,但她的推文卻得到許多負面評論,有人甚至稱她是利用吃飯的機會來勾引男性。


「我收到的評論有相當多是負面的,」椎木里佳去年12月的一次電視訪談節目中表示,「我們需要建立一個可以發聲的社會,否則性騷擾和其他不當行為會永遠持續下去。」


「#MeToo」並未在日本帶起太大的風氣。在日本,勇於站出來的受害女性反而會被他人批評,甚至其他女性也是批評的一份子。在父權當道的日本,許多受害者寧願努力忘記自己遭遇的傷痛,也不敢、不願去尋求支持與法律協助。


上智大學法學部教授三浦まり(Mari Miura)解釋,「日本缺乏這類的姊妹情誼,(聲討正義的)過程繁複得嚇人……受害者不想公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民眾參與「#MeToo」運動。(湯森路透)

矢口否認的「加害者」


東京廣播公司(Tokyo Broadcasting System,TBS)前實習生記者伊藤詩織率先打破沉默,闡述她曾告訴警方自己在2015年實習期間,被時任TBS華盛頓分社社長山口敬之迷昏後強暴,而這無疑又使她遭受網路流言攻擊。


許多人責怪伊藤長相太有魅力,指責她的曝光毀了一位知名人物的生活,甚至有人稱她丟人現眼。伊藤在去年出版了新書《Blackbox》,講述她這多年來的心路歷程。雖然有造成國內討論,但只有極少數女性聲援。


根據日本政府2015年調查,每15位日本女性就有1位曾被強暴或被強迫從事性行為,卻有四分之三的人選擇默默忍受,只有4%左右的受害者勇敢報警。然而即使報警了,加害者的罪刑通常也不嚴重。



去年日本共有1678件性騷擾或性侵害案件,不過只有285人、約17%的比例遭到判刑3年以上。像是去年11月,橫濱檢方就撤銷了一起案件。該案中6名大學生被控強迫另一名女生喝酒後對她性侵犯,檢方卻無故撤銷案件,僅校方開除其中3名學生。


筆名Ha-Chu的人氣作家伊藤春香在去年12月透露,她曾在日本廣告公司電通工作時,被一名男性前輩騷擾。在伊藤春香指名道姓指控後,該名男性員工發表聲明道歉,並辭去公司的領導職位,但還是否認自己的行為是性騷擾。


伊藤春香表示她最初試圖隱瞞過去,擔心曝光會傷害自己的形象,但在記者伊藤詩織的事件和「#MeToo」運動的消息傳出後,她決定公開一切。


深諳性犯罪的專家律師角田(Yukiko Tsunoda)表示,多數日本人都認為性犯罪與自己無關,這也是為什麼「#MeToo」運動無法在日本帶起風潮,並指出遭到性攻擊的女性在日本被認為「帶有瑕疵」。


(伊藤春香現為人氣作家)


警方造成二次傷害


TBS前實習生伊藤詩織透露,她花了3周的時間才讓警方接受報案、開始調查,而在那之前她被迫反覆回想案發經過,警方甚至拿出真人大小的娃娃要她還原現場。


去年5月她舉行記者會,要求法院指派的公民調查小組重審撤銷案件的判決。「我在思考我可以如何改變這情況,我只能站出來公開我的經歷。」目前已有律師團開始調查,了解伊藤詩織指控的山口敬之是否運用自身政界關係,法院才因此撤銷案件。


給予受害者支持


小林美佳(Mika Kobayashi)2000年8月在回家路上遭到兩個不明男子性侵,但一直未找到加害人。在身心靈百般掙扎後,小林勇敢向媒體公開自己的真實姓名與故事,推動成立性犯罪受害者自助團體,並著有《為什麼會是我》一書,提升公眾對性侵害的意識。


對小林而言,她注重的是了解、支持受害者,而非在公眾場合不斷呼籲女性勇敢為自己站出來。


「我覺得不公開是可以接受的事情。我尊重受害者每個決定,只要那會讓她們好受一點。」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