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大腦惹的禍 一些現象的解釋

記者許昌平╱文摘

旺報【記者許昌平╱文摘】 大腦,不見得是你的好夥伴!你若不懂它的邏輯,就只能等著它來整你。《大腦不邏輯》透過腦傷、精神疾病、夢境、催眠等狀況,帶你認識大腦這個神祕又強大的黑盒子,如何執行各種任務。 《大腦不邏輯》作者艾利澤.史坦伯格目前任職於耶魯大學附設紐哈芬醫院(Yale-New Haven Hospital)神經科住院醫師。史坦伯格博士擁有神經科學與哲學的學術背景,致力於研究意識與決策背後的大腦運作奧祕。 外星人綁架事件 為什麼有人相信外星人綁架事件存在?關於超自然體驗、瀕死經驗,以及怪異信念的產生「今天要學的是『OVNI』,」杜蒙夫人對選修她九年級法語課的生說道:「這是法語『不明飛行物』(UFO)的寫法。」她把這個詞寫在黑板上,「終於到了學習這個詞的時候,每年這時我都要告訴同學們我的親身體驗 —我被外星人綁架的故事。」 台下學生紛紛翻起白眼,互使眼色。杜蒙夫人愛講自己被外星人綁架故事的臭名,早已傳遍整個學校。她每年都要說一次,每次都強調這故事是真的,並急切的警告學生必須小心,這些入侵者可能還會回來,也許他們就是下一個被捉走的對象。 「那是八年前的事了,」她開始描述當時的情景,「我在半夜裡醒來,因為我感覺到他們正進入我的房間 —雖然那些外星人是悄悄的走進來,但是我還是聽到了他們的腳步聲。他們是灰色的,很瘦,有大大的眼睛,裹著黑色的斗篷。他們壓住我,把某種東西注射進我的胳臂和雙腿,讓我沒了力氣,完全無法動彈。然後他們把我綁起來,開始用些小小的儀器刺我,電流通過我全身,我想要尖叫,但是卻叫不出聲音! 其中一個外星人對我施虐,其他外星人則是拿我做某種實驗,我不確定是什麼實驗,但他們從我身上取了一些細胞樣本,然後他們就離開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種感覺,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而且我知道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僅此一次,我知道他們一定會回來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要告訴你們這一切,這樣等到他們再回來的時候,你們就已經有所準備了。」 「我被外星人綁架了!」身為杜蒙夫人九年級法語課堂上的學生,而且還跟許多其他學生討論過這件事,我可以告訴你,她每次講這故事時,態度都是一樣的嚴肅鄭重,她的身體語言顯現的是一個人正在重新回想一段可怕的經歷,而且每次總是以「外星人一定會再回來」的警告做結。她是真的確信這件事曾經發生過。 他們精神沒有問題 為什麼這樣一位擁有正常家庭及日常生活的終身職高中老師,居然會相信自己曾經被外星人綁架?簡單用「她瘋了」這種說法來解釋,肯定不會是這個問題的真正答案,尤其是當我們注意到這種奇怪想法的普遍度其實高得驚人!針對數千人進行「外星人是否存在?」的隨機意見調查,所得結果如下:超過九成的人相信宇宙中有外星人存在;總不可能說這些人統統都瘋了吧? 研究結果也發現:那些相信有外星人綁架事件存在的人,並不會比不相信這回事的人更容易罹患精神疾病。心理學評估報告則顯示:自稱曾被外星人綁架者在創造力測驗方面的得分比較高,並且表現出較強的幻想傾向,但是具有這類特徵當然並不代表他們瘋了。 許多被綁架者不但跟一般人沒什麼兩樣,而且他們所說的經歷也存在明顯一致性。根據這些被綁架者的報告,入侵者來臨時,他們通常是躺著的,而且無法動彈。外星人有模糊的灰色或白色外形,他們站在受害者旁邊,開始戳刺受害者的身體、用受害者的身體做實驗,或者性侵受害者。被綁架者可能會有各式各樣的感官體驗,包括聽到腳步聲或耳語之類的聲響、感覺身體在振動或有「電流」通過、產生疼痛感(通常在腹股溝部位)。 在事件發生期間受害者會非常恐懼,即使到事件結束之後,也仍然感到害怕、沮喪,或精神受創。故事細節因人而異,但都有著大致相同的情節。為什麼這些沒有任何精神病跡象的普通人,會聲稱他們曾經與外星人相遇?這種信念從何而來?他們又為何會如此深信不疑? 鬼壓床之謎 一個多世紀以來,神經科醫師早已熟知一種被稱為「睡眠麻痺」(sleep paralysis,譯注:俗稱鬼壓床)的神祕現象。在快速眼動睡眠期間,我們的肌肉處於麻痺狀態,而心智則沉浸在最生動的夢境之中。隨著早晨的來臨,正常情況下我們醒來時會經歷兩個重大變化:第一個變化是意識的恢復,就像電燈開關被打開,我們忽然間意識到自己醒來了;第二個變化則是脫離了麻痺狀態,我們開始重拾對肌肉控制能力。雖然大腦負責意識與負責肌肉控制的是不同區域,但這些區域會在我們早晨醒來時同時重新活化—至少大多數時間是這樣的。 在某些情況下,意識恢復和重拾肌肉控制力這兩件事可能有所延誤,使得我們神志已經清醒、能夠意識到周遭事物,但身體卻仍處於麻痺狀態。這樣的狀態可能維持幾秒鐘、幾分鐘,甚至曾有持續超過一小時以上的案例。 1876年,美國神經科醫師米契爾(Weir Mitchell)提出了對這種狀況的首次描述:「當事人從睡夢中醒來,可以意識到周遭環境,但完全動彈不得。他躺在那裡看起來跟睡著沒什麼兩樣,但其實正拚命使勁想要稍微動一下,精神上則蒙受極大痛苦。」睡眠麻痺發生時,通常會讓整個身體呈現麻痺狀態,只有眼睛和喉嚨的肌肉除外;在許多案例中,可能連呼吸肌也出現停擺的現象,因而產生窒息感。 視覺和聽覺上的幻覺也常伴隨著麻痺發生,睡眠麻痺者會聽到奇怪的聲音,但通常事後也說不清楚那些聲音像什麼。他們還可能看到可怕的形體,或感覺到房裡存在著某種外來的東西。這些幻覺往往逼真到令人驚駭的程度,也可能構成完整而複雜的故事情節,讓人有如在清醒狀態下經歷一場噩夢。 根據研究者的估計,睡眠麻痺影響約8%的人。也就是說單是在美國就有兩千萬左右的人,一生中曾至少經歷過一次這種現象。睡眠麻痺的嚴重程度差異很大,因此許多人經歷的麻痺只持續幾秒鐘,也沒有出現額外的幻覺體驗。但研究顯示,為焦慮所苦的人,比較容易在睡眠麻痺期間感覺到周遭有外來存在體;他們帶著壓力入睡後,這些壓力以某種方式加劇了恐怖的視覺幻象。 此外,一種稱為「社會意象功能失常」(dysfunctional social imagery)的輕度「社交恐懼症」(social phobia),也可能增加睡眠麻痺期間幻覺的產生。社會意象功能失常患者會覺得其他人總是在監視他們、對他們品頭論足,在經歷睡眠麻痺時,這些幻覺會被放大,讓他們覺得自己彷彿成為外來存在體研究及戳刺的對象。睡眠麻痺症狀與被外星人綁架的描述間,有著極高的相似度:都會感覺到有形象模糊的入侵者出現,也都會感覺自己的身體像是被釘住般無法動彈。神經科學家已對這種神祕的「異體存在感」(felt presence)現象做過研究,並且借助腦部造影技術,追溯出這種感覺的源頭:「顳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