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上帝總是眷顧中共 連給他七次好運

·8 分鐘 (閱讀時間)

再談中共百歲長壽「秘訣」

在上篇專欄文中,我把中共百年歷史和統治成功的「秘訣」概括為四個面向,並重點分析了前兩個「秘訣」,即以專政為工具的對人民的殘酷剝削和壓迫,以及有意識的謊言、欺騙以及長期的意識形態洗腦和思想控制。需要指出的是,中共用專政工具對人民進行剝削和壓迫容忍使人感知,因為剝削和壓迫的結果必然是民眾的利益受損;但對中共的謊言和欺騙,則不易識別,因為中共早把這套謊言改造成一種話語體系,將它塗抹上民族解放和民族復興的色彩,長期和系統性地向民眾灌輸,從而具有相當的欺騙性,導致民眾的認識產生混亂,積非成是,將謊言當成真理。

接下來,我重點談中共百歲長壽「秘訣」的後兩個,也就是中共對高科技和互聯網(網路)的嫺熟運用以及數位極權,外加好運。

中共對互聯網和高科技的精巧操縱,發展出一套嫺熟的數位統治術,已最大程度地化解了新技術對其統治的威脅。互聯網剛出現時對中共是個新事物,它的即時和隨機傳播特點以及傳播範圍的無限擴大大大提高了中共壟斷資訊的成本,因此,最初幾年,面對互聯網的飛速發展及它帶給人們的資訊獲取的便利,中共有些驚慌失措,不得不笨拙地學習如何管理和控制網路,建立和外部資訊隔絕的防火牆制度。但中共很快適應了互聯網生態,發現網路在為統治製造麻煩的同時,也能為強化和改善統治服務,成功地發展出了一整套成熟的網路操控技術,並向其他威權或半威權的國家輸出。

另一方面,中共也充分利用包括監控技術在內的人工智慧的發展,將這些新技術運用於對社會的管控。學界將此稱之為數位或高科技極權主義。習近平的極權統治很大程度上和技術的升級有關,它大大便利了中共對整個社會的監控,今天覆蓋中國的上億個攝像頭,為全方位無縫監控每個人提供了可能。植入手機的定位系統,讓每個人逃無可逃。在先進的數位監控技術面前,每個人都毫無秘密。中共能夠成功控制住疫情,得益於這套綿密的基於數位監控的社會管控網路。不僅如此,中共還通過操縱互聯網等新媒體,散佈虛假資訊,製造外部仇恨,向全體民眾尤其是青少年強化民族主義、愛國主義、紅色江山意識的洗腦教育。可以說,高科技和數位技術已經成了中共極權統治的有效工具。

儘管如此,但中共能夠有今天,也不能不提運氣。這似乎有點神秘論的味道,中共自成立以來雖一路跌跌撞撞,然而運氣實在太好卻也是事實,以致不得不把它列為中共百年歷史特別是統治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中共充分利用包括監控技術在內的人工智慧的發展,學界將此稱之為數位或高科技極權主義。(取自Pixabay)

中共的七次好運

中共成立之初,只有50多個黨員,雖然得到蘇聯的一手包辦,但類似政黨,在當時少說也有幾十個。中共發展壯大,得益于孫中山領導的國民黨這個「貴人」。孫為了用武力奪取江山,需要蘇聯説明,於是按照蘇聯的党國模式改造國民黨,並在蘇聯指示下讓共產黨員參與國民黨,使中共第一次進入中國的政治舞臺中心。

中共第二次起死回生還是與蘇聯和國民黨有關,再加上日本。當蔣介石將位於江西的國中之國——中共建立的中央蘇區摧毀,紅軍不得不進行所謂的長征,最後落草於貧瘠的延安,日本對中國的大舉入侵救了中共一命。蔣為抗日,須蘇聯援助,後者的一個條件,是要求蔣不能對紅軍趕盡殺絕,承認中共的合法地位。中共隨後在八年抗戰中恢復元氣,並有了大發展,成為同國民黨分庭抗禮的力量,以致毛澤東後來談到中共能夠得天下,由衷感謝日本的侵略。

中共第三次好運則是在上世紀60年代和蘇聯爭奪國際共運領導權失敗後公開和後者決裂,陷入同美蘇兩面作戰困境,國內又因長期不斷的運動特別是文革接近崩潰,此時美國出現,為反對蘇聯霸權和共產主義,反過來同自己的死敵中國謀和,兩國結成准同盟關係,大大改善了中共的國際處境,使中國在毛澤東死後得以打開大門,向西方開放,融入國際社會,中美的這段黃金歲月直到八九才嘎然而止。

八九六四是中共的另一個坎,鎮壓使得士氣低落,人心渙散,在西方制裁下,中國經濟重回計畫體制,經濟增速改革以來最低,普遍預計中共是維持不了多長的。然而,仍是美國,在六四之後不久,緩和同中共關係,悄悄接納中共。西方並沒有認真嚴厲制裁中國。92年鄧小平南巡後,西方國家以為中共會向民主自由轉型,對中國的大部分制裁被取消,美國讓中國的融入戰略讓中共再次獲得新生。南海撞機事件使得兩國關係惡化,但接下來的「9.11」為中共送來了第五次好運。小布希上臺後,美國已經警覺到中共對自由世界的威脅,打算對中國採取強硬措施,但「9.11」恐襲改變了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和對中國的態度,使中國在加入WTO後,更深更廣地參與全球化,獲得了10年寶貴的發展時間。

中共第六次好運是2008年發軔於美國的次貸危機,它讓西方元氣大傷,無力圍堵中國,中國雖也受次貸危機影響,但遠未有美國嚴重,從而使中國再次獲得發展的時間和空間,直到習近平上臺。次貸危機還使得中共的這套發展模式開始受到國際社會青睞,從而在某種程度上確立了中共統治的正當性。

習近平在國內的高壓統治,對香港抗議的打壓,魯莽而富有野心的對外戰略,引起了美國和西方社會的警覺,雖然美國的貿易戰沒有把中國打垮,可大大惡化了中國發展的外部環境,讓中美兩國的經濟和科技開始部分脫鉤。疫情最先在中國的爆發以及習近平前期隱瞞疫情、打壓吹哨人等做法,致使中國社會的民心對中共政權的信任跌落到最低谷,無論內政外交,此時的中共真正稱得上四面楚歌,危機重重,然而好運再次光顧。

西方特別是美國應對疫情的失誤,疫情向全球擴散,與中共用鐵腕手段和數位科技較快控制疫情形成鮮明對比,成功地改寫了中共的疫情敘述,讓民眾恢復了對中共的信心,從而拯救了習近平政權。疫情一年來的發展,全球主要國家在抗疫中的表現,特別是印度疫情的大爆發以及臺灣陷入疫情,不僅使中共更堅定了自己的這套統治模式,亦讓多數中國民眾懷疑民主的價值,可以說,此次疫情加強了本已虛弱的中共合法性。這是中共的第七次好運,也是最近的一次好運。

放棄極權不可能

過去一百年,每到中共發展的瓶頸期,上帝總是眷顧中共,使人不能不驚歎,其運氣實在太好。

中共的百年歷史,其成功主要依賴這四個秘訣。習近平之前,主要是通過專政和鎮壓,欺騙和洗腦,再加上好運,統治人民;習上臺後,雖然戰略環境趨嚴,但新科技比過去發達,成為統治工具。四個秘訣之間的關係是,專政和鎮壓讓人民產生恐懼,恐懼使人不得不服從,而謊言、欺騙和洗腦則為專政抹上一層玫瑰色,賦予後者一種歷史的必然和正義性,讓人民產生類似於受害者情節的「斯德歌爾摩綜合症」,自願服從中共統治。

然而即便有了專政和洗腦,若沒有歷史出現的多次好運,中共是否能維持到現在,是要打問號的。中共如今已成巨無霸,又手握新技術,一邊監控人民,一邊為大眾製造新的意識形態春藥,未來若沒有一系列削弱中共力量的事情發生,包括大眾的反抗,要中共改弦更張,放棄極權,是不可能的。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三級警戒延長 餐飲業哀號「想寫個慘字」

【影片】有種房子即使開窗也不通風 疫情之下超不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