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世界要為朝鮮考慮後事了

鄧聿文
上報

朝鮮領導人金正恩終於出現在公眾面前了。

在全球因疫情快把朝鮮這個神秘的國家遺忘之際,金正恩以這種方式讓輿論再次聚焦於他和朝鮮,充分說明將一個國家的命運維繫在一人身上,是多麼可怕的事情。

從多方資訊來看,金正恩這回消失20天大概率是生病了,現在重新出現,應該已經治好。不過,鑑於金正恩過度肥胖以及對煙酒的嗜好,這會損害他的身體,即使他這次能夠康復,也不表示下次就不會出現意外。而朝鮮是一個已經擁核和遠端打擊能力——雖然外界對其遠端打擊還有懷疑——的國家,倘若他突然離世或者出現腦死亡等不能視事的情況,很有可能使這個被鐵腕控制的國家因權力出現巨大真空而發生內亂,不排除核武及製造技術與材料流失到一些反人類的恐怖分子或集團又或好戰國家手上。這始終是世界對朝鮮擔憂的一個主要原因。

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如果朝鮮出現內亂,已經飽受半個世紀之久、被貧困和營養不良折磨的兩千多萬朝鮮人民,是否還要再面臨戰爭以及秩序崩潰帶來的其他人道災難,都是未知數。僅僅出於使他們免於再被專制的壓迫,世界,特別是與朝鮮有密切關係的國家和國際組織,起碼從現在起,就應該著手對後金正恩時期的朝鮮有安排。

輿論這段時間在探討金正恩一旦過世或喪失統治能力,在朝鮮的統治集團裡,誰將接過金家統治大權的問題。普遍把焦點放在其妹妹金與正和他的長期盟友、朝鮮二把手崔龍海身上,認為金與正接替她哥哥、成為朝鮮新主的可能性最大,此外,朝鮮也有可能出現以崔龍海為首的權力集團的某種集體領導形式,填補過渡時期的國家權力真空。

金與正是最合適人選

金與正被推舉出來臨時掌控局面是很有可能的,畢竟她有著金家的血統,這在被金家三代統治而改造了基因的朝鮮非常重要,朝鮮民眾特別是權力階層很難接受一位非金家出身的人做朝鮮的最高領導人。另外,她也是金正恩最信任的親人,這幾年在朝鮮政壇抛頭露面,跟隨後者出入國際場合,開展首腦外交,在國內外都很活躍,知名度很高。如果一定要在金氏家族選拔第四代領導人,金與正是最合適人選。而在後金正恩時期特別初期,出於儘快穩定朝鮮局勢考量,平壤統治集團也會傾向選擇現有的金氏家人做過渡期領導。

儘管如此,以金與正的資歷和能力,她是否能壓得住陣腳,坐穩大位,中間不出現變故,被某個「野心家」推翻,是令人懷疑的。比起她的父親金正日和哥哥金正恩來,她有兩個先天缺陷讓人擔憂:

第一個缺陷是,她幾乎沒有作為接班人而通常要具備的培養期,這使她的權力基礎非常薄弱。金正日在成為朝鮮的統治者前,已經被金日成作為接班人培養了十多年,在多個部門包括軍方進行了歷練,培育了自己的人馬,太子羽翼已經豐滿,金日成中風後的最後三年,實際是把權力交給他的,故在老獨裁者去世後,金正日波瀾不驚接過統治權,即便在隨後幾年朝鮮發生了大饑荒,由於權力穩固,對他的統治也沒有什麼衝擊。

金正恩作為接班人培養的時間就比其父大大縮短,也就兩年多。雖然前者也有意安排他在朝鮮的權力部門特別是軍方鍛煉,但要培植自己的勢力是有一個過程的,這導致他在接任大位時權力基礎比金正日差遠了,可以說,在父親死時的那段時間及之後的一、兩年裡,他是在父親指定的顧命大臣的監護下渡過的,好在金正恩在權謀鬥爭上有一套,先後清除了自己的姑父張成澤、哥哥金正男以及其他「顧命大臣」,才穩固了權勢。金與正沒有培養時間,因為金正恩根本沒有把她作為接班人。她現在最重要的職務,也是前段時間被任命為組織指導部第一副部長,剛剛掌握中高層幹部——不是最高層——的人事大權。

金與正幾乎沒有作為接班人而通常要具備的培養期,這使她的權力基礎非常薄弱。(湯森路透)

基本上,她的權力基礎是空白,更不能插手軍方。雖然這並不表示在她上位後不可以迅速建立起自己的權力基礎,成為像武則天或慈善式的女主,但從一般邏輯講,要穩住權力集團和軍方中那些懷有二心,想「彼可取而代之」的野心家,讓他們甘心情願接受她的領導,是有很大困難的。

還因為她的第二個先天缺陷,即其女性身份不利她接班。朝鮮本是一個深受儒家忠、孝思想影響的國家,而金家三代的所謂「主體」思想在這一基礎上又強化了血緣和正統,後兩者指向的首先是男性,所以男性在朝鮮具有對家庭的主宰權,儘管金與正的曝光率很高,要他們特別是統治集團接受一個女性做朝鮮最高領導人——雖然她有金家血統——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從上述分析看,在後金正恩時期,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金與正被推上大位,若不能儘快穩定權力和局面,她的結局多半不太好。但現在還看不出她有能力做到這點。

二號人物崔龍海​

如果金與正不行,那麼另一種可能的安排是朝鮮的權力集團共治,即組成某種形式的集體領導。雖然是集體領導,也還要有領頭者,這個領頭者估計就是現如今的二號人物崔龍海,崔在朝鮮的統治集團中權力根基比較深厚,和金家兩代關係都不錯,雖然兩度被金正恩冷落,靠邊站,但後來又重獲後者勝任,另外,他和中國的關係似乎也還好,中國會支持他出來穩定局面。所以在開始的時候,很可能金與正在前臺,做表面上的國家最高領導人,以崔為首的少數幾人組成監國集團,輔佐金與正,掌握實際權力,一如金正恩剛上臺的情況。

然而這樣一個權力格局是不穩定的,它存在著幾重矛盾和衝突。首先是金和崔的矛盾,金與正是否心甘情願做個傀儡,崔龍海有沒有僭越之心?雖然兩人在權力同盟中結成了姻親,前者是後者的媳婦,但爭奪大位的權力鬥爭是不講究親情的,對金家來說,崔始終是外臣。金正恩就兩次將崔免職,這表明後者並非始終受金家信任。因此,不排除崔會利用這個難得的時機,篡奪金家江山。

崔龍海在朝鮮的統治集團中權力根基比較深厚,和金家兩代關係都不錯。(維基百科)

其次是崔和其他軍頭的矛盾。朝鮮是先軍政治國家,軍隊是這個國家的實際主宰,以往軍權掌握在金家三代手裡,但金正恩也怕軍隊裡有人坐大危及自己的統治,對軍中關鍵職位總政治局局長,先後換下黃柄誓、崔龍海等人。崔在剛出道時參過軍,但長期在地方和中央部門工作,是地方幹部出身,在軍隊中的根基不深,所以他若要取代金與正,或者即使只是輔佐後者,能否得到軍方支持,會不會有人出來挑戰他,也都是未知數。

再次是親北京和親首爾的矛盾。朝鮮由於國家的性質以及生存依賴中國,雖然金家政權和北京有矛盾,鬧過不愉快,但總體上偏向北京,像崔龍海等權勢人物同北京建立了聯繫,北京在平壤也是佈局深厚,這是首爾比不了的。首爾的優勢是同文同種,天然的血緣聯繫和半島兩邊的統一使命。但金正恩不在後,在平壤的統治集團裡,不排除有人利用這一時機將朝鮮併入韓國,完成兩韓統一,作為今後免於被清算的投名狀。因為在這些人看來,韓國背後是美國,半島終歸是要一統的,不可能永遠分裂下去。這樣很可能在親北京和親首爾的勢力之間產生衝突。

上述三重矛盾和衝突會交織在一起,一個矛盾引發另一個矛盾,如果衝突激化到不可控,統治集團內部就會產生分裂,掀起一場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並波及社會,造成朝鮮國內的混亂和動盪。由於朝鮮是核武國家,一些集團和想謀求核武的國家不可能不會盯上朝鮮,插上一手,和朝鮮內部的某些人勾結起來,盜取核武或者相關技術與原材料,從而,給世界和平和人類安全帶來極大威脅。

有鑑於此,國際社會必須正視金正恩一旦病故後因權力失控而可能導致朝鮮內亂的嚴峻情況,從現在起,制定預案以應對朝鮮混亂的過渡期。最好以聯合國名義,安理會五常秘密制定方案,將朝鮮交由聯合國託管,並對朝鮮未來的走向和歸宿達成行動計畫;倘若五常分歧太大,對朝鮮半島安全負有使命的相關國家和國家集團,拿出各自方案,哪怕這些方案針鋒相對,只要能儘快控制朝鮮局勢——不管在誰的控制下——都要比朝鮮社會秩序奔潰對包括朝鮮民眾在內的人類安全和福祉帶來的威脅好得多。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一人只要 900 元的和牛無菜單料理!信義區全新聯名品牌 《胡同裏的寬巷子》

【抗疫百日】林佳龍臉書影片:感謝台灣防疫英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