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中共百歲長壽「秘訣」

·9 分鐘 (閱讀時間)

7月1日,中共將舉行隆重儀式,慶祝建黨百年。從政黨的生命週期來說,百歲政黨雖然可能不是很多,可也不少見,但是,能夠連續執政超70年的政黨絕對沒幾個,僅有的兩三個要麼政權垮臺,要麼淪為小黨,有鑑於此,曾經流行著一個「70年大限」的說法,從此意義而言,中共稱得上罕有的成功。

想想看,100年前,中共在南湖的一條小船上宣佈成立時,能夠料到不用30年就會奪取天下嗎?50多年前,毛澤東將自己建立的政權和建設的國家折騰得奄奄一息,他臨死時恐怕也不知這個黨還能存活多久。40多年前,鄧小平雖然通過鎮壓保住了中共政權,但在民心盡失以及外部制裁下,普遍認為紅色江山很難挺過10年,可中共不僅活過來了,而且居然顯得似乎比以前更強大,政權更牢固,這讓許多反對和敵視它的人頗感沮喪。3年前,川普對中國發起了貿易戰,動用美國全部國力打擊中共,許多人預言這回它的日子長不了,因為中共面臨六四以後最嚴峻的國際形勢,西方形成了對中共的圍剿態勢,但時至今日,雖然中國的外部環境沒有好轉,然而恐怕沒有多少人還會作出這個樂觀的預言了。總而言之,百歲中共統治中國70多年而不倒,確實是世界政黨的奇跡。

那麼,這個「奇跡」是怎麼創造的?中共有沒有成功的秘訣,如果有,「秘訣」又是什麼?2008年奧運會後,國際漢學界探討中共成功的文章和書開始多起來了,到2019年中共統治中國70年時達到高潮,中國的官方學者特別是中共的御用學者加入到了這場頌揚中共統治成功的「合唱」中,並成為主唱。比如,被譽為中國通的美國知名學者沈大偉2008年在中國出了一本書名為《收縮與調適》的書,解釋中共在中國改革後統治策略的變化,在他看來,中共作為一個建制正處在不斷萎縮的狀態,但它也有能力在一些關鍵領域進行重大的調適和改革來逆轉收縮過程,因而中共實際上處於一種轉型過程之中。

而曾寫過《歷史的軌跡: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一書的中央黨校副校長謝春濤2019年撰文把中共統治成功的原因歸之於中共有一系列優秀特質——遠大理想追求,科學理論引領,選賢任能機制,嚴明紀律規矩,自我革命精神,強大領導能力。沈大偉雖然後來對中共失望,甚至鼓吹中共已進入緩慢崩潰的階段,但在他2019年出版的《中國的未來》一書中也承認,如果中共採取軟威權主義,中國會採取溫和改革,並經歷部分轉變;如果中共採取半民主模式,則會讓中國改革成功、徹底轉型。

中共的衰敗是一個長過程

像沈大偉一樣,海外學者,包括華裔學者和西方學者,對中共的詛咒在近幾年顯著得到強化,他們和專事歌頌中共的御用學者形成了學界兩極,不過,即使這些唱衰中共的海外學者,除個別外,也認為中共的衰敗是一個長過程,不要指望一夕之間奇跡出現。

要探討中共百歲的「秘訣」,當然可以從各種角度切入,但最好還是回歸到歷史事實特別是中共在全國建政後實施的統治策略和統治行為本身,尤其是中共幾代領導人的個人秉性和所謂的領導風格給這個黨打下的底子和帶來的印痕,而在中共的領袖中,毛、鄧、習特別是毛對中共的影響超出了其他中共領導人,他們改造了中共,中共還在享受其遺產。以此觀之,可以把中共的發展和統治成功的「秘訣」概括為四個面向;以專政為工具的對人民的殘酷剝削和壓迫,有意識的謊言、欺騙以及長期的意識形態洗腦和思想控制,對高科技和互聯網的嫺熟運用以及數位極權,外加好運。

中共長壽秘訣首推對人民的專政和懲罰。因為只有專政才有人民的服從。毛澤東將中國的國體和中共的政體確立為人民民主專政,但細數中共發展史特別是70多年的建政歷史,除了某些短暫的特殊時期外,「人民民主專政」只有對人民的專政而人民從無享有民主。這就是中共政權的本質。有三部書對人們認識中共專政的歷史有很大幫助,它們是已故歷史學家高華描寫的中共延安時期的《紅太陽是怎麼興起的》,旅英女作家張戎描寫的毛一生幕後故事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以及新華社原記者楊繼繩描寫文革的《天地翻覆》。這三部書和官方書寫的美化中共統治歷史的多數史學著作不同,它們能讓我們全景式地看到和真實感受到中共對人民的血淋淋的專政歷史。

中共對人民的專政並非起於全國建政後,而最早在江西蘇區時就開始,延安時期「發揚光大」,所謂延安整風就是對廣大普通黨員和知識份子的專政,49年後將延安經驗在全國複製,並最終在文革達於極盛。但這不是說文革之後就不專政了,不過是換了種方式,不再像之前那麼血腥和赤裸裸。暴力和懲罰通常是專政者使用的手段,除此外,中共另兩個常用的手段是人身控制和饑餓,改革開放前,包括戰爭年代,人民就死死地被綁在中共控制的區域,沒有基本的行動和言論自由,而為政權的存活,剝削民眾更是家常便飯。上述三部書有對這些專政術的大量描寫,讓人觸目驚心。

專政不只是讓人民服從的工具,自身即是目的。因為只有對人民的專政成為目的,中共的統治才能維持下去。中共是個龐大組織,有黨員9千多萬,把它組成一個國家,人數也要排在前十五。這個組織和這套體系的運作是需要龐大資源的,尤其是中共高層的特權,像黑洞一樣,將人民創造的財富源源不斷地吞噬掉。因此,沒有對人民的專政,人民一定會起來造反。由此本質和目的決定,只要中共統治一天,它對人民的專政就勢必延續一天。

改革開放後,中共接受過去的教訓,不再使專政顯得赤裸裸和血淋淋,而在多數時候顯示某種文明和「仁慈」,當然,這也得益於社會財富規模的擴大,讓中共不必為了財富而露殺機。但不等於中共就會放棄暴力本色。只要民間社會的反抗讓中共感覺政權不安,它隨時會扣動扳機。六四就是一例。習近平對國內採取的高壓特別是對維權人士的殘酷打壓又是一例。可以說,對人民的專政將伴隨中共統治的始終。

延安整風就是對廣大普通黨員和知識份子的專政,最終在文革達於極盛。(1942年毛澤東參加延安文藝座談會合影/危機百科)

「人民民主專政」本身就是謊言

秘訣之二是謊言、欺騙、洗腦和思想控制。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有句「名言」,「謊言重複一千次,就變成真理」,中共在用謊言治國方面,更勝納粹一籌,「人民民主專政」本身就是一個最大的謊言。中國革命的勝利也是中共用一個一個的謊言堆砌而成的。

中共的謊言和欺騙可以分成兩個層面,一是在國家基本的政治體制設計上,根本是謊言和欺騙。以憲法為例,第一條宣稱中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第二條規定,國家的一切權力屬於人民;第四條說,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上述每一條都是謊言,充滿著欺騙。二是在具體的政策、政治生活和日常行政中,更充斥著大量的謊言和欺騙,離開謊言和欺騙,簡直寸步難行,人們形容中共,是漂亮話說盡,壞事做絕,這或許有些誇張,但生活在中國社會的人,對於中共的謊言和欺騙,都有切實體驗和感受。

謊言治國,欺騙成性不是說中共天性就是壞,或者是它的創黨領袖以及後來的領導人都心術不正,德行不端。就個人品德而言,中共創黨領袖中很多是懷著救國救民之理想的。當然,也有一些領袖為了權力而不擇手段,如毛澤東。但這樣的人哪個統治集團都有。儘管如此,中共及其領導人的謊言和欺騙明顯遠多於其他政治集團,此乃由中共信奉的烏托邦的共產主義理想以及它對權力的壟斷必然帶來的。理想本身若不能實現,其實就是謊言,而一種理想具有烏托邦性質,要人們相信,除了權力強制外,就只能用一個一個的謊言去欺騙。特別是如果自己不信為了權力又要別人相信,更需借助謊言和欺騙。所以,中共宣傳機器的一個使命,就是每日製造謊言。

權力的壟斷同樣需要謊言和欺騙來修飾,把統治說成是為人民謀幸福,讓人民相信它是出於公心,以減少人民的懷疑和不滿。中共的口號「為人民服務」就充滿欺騙性,先不說它的名與實不相符,既然要「為人民服務」,就需要擁有權力和資源,因為沒有權力和資源拿什麼為人民服務,此乃這句口號蘊含的邏輯。另外,作為一個高度集權的政黨,領袖位於權力的頂端,這種領導體制也使得官場無時無刻不在製造謊言和欺騙,否則官員很難有生存空間。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南韓N號房性侵影片平台案震驚社會 趙姓主嫌獲判42年刑期

【土耳其政壇風暴】流亡黑幫老大拍YT影片 揭露執政黨多位官員違法亂紀黑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