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意在表揚與自我表揚

·8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已結束。官方在翌日舉行的六全精神新聞發佈會上,中宣部副部長王曉輝表示,第三份歷史決議與前兩份決議相比,在內容上有兩特點:一是前兩個歷史決議主要總結中共的歷史教訓、分清歷史是非,而這次主要總結中共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二是這份決議突出新時代這個重點,用較大篇幅總結中共十八大以來的原創性思想、變革性實踐、突破性進展和標誌性成果。

第三份歷史決議不談「問題」

這和我此前對第三份歷史決議的預測可以說完全一致。我在9月後的相關文章、視頻節目以及訪談中,多次強調第三份歷史決議的基調是表揚與自我表揚,以寫中共成就為主,少談問題,而且重點會落在習近平的新時代上,對習上臺以來的9年統治成就大書特書,大樹特樹,以確立習在中共的歷史地位,從而間接回應外界對他在20大繼續連任的質疑。六全公報的發佈,完全證實了這點。

這份據說十九大後歷次全會的最長公報將中共百年史分成三個時期和四個階段,三時期分別是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社會主義革命和精神時期以及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其中後一時期又分兩階段,分別是改革開放的前30年和之後的新時代。三時期四階段的中共標誌性代表人物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習雖然劃在中共的第三個時期,但由於歷史決議的重點是書寫新時代,實際也就把第三個時期分成了兩個階段,鄧江胡三位領導人共用一個階段,習單享一個階段,這樣習就同毛遙相呼應,取得了與毛同等的歷史地位,而超越了鄧。

公報用兩大段直接頌習,篇幅遠超對他之前的中共領導人,包括毛在內的表述。例如,贊習對關係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發展的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進行了深邃思考和科學判斷,就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什麼樣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怎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什麼樣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怎樣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建設什麼樣的長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怎樣建設長期執政的馬克思主義政黨等重大時代課題,提出一系列原創性的治國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主要創立者。其思想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二十一世紀馬克思主義,是中華文化和中國精神的時代精華,實現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新的飛躍。習的全黨核心地位,對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歷史進程具有決定性意義。又美化習以偉大的歷史主動精神、巨大的政治勇氣、強烈的責任擔當,解決了許多長期想解決而沒有解決的難題,辦成了許多過去想辦而沒有辦成的大事,推動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這種對習的吹捧,連毛看了都會自歎不如,甘拜下風。

權鬥不是路線鬥爭而是利益之爭

我之所以認為中共的第三份歷史決議不會像前兩份歷史決議那樣集中談問題,而會做成一個表揚與自我表揚的檔,且重點落在習的新時代,是由習做這個歷史決議的背景、目的以及主題栓定。8月31日中共政治局會議決定11月召開的六全的主要議程,是重點研究全面總結黨的百年奮鬥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問題,雖然此次政治局會議沒有透露第三份歷史決議的名稱,其名稱在10月的政治局會議才提及,但既然是研究總結「黨的百年奮鬥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在對中共歷史以及當下政治有所關注和研究的觀察者看來,這等於宣佈第三份歷史決議將聚焦中共百年取得的重大成就,總結成就背後的歷史經驗和歷史規律,而不大可能或不會像前兩份歷史決議那樣,把焦點放在黨內歷次路線鬥爭上,清算前任領導人的錯誤。

把習近平塑造成一個天縱英明的偉大領袖,拔高他在中共歷史的地位,從而將中共百年史畫圓,它始于毛,終於習。(湯森路透)

在八月底的政治局會議透露習要出臺第三份歷史決議後,許多人的第一反應是習要借歷史決議來否定江澤民或者鄧小平。所以有此想法,是臆想中共內部存在著你死我活的權力鬥爭,特別是在習江之間,鬥來鬥去,要分個輸贏。在這些人看來,習的反腐是要清算江派。中共高層有著權力鬥爭不假,但這種權鬥不是路線鬥爭,或者還沒達到路線鬥爭的激烈程度,而是一種利益之爭。利益鬥爭是可以交換或者妥協的。習雖然要清除江派勢力,剪除江的羽翼,但不會把矛頭直接指向江,將江置於政治的死地,江也清楚如今大勢已去,不會蠢到和習直接對著幹。兩人也面對一個共同的「敵人」,即美國,在中共外部環境惡化,遭美圍堵的背景下,兩人為著中共前途計,不會惡鬥,相反會各退一步,進行妥協。所謂江派會借美國的遏制而謀求推翻習,是不可能的,不說他沒有這個能力,就算有這個能力,廢除一個總書記,會引發軒然大波,除非習犯了路線錯誤導致其統治天怒人怨,否則江沒有理由推翻他。而習政權現在的民意支持度還很高。

習左與毛左大不同

習不會對江一棍子打死,對已經去世的鄧就更不會這麼做。習在許多方面確實背離了鄧的路線,但他也無意回到毛時代,習的左和毛的左是大不同的。只要他不想閉關鎖國,就不會在決議裡清除鄧,完全沒有這個必要。相反,習要使歷史決議起到統一全黨思想的作用,爭取最大公約數,還必須肯定鄧江胡的貢獻。

按照習對中共百年歷史站起來——富起來——強起來的三段論敘述邏輯,習階段的「強起來」不是憑空來的,必須有根基,所以跳不過前兩個階段,毛獨佔「站起來」階段,「富起來」階段則由鄧江胡三人分享,當然鄧的比重最大,故一般也以鄧作該階段的代表,習獨佔「強起來」階段。在中共的歷史邏輯裡,「站起來」階段由毛獨佔自然說得通,因為黨天下是由毛打下來的。但「強起來」階段由習獨佔很多人就會不服氣,因為沒有前幾代領導人打下的基礎習時代焉然強起來?從這個意義說,習只是一個摘桃者。問題還在於,習時代中國是否真的強起來,不同人有不同感受。比起鄧江胡時代,中國的國力增強確是事實,但這個增強是否達到官方宣傳的已經「強起來」的程度,恐怕還有很大爭議。不過對習來說,爭議歸爭議,他必須在歷史決議中對新時代大書特書,大吹特吹,這樣才能把「強起來」支撐起。

習近平必須在歷史決議中對新時代大書特書,大吹特吹,這樣才能把「強起來」支撐起。(湯森路透)

所以六全公報一半以上的篇幅寫習的貢獻和新時代取得的歷史成就。這就是我說的歷史決議的表揚與自我表揚。表揚的是毛和鄧江胡,自我表揚的是習,通過對習和新時代的自我表揚,把習塑造成一個天縱英明的偉大領袖,拔高他在中共歷史的地位,從而將中共百年史畫圓,它始于毛,終於習,既然毛可以終身執政,習也就可以打破連任的限制,從歷史角度賦予他長期執政的歷史合法性。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鄧聿文專欄:羅昌平與李雲迪 「英烈法」與「嫖娼罪」

鄧聿文專欄:中國拉閘限電到底為了什麼

鄧聿文專欄:傅政華、孫力軍落馬 下一個倒楣的會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