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中國拉閘限電到底為了什麼

·7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國的拉閘限電近期成為一個廣泛討論的話題,隨著冬季的來臨,它對全球供應鏈的影響開始顯現。與此同時,中國各地的電價也在上調,最高漲幅達20%,這是中國政府規定的能夠上漲的限度。前不久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放開了市場交易電價的上下浮動範圍,高耗能行業可不受上浮20%的限制,以此表明中國政府遏制「兩高」項目盲目發展,解決缺電現象的決心。

用電缺口解釋不通

我是懷疑中國的拉閘限電不是一個自然經濟現象,而是人為製造的問題,背後有一隻看得見的手在干預市場,儘管表面看,它似乎是受經濟規則即供需規律的支配影響。因為中國總體並不缺電,雖然這兩年在個別地方也會出現短暫停電的情況,然而像這次一樣波及大半個中國,持續幾個月,僅僅用用電缺口來解釋是不通的。

中國政府一直對拉閘限電的原因閉口不談,任由市場猜測和聯想。把市場各種看法歸納起來,不外乎以下幾點:一是煤價高漲,而電價還維持在原來水準,發電企業缺乏動力,因為每發一度電都要虧損,發得越多虧損得也越多,電力企業不是做慈善,當然沒有積極性;二是中國政府為了懲罰澳大利亞,不進口澳洲的優質煤炭,造成中國市場煤炭價格大漲,人為加重了電力缺口;三是現正處秋季,在缺電嚴重的東北等地,由於內蒙的風力發電等新能源前段時間受乾旱影響,不能像往常一樣向東北供電;四是節能減排,全國有十幾個省份,上半年沒有完成國家下達的指標,反而在污染排放上超出了規定。

上述四個原因第一個看似是經濟規律的表現,但這只構成今次大範圍拉閘限電的一個背景因素。因為國家對電力價格的嚴格管制的確使得電價不能反映成本,但不是現在才如此,過去一直也這樣。當然今年的情況有點特殊,中國對疫情的嚴控讓國內經濟恢復較早,海外訂單暴增促使企業開足馬力生產,以致對電的需求跟著增加,加重原有的供需缺口。儘管如此,海外訂單的暴增不是前段時間才突然出現,至少今年上半年就是這樣。因此,官方對這種訂單暴增的狀況應早就掌握了的,但它沒有提前出臺應對方案避免拉閘限電的事情發生,這背後又出於什麼考慮?

至於不進口澳洲的優質煤,只是一個次要因素。有統計表明,中國過去進口的澳洲煤在整個發電企業的用煤量中占比2%,因此即使中國一頓澳煤都不進口,影響的程度也只有2%,可見澳煤不是導致這次拉閘限電的關鍵因素,只是在邊際效應上加強了電荒現象,一些人把它歸咎於此,為的是表明對中國政府搞壞中澳關係的不滿。風力發電減少也一樣,雖對缺電有影響,但不是重要的。

氣候牌是中國唯一一張修復形象的牌

我認為第四個才是本次拉閘限電最重要的原因,即為完成節能減排的政治任務而一窩蜂、一刀切地拉閘限電。這就必須聯繫到中國的外部環境和對外形象來談。簡單地說,氣候牌是中國政府現在剩下的可能是唯一的一張能夠和西方對話,修復中國形象的牌,習近平之前幾次在有關的國際氣候會議上宣佈讓外界有點驚奇的減排舉措。此次拉閘限電,剛好發生在他9月的聯大會議發言前後,習的聯大講話把原來定下的中國在2060年實現碳中和、2030年實現碳達峰的時間改為在此之前,並宣佈未來5年不再在海外投資煤電,此舉被美國氣候特使克裡大贊,它可能也是近期美中關係能夠稍有緩和的關鍵,因為氣候問題也是拜登政府的優先課題。

通過電價和煤價的嚴重倒掛而導致的缺電,淘汰落後產能和技術含量不高的產品,也有提高一般商品在國際市場的定價權的考量。(湯森路透)

那麼,拉閘限電和習近平的聯大講話有什麼內在關係呢?習宣佈的最新減排目標當然不是突發奇想,至少要提前一段時間規劃,而發改委對各地上半年的碳排放督查又發現多地超標,因此要落實氣候牌的最新政治任務不太容易,必須有強力手段。官方選擇了拉閘限電這種運動式的方式,因為企業只聽得懂此種行政語言。行政手段的特點就是剛性,何況這很可能是習下達的命令,要貫徹和完成這個旨意,必須一刀切。國家電網和地方的發電企業當然也樂得「順水推舟」,它們才不管影不影響經濟和民生。

一些人批評地方政府生硬執行中央的行政指令,「一刀切」停產限產或「運動式」減碳,儘管事實向來如此,要麼不作為,要麼亂作為,但具體到拉閘限電,還真不能把賬算在地方身上,地方由於就業和財政的關係,其實巴不得企業滿負荷運轉,它們不想限電。另外,電力行業實行的是縱向管理,國家電網在地方的分支機搆不受地方政府管轄。拉不拉閘,決定權不在地方手上。

此為我謂本次拉閘限電是一次人為事件而非經濟現象的原因,一些陰謀論者由此認為這是中國在下盤大棋,目的是要加重美國的通脹,搞亂其經濟。雖然這種觀點被官方批判,而且在我看來,中國政府也沒有此一目的,但是它的客觀效應確實會助推美國的通脹。因為拉閘限電後,海外很多的訂單就滿足不了,發往美國的商品少了,當然就會抬高美國國內物品的價格。美國現正處十多年來最嚴重的通脹上升期,還有兩月是西方最重要的聖誕假期,疫情使得美國對中國的商品依賴不是減少而是增加,前三季度的美中貿易顯示了這點,拉閘限電的經濟影響自然會波及美國以及其他西方國家。

不過,官方拉閘限電的目的也不只為降低碳排放,發展新能源,還有著通過電價和煤價的嚴重倒掛而導致的缺電,淘汰落後產能和技術含量不高的產品,提高一般商品在國際市場的定價權的考量,以收「一箭雙雕」之效。中國是國際市場很多商品的最大賣家,但是產品缺乏定價權,這不是因為中國商品缺乏競爭力,恰恰相反,是商品太多,競爭過度所致。拉閘限電就是要減少產能,降低國內商品的同質競爭程度,從而提高海外定價權。可這個意圖官方不能講,然而另一方面又要達到這個效果,於是借著疫情經濟反彈電力出現缺口的時機,在碳減排的名義下拉閘限電。但是拉閘限電畢竟只是行政手段,不能常用的,官方於是通過拉閘限電引發的社會不滿和關注,來提高電價,因為此時提高電價遇到的阻力最小,最終以價格手段來淘汰那些高耗能、競爭力不強的企業和產品。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鄧聿文專欄:傅政華、孫力軍落馬 下一個倒楣的會是誰

鄧聿文專欄:北京申請加入CPTPP 一場認真的政治公關秀

鄧聿文專欄:習近平的歷史決議-我就是你們需要的那個領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