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復工背後 習近平的三重憂慮

鄧聿文
上報

新冠病毒疫情發展到現在,雖然看來似乎得到初步控制,然而,也有資訊表明,受感染人群還在擴大,官方也承認,疫情拐點尚未到來。在這種情況下,有關復工複產的催符令是一道緊似一道。官方最近召開的政治局常委會、政治局會議和統籌推進新冠疫情與社會經濟工作部署電視電話會議,就向全國發出了號令,對復工複產作出全面部署。

習近平看重復工甚於防疫

外界普遍認為是習近平力主推動全國復工複產,對他來說,在疫情造成對人民的生命財產威脅和經濟因受疫情影響而遲遲不能恢復從而對其統治造成衝擊之間,他更看重後者。這個看法準確,從上述幾次會議尤其是23日召開的全國電視電話會議看,習在會上所作的講話對全國的防疫和復工複產作了具體和詳細安排,此次會議在縣團級單位都設了分會場,17萬多地方官員直接聆聽習的講話,而不再像以前一樣通過傳達來瞭解其指示和講話,減少中間層次資訊傳遞的誤差,因此,實際可以把這次會議看作是習向全國官僚體系發出的防疫特別是復工複產的總動員。

習為什麼在疫情未穩之時急著復工複產?其背後憂慮什麼?上述會議也給出了答案。

對當局而言,新冠病毒疫情固然造成天怒人怨,但隨著舉全國之力防治,它終究可能會用不太長的時間被控制,屆時,當局將開動宣傳機器,像過去一樣,把它宣揚成壞事變好事,民眾雖不滿,但在疫情過後,也不可能追究當局責任。然而,倘若因疫情遲遲不能復工複產,導致疫情擴散和防控過程中出現的大量次生災害得不到緩解,甚至還加重,那麼,這些次生災害就會上升為主要矛盾,成為重新引燃民怨的導火索。舊仇新恨一起發作,當局恐怕就不好那麼控制,很有可能使得社會秩序崩潰,乃導致局部民變發生,不是沒有可能。

如因疫情和無法復工而導致全面小康社會不能在今年建成,對習近平個人的打擊更嚴重。(湯森路透)

事實上,比起疫情本身給人民生活和工作造成的不便來,防控過程中一刀切的過度措施所衍生的次生災害一點也不少。在疫情緩解後如果由於復工跟不上,加重此種情形,民眾生活沒有保障,再加上就業因此受影響,很難說他們的不滿不會公開爆發出。所以在這次電視電話會議上,針對下一步的防疫形勢,當局提出要提高新聞輿論工作有效性,主動回應社會關切;要及時化解疫情防控中出現的苗頭性、趨勢性問題,依法嚴懲擾亂醫療秩序、防疫秩序、市場秩序、社會秩序等違法犯罪行為,切實維護社會穩定;在對復工複產的八大要求中,包括全面強化穩就業舉措,切實保障基本民生。目的就是要通過儘快復工複產,防止不測事情發生,使中共統治免受疫情帶來的次生災害的衝擊。

獨屬於習近平的政治危機

如果說預防社會秩序崩盤還只是一種可能性,那麼,防止疫情久拖不決導致不能儘快復工複產並最終演變成一場經濟衰退則對當局完成今年目標任務構成現實威脅。2020年是當局規劃的十三五收官之年,是中共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之第一個一百年的實現之年,即如期在今年完成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任務。即便考慮美中貿易戰和中國經濟這幾年的疲軟狀況,要在今年實現該目標任務本來也很輕鬆,但新冠疫情給經濟造成極大衝擊,如不儘快復工複產,全年經濟增長很可能是負數,脫貧攻堅任務勢必完成不了,從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也會泡湯。

放在其他國家,這個目標任務只具有統計資料意義,遇到新冠疫情,今年完成不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大可能對政權產生合法性危機,然而對中共,這是一個必須實現的目標,因為它關乎統治合法性問題。由於不給人民民主,中共只能在人民物質生活和福祉的改善與提高上做文章,換言之,用讓人民過上小康生活的承諾來換取他們對中共統治的認可。所以,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際可以看作是中共對人民做出的承諾,是統治合法性的一種保證。如果它因為疫情導致不能及時復工複產而實現不了,承諾無法兌現,人民也就會撤銷他們對中共統治的認可,產生合法性危機。

相對中共這個抽象的統治主體,如因疫情和無法復工而導致全面小康社會不能在今年建成,對習近平個人的打擊更嚴重。因為正是他把百年目標任務的實現塑造成是在他的英明領導下才做到的,既如此,不管因何實現不了,也就變成他的責任,他就該主動讓賢。事情的邏輯肯定會導向這個結果,致使他的權威會受到打擊。這是獨屬於習近平的政治危機。由此不難理解他比其他中共領導人更急著復工複產,在政治局會議和全國電視電話會議中,要求堅決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

西方借助疫情和中國經濟脫鉤

習近平復工複產的第三個考量或憂慮,是害怕西方借助疫情和中國經濟脫鉤成為現實。正如輿論指出的,美國和中國打貿易戰,費了那麼大勁,兩國經濟還是無法做到乾淨脫鉤,但新冠疫情一來,就輕輕鬆松地實現了這個目的。當然現實中美國並沒有做到這點,但因疫情兩國經濟脫鉤的趨勢是很明顯。美國在全球率先對中國實行旅行限制,飛機停飛,疫情也導致中美的商品和服務貿易受到極大影響。很多企業都在評估減少對中國供應鏈的依賴,在他國重建供應鏈。其他國家也紛紛效仿美國對中國實行旅行限制和航班停飛。尤其是西方國家,鑒於它們的跨國公司把大部分供應鏈放在中國,疫情加快了這些企業從中國撤出、降低對中國供應鏈依賴的步伐。

習近平復工複產的第三個考量或憂慮,是害怕西方借助疫情和中國經濟脫鉤成為現實。(湯森路透)

儘管這樣做在短中期對西方企業的發展也會產生重創,然而一旦它們評估脫鉤是必要的,對中國無疑更具毀滅性,不僅政治上將受到極大孤立,考慮中國在一個較長時期還須依賴西方的市場和技術,脫鉤對中國經濟、就業和人民生活的提高都會帶來毀滅性打擊,習近平汲汲在望的中國夢估計不可能成為現實。這個後果雖然不會在眼下出現,然而疫情如不能在較短時期被控制,復工和複產不能儘快開始,則無疑會加快脫鉤進程。

所以政治局會議指出要加強同經貿夥伴的溝通協調,優先保障在全球供應鏈中有重要影響的龍頭企業和關鍵環節恢復生產供應,維護全球供應鏈穩定。全國電視電話會議提出要穩住外貿外資基本盤。這些都是預防西方國家和企業借疫情而加快同中國經濟脫鉤的舉動。

在疫情和恢復經濟面前,習近平是魚和熊掌都要。但要兩頭都兼顧,若處理不好,可能哪頭都得不到。因為儘管當局小心地在部署推進防疫和經濟社會的統籌工作,可如何防止人員在復工複產的催促中不被大面積感染,也不是容易的。如果因此爆發第二次新冠病毒疫情,只會加重中共和習近平的已有危機。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鄧聿文專欄:關於習近平不去武漢的原因猜想

鄧聿文專欄:習政權色厲內荏 有權無威

鄧聿文:香港明年再現灰犀牛的可能性不大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