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美國不會輕易放過中國對疫情起源的責任

鄧聿文
·7 分鐘 (閱讀時間)

去年美中對抗的一個主題是疫情,在疫情爆發初期,輿論要求調查中國並向北京索賠,美國一些州甚至提起了訴訟。之後,關於疫情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說法由於得到川普政府的力挺,不但在西方很流行,甚至在中國,那些對北京壓制信息,打壓「吹哨人」不滿的民眾,也深信病毒是由武漢研究所流出的。中國除了反駁該說法,則利用少數西方國家在去年10月或11月出現新冠案例的報導,堅持認為疫情不是來自中國,中國也是受害者。

世衛專家調查對中國好壞參半

拜登上臺後,美中疫情對抗有所減弱。但在世衛專家組赴武漢溯源調查的一些內幕相繼披露後,兩國就溯源調查結論和疫情起源的新一輪交鋒也即開始。

從農曆新年前夕世衛專家組的新聞發佈會以及最近專家組成員的受訪透露的資訊看,對中國好壞參半。好的方面在於,現已公佈的調查結論和結果認為無證據表明2019年12月前病毒就在武漢傳播,病毒實驗室洩露導致病毒傳播的假說極不可能。專家組的溯源調查以及某些科學家還對中國在調查的開放和透明度方面給予了一定程度的認可。調查結論也讓中國認為病毒來源冷鏈傳播的可能性最大。

這些結論尤其武漢病毒研究所洩漏的說法被排斥讓北京大大鬆了口氣。鑒於武毒所至今被許多人特別是陰謀論的信奉者貼上了病毒元兇的標籤,認為是它洩漏的新冠病毒導致了疫情的最初爆發,不管這種洩漏有意還是無意,如果被世衛專家證實了具有可能性,那麼中國無疑會被釘上「恥辱柱」,其他國家和人民向中國索賠和追責就不僅具有道德的正當性,且還具有法律的合理性。正因如此,外界此前也高度懷疑中國政府會不會配合調查。

但是,並不是世衛專家的所有資訊都對中國有利。一名澳大利亞籍的專家組成員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就透露,中國拒絕提供早期新冠病例的原始資料,調查團隊與中方的分歧很大,包括由於無法訪問患者或拿到病歷,導致雙方有激烈的辯論。而另一位專家組成員也說中國在2019年12月已出現13種冠病毒株,這意味著武漢很可能不是疫情源頭,冠病病毒有可能在此時間前就已廣泛流傳。此外,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賽也明確表示,對所有假設保持開放性,世衛會繼續調查實驗室理論。專家組還表達了近期再訪中國的要求。這些不利資訊容易在輿論中被放大。因為很多人原本對世衛的溯源調查就表示懷疑,認為不可能從中國真正得到能夠「問罪」于北京的有用資訊。換言之,外界對北京處理疫情「不透明」、「隱瞞」、「打壓吹哨人」 等的批評並未因世衛的溯源調查而消除。

世界衛生組織赴中國考察。(湯森路透)

沒有理由懷疑世衛專家組成員有自己特定的政治偏見,無論是有利還是不利中國。對病毒溯源的調查唯一要求是高度的科學性和專業性。不過,即使每位專家的言論都從事實出發,不同專家之間,對同一事實的看法似乎也不完全一樣。比如對澳籍專家的未分享早期資料說法,同一團隊的其他一些科學家似乎表達了不同看法。即便是該專家也在訪問中認為同中方專家的爭論很「自然」。然而,溯源調查的科學和專業並不意味著調查本身不會成為一個政治性議題,處於美中的角力和對抗中。事實上,世衛這次的武漢之行,就是輿論壓力的結果。

世衛處理疫情受困於美中關係

世衛早期處理疫情的手法,深深受困於美中關係。西方輿論對世衛指導抗疫的批評,很大程度上和中國有關,認為它受中國擺佈,川普政府正是以此為由退出世衛的。雖然專家個人可能不受各自政治立場的影響,但世衛對中國的溯源調查及其結論,難以脫離美中的博弈,並被雙方用作政治操作,這點連世衛專家組的成員也承認。

因此外界看到,在美國媒體發佈採訪後,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發表聲明指出,世衛的調查告必須具獨立性,專家調查結果不應受中國政府干預或改動。中國必須提供疫情的最初期資料,協助瞭解這場疫情,並為下次大流行做好準備。英國也隨後表示支持美國對疫情起源進行徹底調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則不認同專家組有關疫情來源的說法,堅持認為它來源武漢病毒研究所。不管蘇利文是否像蓬佩奧一樣相信病毒是由武漢研究所洩漏的,很顯然,世衛專家組任何不利中國的說法,都可能被美國政府拿來反擊北京。

這並不是說,華盛頓不應該批評或者攻擊北京在疫情溯源調查方面設置的障礙——假如世衛專家的說法確為事實的話;而是指,在美中戰略競爭的大背景下,任何對某方不利的事情,都更可能會被對方拿來作為攻擊或放大攻擊它的理由或藉口,美國如此,中國亦如此,比如北京就要求世衛專家組也應去美國進行溯源調查。總體看,由於北京的專制以及對輿論的控制,人們有理由認為在事關中國利益和聲譽的疫情溯源調查上,北京不可能完全對調查不設障礙,坦然面對發生的一切,區別只在於阻擾的程度。那麼美國或者西方要求中國向世衛專家組提供相關資料,以更好地合作抗疫以及預防下次大流行病的發生,從邏輯上講,就沒有什麼不可以。

當然,交鋒不僅僅事關疫情起源,還涉及美中在世衛的領導權或影響力問題。拜登上臺後,要重新發揮對世界的領導作用,就必須重回川普退出的各種國際組織。當下正處於新冠疫情的大流行階段,要早日結束疫情,世衛的角色就很重要。美國退出後,雖然可以繼續影響世衛,但畢竟顯得有點「名不正言不順」,反而對增強中國在世衛的話語權顯得有利。拜登政府無疑不願看到這種局面,美國重新加入世衛,將是重樹其在抗疫中的全球影響力的重要一環。北京對此看得明白,所以才強調,世衛不是一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場所。言下之意,美國要再加入世衛,中國可能會提出一些要求。這個時候,如果世衛專家組成員對中國在溯源調查中的某些做法提出批評,就使得美國容易說服世衛其他成員國同意其加入。

隨著世衛溯源調查報告在未來幾天的正式發佈,美中這新一輪的疫情起源交鋒可能會趨於激烈,除非世衛報告有證據能明確排除疫情不是來自中國,或者顯示中國在溯源調查過程中確實做到了盡職盡責,否則拜登政府不會輕易放過中國在疫情起源上的責任。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鄧聿文專欄:時與勢在中國一邊?

鄧聿文專欄:習近平整肅政法系統的兩個目的

鄧聿文專欄:川普距總統推文應有的要求差的太遠 推特有權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