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習近平敲打馬雲:聽話,別搞事

鄧聿文
·7 分鐘 (閱讀時間)

這個聖誕和新年,對中國這位富豪來說,可能是人生經過峰巔之後最暗淡的時刻。因為整治他的不是別人,直接是中國政府。

在西曆聖誕前的一天,中國政府下令,對馬雲的阿里巴巴集團進行反壟斷調查,同時,對他的另一家企業螞蟻集團——11月剛被中國政府叫停上市——第二次監管約談。

阿里巴巴是中國最成功的互聯網企業之一,它的淘寶網是世界最大的網路購物平臺,而螞蟻集團差點也成為史上最大的IPO。作為這兩家企業的締造者,馬雲也成為中國商界和互聯網的頂級人物,最成功的創業家,民眾崇拜的財富偶像,以及中國政府的座上賓。

但馬雲也是一個對中國當局有些口無遮攔的批評者。一個流傳的不知具體日期的視頻顯示,馬雲尖銳地批評了銀行和國有企業的壟斷,以及監管部門的不作為,讚揚了以他創造的支付寶為代表的互聯網釋放出的顛覆力量,用他視頻中的幽默語言說,「我們對賺多少錢其實興趣不大,但對讓坐在這個位子上面的那些人不爽,是我們很想幹的事」,「銀行不改變,我們改變銀行;我們對搶民營企業飯碗毫無興趣,但是我們搖一下國有企業興趣極大」。他曾把和中國政府打交道的心得,總結為「只戀愛,不結婚」。

然而馬雲因為他的直言不諱和行事張揚在中國民間也備受爭議,有人根據他和當局的曖昧關係稱他是中共專制政權的維護者,2013年他在一場演講中曾把自己比作天安門事件中作出鎮壓決策的鄧小平,一度陷入形象危機,他的淘寶網被看作假貨大本營而被大眾詬病,螞蟻集團的經營策略也被一些評論家抨擊為「吸血鬼」和「金融寄生蟲」。

阿里巴巴是中國最成功的互聯網企業之一,它的淘寶網是世界最大的網路購物平臺,而螞蟻集團差點也成為史上最大的IPO。(湯森路透)

共產黨才是那個大boss

金融風險在最近幾年一直是中國政府著力防範的重點。借助金融科技和網路平臺,包括P2P也即網貸在內的互聯網金融由於挑動起了大眾的發財夢,這些年在中國發展很快,但鑒於監管手段的落後,這一行業蘊藏著極大的金融風險,頻頻出現「爆雷」和「跑路」。這促使中國政府決心清理網貸行業。然而,當年末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決定把監管升級,將反壟斷和防範資本無序擴張作為中國2021的經濟工作重點之一時,就不僅僅針對金融科技盲目發展、快速擴張帶來的風險防控的需要,它直接和馬雲10月在外灘金融論壇對金融監管當局放肆的批評有關。

馬雲的演講直率挑戰了中國政府的金融監管政策,嚴厲批評它將扼殺中國的金融創新。在這次論壇上,有國家副主席、中國曾經最有權勢的人物之一王岐山和其他金融高官的講話,王的發言含蓄地反駁了馬雲對政府監管的批評。

隨即中國政府對馬雲和他的公司作出了系列反擊和懲罰。監管部門藉口監管形勢變化暫停了螞蟻集團幾天後即將在滬港兩地的上市計畫,約談了螞蟻集團,接著起草了《關於平臺經濟領域的反壟斷指南(徵求意見稿)》,12月又對阿里巴巴、閱文集團和豐巢三家企業開出了中國互聯網領域反壟斷的首張罰單。

對互聯網巨頭進行反壟斷並非不常見,Google和 Facebook這兩家互聯網企業就幾次遭到美國和歐盟的反壟斷機構調查,像阿里和騰訊這樣的中國互聯網企業,也存在著借技術和平臺優勢的壟斷行為,企業和民眾對它們的壟斷也多有不滿。然而,中國政府部署的對阿裡的反壟斷調查和螞蟻集團的約談,決非一般經濟意義上的反壟斷可以概括的,它實際是在反壟斷的外表下,對馬雲的一次政治「清算」,旨在向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和資本大佬發出一個清晰的政治信號:在中國,共產黨才是那個大boss,它可以讓你們成為巨富,但必須遵守它定下的遊戲規則,成為中共統治的馴服工具。

中國政府事實上沒有等到進入2021年再去實施它的反壟斷行動。它還發動官媒對馬雲的講演和互聯網巨頭抗拒監管進行批評,官員在不同的場合也不斷強調審慎監管,對資本無序擴張發出公開警告。比如前財長樓繼偉在一次論壇上不點名批評阿里「大到不能倒」,中宣部副部長徐麟在媒體會議上表示,堅決防止借融合發展之名淡化中共領導,堅決防範資本操縱輿論的風險。

不意味著馬雲會成為吳小暉第二

中共此次之所以將「審慎監管」之劍指向馬雲,用美國彭博社的一篇報導來說,是因為馬雲長期以來一直把自己塑造成反體制、推倒保護國有企業的高牆的反叛者。他在一次又一次混戰中變得更堅強的同時,其公司與許多有權勢的實體,包括從國家支援的巨頭到行業監管者,發生了衝突,該報導還特別提出,「許多人現在正盯著他的帝國」。而馬雲最近對當局金融監管的攻擊,讓中國政府意識到,在當下美中對抗的特殊時刻,若放任這些互聯網巨頭以金融創新之名,挑戰監管規則,綁架國家金融,進而將它們的勢力觸角伸入到各方包括政治領域,借助平臺釋放出巨大政治能量,將會對中共統治構成大患。這無疑是不能容忍的。

對中國政府而言,它的目的是要借馬雲敲打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和金融資本:你們只要聽話就行,別給我搞事。(湯森路透)

然而,當局啟動對阿裡的反壟斷調查並不意味著馬雲會成為吳小暉第二——後者以反腐敗之名被判18年,其安邦保險帝國也被官方接管變成國有。原因不僅在於兩人的起點不同,馬雲是草根階層白手起家的典範,他的艱苦創業故事被官方有意塑造成互聯網時代的「神話」,作為中國創業精神的代表,滋潤了幾代中國人,若馬雲被打倒,這個敘述的合法性將會被顛覆;更在於當下環境的微妙與敏感,以及互聯網行業本身的獨特性。2017年中國社會對官方對私營企業不友好的輿論海嘯,其後遺症至今還在發作,在中國遭受美國圍堵的這個階段,中國政府必須營造一種保護私有產權和企業家的政策和輿論氛圍,以安撫人心特別是讓社會精英和資本放心。馬雲作為一個符號化人物,若因政治因素導致他本人有意外或者他的企業被中共掠奪,將會在中國的精英階層和外國資本那裡產生極為嚴重的後果。

對中國政府而言,它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借馬雲敲打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和金融資本,你們只要聽話就行,別給我搞事。

※作者是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

更多上報內容:

鄧聿文專欄:美國為什麼在此時想要讓孟晚舟認罪換自由

鄧聿文專欄:中國自由派「川粉」承襲了專制者基因

鄧聿文專欄:川普輸了總統 但很可能贏了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