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對「陳澄波戶外美術館」的省思

鄧鴻源
風傳媒

2020年的2月2日是台灣日治時代著名畫家陳澄波125歲冥誕。3年前,在陳澄波文化基金會與新北市文化化局合作贊助下,由淡水區公所在淡水台語禮拜堂前舉辦一場「陳澄波戶外美術館」揭牌典禮,在這一座戶外美術館有著名的《淡水夕照》等12幅畫,是陳澄波1935-1936年在淡水時畫作的複刻品。

身為老淡水人,85年前的街景與人文,對我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我已經在此住了三十幾年,陌生的是當時年代久遠,我尚未出生。陳澄波在淡水那段期間,我母親約25歲,二戰末期曾經在淡水經歷盟軍的空襲與逃難。淡水的風景美如畫,有青山,也有河流與大海,更有媽祖與馬偕醫生等人文故事,早已是我的故鄉。

陳澄波出生於1895年的嘉義市,當時台灣正是日治時期的開始。家境清寒的他,從小就以畫家作為理想,認為是台灣人可以揚眉吐氣的最好方式。當時富有學習熱忱的他,很快的進入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現今台北教育大學)就讀,曾在求學期間受到日本著名畫家石川欽一郎的影響,石川欽一郎是臺灣近代西洋美術的啟蒙者與台灣美術教育的開創者。

1927年,陳澄波的畫作《嘉義街外》入選日本帝展,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人,從此聲名大噪。1935-1936年,他曾經在淡水住過一段時間,留下數十幅畫作,如今價值連城,最著名的就是那幅〈淡水夕照〉。5年前,Google首頁曾換上陳澄波的《淡水夕照》以紀念他120歲冥誕。

陳澄波與其畫作《嘉義街外》。(維基百科)
陳澄波與其畫作《嘉義街外》。(維基百科)

陳澄波的畫作《嘉義街外》(左圖)入選日本帝展,成為台灣史上第一人,從此聲名大噪。(資料照,維基百科)


國府據台後的1946年,陳澄波當選嘉義市第一屆參議會議員。但是不久,台灣歷史的傷痛「228」事件爆發,全台都被這股風波襲擾。當時嘉義市長孫志俊要求駐守嘉義的軍隊開入市區鎮壓,陳澄波代表民眾擔任「和平談判」,在嘉義水上機場和軍方談判時,他一到現場就立即遭捕,並遭到刑求,當時國府軍人的野蠻,由此可見一斑。

1947年3月24日,陳澄波被移轉至嘉義市警察局,這一天他寫下了遺書,上頭寫著他願意替12萬市民犧牲,絕對不會後悔。此外,他也在裡頭表示自己對藝術的熱愛,就算死了也不會減少。3月25日,他被以「叛亂暴動」罪名遊街示眾。雙手被反綁,身上插著死囚牌子,從嘉義市警察局沿著中山路遊街至火車站前,在沒有經過任何審判的情況下遭到槍決。

他的長女陳碧女當時也在現場,親眼看著自己父親活活被槍斃而束手無策,即使她當時曾苦苦哀求行刑隊隊長說,她父親絕非壞人,但是沒用。當時國府軍人未免太沒有人性了,人家只是代表民眾與官員談判,又犯了甚麼大罪,非致人於死不可?當時老蔣與陳儀等高官能卸責嗎?同時遭到槍斃的還有嘉義醫生潘木枝等地方仕紳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醫師、畫家陳澄波,竟遭軍方槍決示眾。(圖/維基百科)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醫師、畫家陳澄波,竟遭軍方槍決示眾。(圖/維基百科)

在二二八事件中出來調停的潘木枝(左)、陳澄波,遭軍方槍決示眾。(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潘木枝曾是當時嘉義市長孫志俊與蕭萬長的恩人,對他們有救命之恩,孫某卻以怨報德,蕭萬長日後卻成為國民黨的高官!孫某同意軍隊抓人,蕭萬長只能暗自垂淚。當年台灣收容老蔣,老蔣卻對台灣人以怨報德,而對曾經造成中國重大苦難的日本人,卻是以德報怨,將侵略中國的軍民全部安然遣送回國,甚至1949年中還聘用日本退將根本博等人當戰術顧問,保衛金馬,如此反差,也未免太大了,令人難以理解!

直到處決前日,潘木枝基於日治時期法治社會的價值觀,仍舊懷抱憑藉司法審判替自己辯護的希望。行刑當日,潘木枝的次子潘英哲(15歲)因欲營救父親遭國軍開槍射擊頭部身亡。行刑時,潘極度痛苦而喊叫至下顎脫臼,並在三子潘英三安撫下閉上雙眼,軍方不許家屬立即取回遺體,予以曝屍示眾多日,當時國府官員與軍人也太沒有人性了!

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潘木枝所留遺書與照片(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二二八事件受難者潘木枝所留遺書與照片(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直到處決前日,潘木枝基於日治時期法治社會的價值觀,仍舊懷抱憑藉司法審判替自己辯護的希望。行刑當日,潘木枝的次子潘英哲(15歲)因欲營救父親遭國軍開槍射擊頭部身亡。圖為潘木枝所留遺書與照片。(資料照,翻攝自潘信行演講投影片)


當年這樣殘忍的事件,幾乎每天在全台各地不斷上演,全台壟罩在恐怖中,死亡人數難以估計,但透過口述史料,可以感受當時社會氣氛的恐怖。目前國民黨人所謂的「綠色恐怖」,如何與當年的「白色恐怖」相提並論?試問,目前有人因批評政府而被刑求、坐牢或被殺嗎?有人亂放假消息,企圖擾亂人心,算是言論自由嗎?鄭南榕等許多民主人士,千辛萬苦為我們所爭取到的言論自由,難道是這樣子嗎?

筆者記得上大學後有一天,社會上開始有人在談論228事件。筆者母親私下跟我說,當年她與家人曾經好幾天躲在彰化鄉下一間豬寮裡不敢外出,我大哥那時剛念國小,放學回家途中曾看見國府軍人在街上亂抓人。母親告訴我千萬不可跟任何人談論此事,否則難免惹禍上身。我可以體會她與社會上其他人當時的恐懼,因為當時國府若要關你或殺你,可以給你羅織任何罪名,如同他們對陳澄波與潘木枝等人所做的。

國民黨的殘忍不下於當年德國恐怖的納粹黨,如今在德國與波蘭等歐洲國家,凡是公開對納粹黨表示同情、支持或使用其圖騰者都要被起訴、判刑,至於所有希特勒銅像與納粹圖騰,更早已被這些國家的政府與民眾搗毀殆盡。至今只有台灣還將迫害人權的獨裁者奉若神明,到處有其銅像,還幫他蓋舉世最宏偉的紀念堂並派衛兵操演與守衛,簡直將大家當「莊孝維」,何時我們才能擺脫威權圖騰的霸凌?否則如何自稱是自由民主的國家?

1947年,228事件後隔四十年的1987年2月28日,才有鄭南榕先生勇敢為228受害人士平反,卻也因此遭受國民黨的政治迫害,進而以自焚明志,是林義雄家屬與陳文成事件後的第3次悲劇。也因為國府長期蓄意掩蓋這段歷史,以致幾年前,有某電視台女主播居然不知陳澄波早已作古,相信當時許多台灣人也不知道。國民黨淹滅歷史的居心,由此可見。






「陳澄波本人」風波
「陳澄波本人」風波

因為國府長期蓄意掩蓋這段歷史,以致幾年前,有某電視台女主播居然不知陳澄波早已作古,相信當時許多台灣人也不知道。(資料照,截自網路)


陳文成博士在美國求學時,曾不只一次對友人說:「只有台灣的山才是山,只有台灣的水才是水。」他與陳澄波和鄭南榕ㄧ樣,都是熱愛台灣的人,遺憾都直接或間接冤死在國民黨手中。陳文成與鄭南榕以行動,陳澄波以畫作,分別展示他們對台灣的熱愛,將永遠活在世世代代的台灣人心目中。

當年陳澄波與潘木枝等人,都秉持「愛與和平」與阿歐西官員與軍人談判,卻都慘遭國府官員與軍人毒手,天道寧論?日前他們的家屬也以「愛與和平」要求小英政府效法德國與波蘭政府落實轉型正義,小英也給予正面回應。哪像韓某人,只會利用「愛與和平」作為選舉訴求,言詞上卻充滿仇恨式的挑撥與謾罵,韓粉還到處霸凌不同意見者,實在很可恥!

國民黨人老是說,228事件都已經那麼久了,何必重提?莫非老是被民進黨人當做選舉的「提款機」,刻意挑起族群對立與仇恨不成?若是如此,那麼我們又何必老是重提南京大屠殺等時間更久的中國歷史事件呢?如果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的歷史可以不提,那麼又何必提遠在天邊的中國歷史呢?有些人甚至說,那些死去的人都是「皇民」或「暴民」,等於在人家傷口上撒鹽,良心何在?如果不是當時國府官員貪腐,為何民眾會不滿而起來抗暴?一些長期受黨國教育洗腦的國民黨人始終沒有搞清因果,以為「暴民」先殺人才有鎮壓!

須知,無論是德國或以色列,七十幾年來,可是年年都在紀念當年的納粹大屠殺。紀念日當天按警笛時,全民不論做任何事,都要停下來並默哀兩分鐘,以示緬懷當年所有受難者。






納粹大屠殺倖存者在國際猶太大屠殺紀念日造訪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參加紀念活動(AP)
納粹大屠殺倖存者在國際猶太大屠殺紀念日造訪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參加紀念活動(AP)

德國或以色列年年紀念當年的納粹大屠殺。圖為納粹大屠殺倖存者在國際猶太大屠殺紀念日造訪位於波蘭的奧斯威辛集中營參加紀念活動。(資料照,AP)


德國或以色列的司法單位,至今還持續追究當年所有涉嫌違反人道的幫兇,不論他們是否藏身在任何天涯海角或有多大年紀,因為違反人道罪的罪行遠高於其它,追訴沒有任何假期,否則歷史將會重演。哪像我們政府如此鄉愿,不僅寬恕那些惡人,還幫獨裁者立銅像、蓋雄偉紀念堂,並派國家儀隊定時在其銅像前操槍表演與站崗護衛,只是因為「可以吸引觀光客,賺觀光財」,卻不擔心被世人所嘲笑嗎?試問德國有希特勒銅像嗎?俄羅斯與波蘭等東歐國家有史達林銅像嗎?史達林確曾解放東歐國家,但台灣是老蔣解放的嗎?

據報導,2016年8月,中共中紀委王岐山提案遷離北京毛澤東紀念堂至毛老家湖南老家韶山,政治局以23-2高票通過。習近平認為該紀念堂遲早要解決,還引述鄧小平的話說,興建毛紀念堂是一違背相關決議的錯誤決定,不能以任何理由拖延遷離北京,可見中共不認為毛有多偉大,何況老蔣?連中共都可以遷離毛的紀念堂,台灣為何不能遷離老蔣的銅像?


至少撤走儀隊操槍表演與守衛不行嗎?如果隊員中有人是228或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後代,則叫人情何以堪?

曾經擊敗老蔣佔有整個中國大陸的毛某人,其紀念堂不僅沒有老蔣紀念堂那麼雄偉,雕像也沒有老蔣那麼大,更沒有國家儀隊每日定時操槍表演與守衛,目前還準備被搬家。毛的湖南韶山老家也沒有老蔣的慈湖那麼華麗,更沒有儀隊定時操槍表演與守衛。何以曾是人家手下敗將的老蔣,在台灣還曾亂殺無辜與迫害那麼多人,為何卻能受到如此隆重對待?試問,還有是非、正義與公理嗎?

平心而論,為某人塑銅像或蓋紀念堂,應該是其人格、科學與藝術成就,或對自由、民主與人權等有重大貢獻,很值得我們景仰與學習的地方,如史懷哲、馬偕、愛因斯坦、陳澄波、孫立人、鄭南榕或十元自助餐老闆娘莊朱玉女等人,而非如老蔣這樣的獨裁者。為何我們卻幫他立那麼多銅像,蓋那麼雄偉的紀念堂?難道不是被國民黨當「莊孝維」是甚麼?

20191030-中正紀念堂等儀隊駐防點本身因是觀光景點,每到禮兵交接時段,總吸引各國遊客民眾搶拍。(蘇仲泓攝)
20191030-中正紀念堂等儀隊駐防點本身因是觀光景點,每到禮兵交接時段,總吸引各國遊客民眾搶拍。(蘇仲泓攝)

為某人塑銅像或蓋紀念堂,應該是其人格、科學與藝術成就,或對自由、民主與人權等有重大貢獻,很值得我們景仰與學習的地方,非如老蔣這樣的獨裁者。(資料照,蘇仲泓攝)

國民黨人說老蔣曾經「打敗日本」,「收復台灣」,是「民族救星」與「世界偉人」,真是這樣嗎?試問,希特勒、史達林與毛澤東,哪一人不比老蔣偉大?何況羅斯福、邱吉爾、麥帥、艾帥與孫立人等人?他們有受到如同老蔣這樣,至今被還我們許多「愚夫愚婦」們所神化與膜拜嗎?我們這樣做對得起當年許多被老蔣所屠殺與迫害的受難者嗎?又有助於教育下一代明辨是非、正義與公理嗎?

當年如果沒有美、蘇參戰,阿歐西能收復失土嗎?台灣又是阿歐西的失土嗎?當年是老蔣,還是美國在保衛台灣?老蔣當年如喪家之犬逃難到台灣,如何保衛台灣?金馬如果沒有日本退將根本博的戰術指導與孫立人將軍旗下201師的支援,守得住嗎?老蔣又能推卸228事件與白色恐怖所造成民眾重大傷亡的責任嗎?為何有國民黨人說:「寧可錯殺一百,絕不可放過一人?」其實對所有受害者而言,誰會在乎加害者生前有多少虛有其表的勳章?

「陳澄波戶外美術館」的展覽,不僅提升淡水的人文之美,也讓我們緬懷228歷史事件,希望威權圖騰能盡早從這一片美麗的土地上消失,不再有人被威權圖騰所霸凌,讓台灣成為東方的瑞士或瑞典。也希望來淡水旅遊的人,能細細品味淡水美麗的自然景觀,以及其歷史與人文之美。

*作者畢業於台大物理博士,現為文化大學教授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要殺光嘉義市民!」菁英遭遊街槍決、民眾被掃射…二二八「民主聖地」挺身抗暴最慘烈
相關報導》 從未結束的二二八:兒子為救父中槍亡、女兒發瘋至死才解脫 嘉義仁醫慘死槍下開啟家族70年惡夢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