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共軍「武統台灣」信心滿滿 習近平有苦難言

·9 分鐘 (閱讀時間)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後大舉進行軍隊反腐,拿下上至前軍委副主席、時任軍委委員等大批反習派貪將,又持續幾年推動軍改,強化軍委主席負責制,歷年提拔眾多少壯派將領。之後,近幾年便一直強調備戰打仗,在印太區域軍事擴張跡象明顯。北京還不時放風武統台灣之意。比如,習在最新的七一講話中聲稱「解決台灣問題」是「歷史任務」後,官媒隨即描繪了中共軍隊「武統台灣」的三個步驟。

外界不少人以為,習近平已然握緊槍桿子,對外作戰信心滿滿。但習近平掌軍一個特別細節,無意間似顯露出習近平或是內心有苦說不出。

習近平連續兩年升上將現愁容

7月5日,習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樓內的一個小會議室,低調晉升4名上將並授銜,包括:南部戰區司令王秀斌、西部戰區司令徐起零、陸軍司令劉振立、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

現場畫面可見,習近平授銜全過程不見笑容,表情嚴肅,動作機械,即便在與獲升的將領合照時,也是一臉愁容。

這就奇了,剛剛早幾天,習近平還在天安門城樓意氣風發地做百年黨慶講話,難道是裝出來的?

留意到最新晉升的4名上將,均是新近履職的,其中有兩人的前任離任有些不正常。

其中徐起零所擔任的西部戰區司令,其前任是張旭東。2020年12月,張旭東接替退休的趙宗岐,升任西部戰區司令,並在同月晉升上將。但僅僅半年之後,現年59歲的張旭東,卻被徐起零換下,也沒有被證實轉任新職,甚為蹊蹺。

儘管有港媒隨後披露,張旭東離職是因為「健康原因」,據說上任兩個月就請病假,有此可能,但也不排除是「心病」。除了可能是在中印邊境衝突中未能遂上意,張旭東曾長期在原瀋陽軍區第39集團軍任職。而瀋陽軍區是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所建立「東北虎」派系的基地。是否張旭東最終未能擺脫徐才厚「餘毒」之嫌呢?

另一個是此次升上將的戰略支援部隊司令巨乾生,其前任李鳳彪,現年還不到62歲,離退休至少還有3年,但今年6月卻離任,原因同樣不明。李鳳彪上月17日還有份在北京航天飛控中心觀看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發射實況。如果接下來未見新的任命,也只有「出事」的可能。李鳳彪2016年7月升中將,2019年12月升上將。

類似軍方高層人事調整留下疑團的情形,也出現在去年。習近平去年兩次在給將領晉銜時,同樣以愁容示人。

習近平授銜全過程不見笑容,表情嚴肅,動作機械,即便在與獲升的將領合照時,也是一臉愁容。(作者提供CTV截圖)

2020年12月18日,習近平授予4名上將軍銜警銜,以及去年7月習近平單獨給火箭軍政治委員徐忠波授予上將軍銜,現場愁雲慘淡。

其中2020年12月18日,習近平於北京晉升4名上將,包括軍委後勤保障部政治委員郭普校、西部戰區司令員張旭東、戰略支援部隊政治委員李偉、武警部隊司令員王春寧。

上述4人的前任分別為張書國、趙宗岐、鄭衛平和王寧。其中後三人,均在2021年2月獲任全國人大副主任委員職務,但張書國毫無消息。

張書國也曾長期在中共軍隊第39集團軍任職,2014年任原成都軍區副政委兼紀委書記,次年調任原北京軍區政治部主任。2015年底,中共軍改後,張書國出任政治工作部主任。2017年調任中共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他於2008年晉升少將,2016年7月晉升中將,但一直未能晉升上將。

2019年1月17日,香港《明報》稱,中央軍委後勤保障部政委張書國近期缺席多場重磅會議,可能涉及貪腐而被查,或與已落馬和自殺的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張陽有關,據說張書國為獲提拔,向張陽行賄數百萬人民幣。

張旭東和張書國的例子,引出一個很有意思的疑問:張書國晉升中將、張旭東晉升上將,都是習近平上台後的事。如果說張書國2016年能升中將是因為張陽助力,那就是習近平被蒙了?張旭東去年才被習親自升上將,半年後現在到底是不是真的出事了?有關上述「二張」的去向,官方沒有給出任何信息。

事實上,似乎自中共十九大後,習近平更強調軍隊備戰打仗,對於軍隊的貪腐,並沒有大張旗鼓揪大老虎,甚至可以說低調,一些將領被免後就消失,外界根本不知道是否落馬。或者是僅以免職,包括罷免人大代表的方式處理,並沒有治罪,淡化效應,目的是保住軍方的面子。

比如,中國人大網今年4月29日發布消息免去海軍原副參謀長宋學的全國人大代表職務,僅指其「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有傳聞說宋學與中共航母在南海頻頻出醜有關,但事後沒有下文。

再如2019年被官方通報辭去中共人大代表職務的兩名少將孟中康和葉青,在公告終止人大代表資格時,僅提及因嚴重「違紀」而被責令辭職。

軍中留存賣官機制加「兩面人」黨文化

在中共黑箱操作的政情之下,要考察中共軍隊的實況,特別是探究習近平掌軍穩不穩,不能忽略他與軍隊高層將領的關係,這對應著軍隊對習的忠誠度究竟幾何?

習上台前,江澤民以腐敗治軍,江的兩親信,原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架空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帶頭大肆賣官發橫財。徐、郭後來落馬後,貪腐額大到官方不敢公布。

江派歷來被視為習近平的敵對派系,徐才厚、郭伯雄均被習近平當局定性為野心家、陰謀家。

習近平吸取胡錦濤的教訓,大舉整軍。在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前,習拿下了近兩百高級別貪將,除了徐才厚、郭伯雄,在2017年落馬的還有兩名軍委委員,房峰輝和張陽,其中張陽已經自殺死亡。

與此同時,從2014年起,習近平每一年均晉升大批少將、中將、上將,除了2018年,每年都會晉升幾名上將,2019年更一口氣分兩批晉升17名上將。

作為中共軍中統帥,分派官帽,當然是收買人心的辦法,但這是否意味著習近平掌控軍隊已經無憂呢?如果真如此,近年屢屢向軍隊強調忠誠,要求維護軍委主席負責制是否多餘?

筆者之前就有文章論述過,當年徐才厚和郭伯雄留下的軍中賣官機制,已經爛掉了的所謂民主測評和後備幹部制度在習時代仍然沿用。近年升上來的人是否忠於習,在機制上就有隱患。

據軍內消息人士說,決定那些破格提拔的上將名單,都是習近平一個一個翻閱他們的資料,並親自和他們談話。那麼中將和少將呢?習近平應該會親自把關,但要逐個面談真是不太可能,再下層的大校更加是這樣,只能靠他信任的一級一級的政工將領來呈報,一級一級都有比過去更隱蔽的腐敗。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習都無法掌控,而這些低層軍官正在一級一級往上爬,成為軍中骨幹。

除了徐才厚、郭伯雄早年的布局,兩人的親信、後來的軍中實權人物房峰輝和張陽(張陽直接就是掌控軍隊政工系統),也提拔了不少黨羽。習近平要將軍隊清洗乾淨、變成習家軍,實在太難了。加上中共內部傳統上就有山頭文化,加上早有負面傳聞的一眾江派軍老虎,如廖錫龍、李繼耐、範長龍等,特別是江澤民大秘賈廷安,一直仍然平安無事,他們在軍中各有舊部,私下往來密切,也埋下了反習的後患。

除此之外,習近平上台後一直強調軍隊要忠誠,打擊「兩面人」,也是因為中共的黨文化本身是假字第一,時刻在製造「兩面人」。習自己也是這樣在官場浸淫過來的,心知肚明。

習近平怎一個愁字了得

習近平逐年晉升的將領,人數頗多,當中破格提拔者眾,可見心有些急。

比如,按中共規矩,晉升上將要滿足「4+2」兩個條件,即晉升中將滿4年,且履新正大戰區職級滿兩年,然後再綜合評估現實各軍兵種比例確定晉升上將員額。但現任32名正大戰區以上將領迄今已全部晉級上將。當中其實許多都達不到要求,屬於破格提拔。

近年中共對台灣文攻武嚇的強度不斷升高。習近平不斷強調備戰打仗,同時不斷強調黨對軍隊的領導,其實就是要加強習自己對軍隊的領導。這是因為習近平意識到中共政權內外危機惡化,而握緊「槍桿子」是最後救命稻草,急,也屬正常。

然而,將心難測,君臣猜忌,歷來是個問題,這支軍隊真要拉出去,能行嗎?

回頭再看習近平晉升將領時一副不開心的樣子,可能對應著內心處於某種兩難:不升他擔心軍心動搖,升呢?雖然這些上將都是自己升的,但是將領的忠心仍然摸不著邊,這不愁死了嗎?以致於神色流露在外。

※作者為美國中文媒體中國新聞主筆、資深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斯里蘭卡查封未成年性侵影片平台 逮捕鄰國部長、執政黨官員等32名嫌犯

利用果汁偽造檢疫結果 TikTok影片掀起英國學童模仿熱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