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習近平不學父親習仲勛 卻學毛澤東

·9 分鐘 (閱讀時間)

馬列以中共之身侵染中華百年,並且佔據大陸成了氣候。毛澤東時期製造大禍亂,以文革為甚,害人不淺。在中共建黨百年之際,全國「唱紅」,仿如文革重來。現任黨魁習近平近年來學毛崇毛,把他被毛鬥得半死的算是開明的老父習仲勛的家仇國恨拋諸腦後。盤點一下,習近平至少在宗教、民族、香港、言論自由等多方面,背叛了故去的父親。

習仲勛被毛整 習近平崇毛

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是中共第一代領導人之一,屬於中共黨內的開明派。文革後曾主持廣東工作,官至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2002年5月24日,習仲勛在北京去世,享年89歲。

習仲勛一生多次挨整,其中被整得最厲害的是1962年至1978年。

在1962年9月的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習仲勛因「《劉志丹》小說問題」,遭康生誣陷,後在文革中受到殘酷迫害,被審查、關押、監護前後長達16年之久。

中共的理論源頭是馬克思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馬克思的哲學就是鬥爭哲學。深得馬克思真傳的中共獨裁者毛澤東,將馬克思的鬥爭哲學概括為:「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

被毛整的習仲勛曾說:「我這個人呀,一輩子沒整過人。」習仲勛本性善良,與毛並非一類人。

但習仲勛的兒子習近平上臺後,卻逐步公開學毛崇毛,最近新版黨史在目錄頁已看不到文革等毛澤東統治30年的「嚴重錯誤」,在文革起因和經過方面做出修改,以迂迴曲折的筆法為毛澤東開脫和淡化其罪過。習近平公開講話開口就是毛語錄,什麼「又紅又專」、「中國人民是惹不得的」。習還修憲欲長期執政,比肩毛澤東。

新編學校教材「毛澤東思想」回歸也透露重大信號,強調記住毛,尊重毛。難怪有網友說:習仲勛在敲棺材板!文革揪鬥老子也是正確的了?你咋不改姓毛呢!

習近平不能算是習仲勛的孝子,只能算是毛的孝子賢孫。(維基百科)

滿腦子毛論的習近平,在黨的重要講話中高頻率提鬥爭。不能算是習仲勛的孝子,只能算是毛的孝子賢孫。目前中共對外的所謂「戰狼外交」,對內搞人人互害、告密之風盛行,皆以上頭所好有關。

習仲勛以懷柔手法穩定西北,習近平搞新疆集中營、強推內蒙漢化

不要說殘酷的新疆集中營,從在內蒙古強推漢語教學引發抗爭,可見習近平和他父親習仲勛相比,處理民族問題有大不同。

據《自由亞洲》披露,中共有一個中國民族語文翻譯局,其專家李旭練曾在《光明日報》上發表文章《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不是「國語」》,強調「在實際工作中,我們應該把學習使用語言文字的權利交到公民的手裡,讓他們自由選擇學習使用或者不學習使用何種語言文字。」

這個「中國民族語文翻譯局」正是在1955年年中,由習近平的父親、時任國務院秘書長習仲勛一手促成的。

中共建政之初,習仲勛在西北為中共管治包括新疆維族在內的少數民族,他曾說「民族工作不要急」,習仲勛本人當然也是其黨的骨幹,早年在西北大搞運動,但當時處理民族問題的手法還算是柔性的。

到習近平時代,中共當局就不再掩飾,啟用了陳全國這類「急先鋒」,引發一系列人權問題。

習近平在香港問題上背叛了習仲勛

去年「七一」前習近平親自簽署實施香港國安法,標誌著中共當局不惜代價對香港實現徹底的政治轉變。對於香港人民而言,該法堪稱「惡法」。接下來香港發生了巨變,民主派被大抓捕,公務員需宣誓效忠北京,教育全面赤化。這已全然背離了鄧小平當年代表中共的「一國兩制」承諾。習近平當下和其父習仲勛當年在廣東任職期間,對處理香港事務的手法和風格有大不同。

文革後復出的習仲勛,1978年至1980年曾在廣東省擔任過省委第二書記和第一書記。這期間,大批內地人逃往香港。1978年6月習仲勛去深圳,發現很多人想離開中國大陸前往香港,這對他來說是很大的打擊。1979年6月份,李先念在中共中央會議中批評習仲勛等人,說他們沒有把廣東工作搞好。習仲勛還做了檢討。

習仲勛提出的三個解決辦法是發展生產,要治本,肯定是要讓人活得更好;第二是愛國教育,第三個才是抓所謂的蛇頭、做好堵截工作。為搞好特區,他讓香港人來投資。

習仲勛的辦法是良性為主,香港人對中共領導人改革開放的觀感與習仲勛當時的所為有很大關係,這也為鄧小平後來以「一國兩制」收回香港鋪了路。

習近平則以破壞「一國兩制」承諾以及進一步加深與美英等主要西方國家關係的裂痕為代價,全面收緊對香港的管控,盡顯專制領導風格。中共對「一國兩制」的態度變化,不但是對港人的食言,在某種程度上是習近平對習仲勛的背叛。

父講尊重 子講嚴控

據原全國人大法工委研究室主任高鍇回憶,習仲勛擔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期間,多次跟大家講要尊重和保護不同意見。

1990年10月30日,習仲勛被提前「下課」的前一天,還在人大常委會上講,不要把不同意見者看成「反對派」,更不要打成「反動派」,「要保護不同意見,重視和研究不同意見」。

因為在官場設有妄議中央罪名和在全國嚴控言論,大興文字獄,如今習近平被稱為「習禁評」。

英國《經濟學人》報導說,中國現在的政治氣候非常惡劣,新版「文字獄」來襲,科技大佬因為一個留言會被解讀為批評習近平,立刻影響公司經營。普通民眾也不敢在朋友圈甚至聚會中談論習近平,在說到翠鳥時,會用「那個人」代替,習翠已經成為了「不能說的名字」。

《炎黃春秋》之變:習近平無視習仲勛的題詞

原來敢言的大陸雜誌《炎黃春秋》於1991年創刊,是自由派的集結地,長期與左派對陣。2001年,習仲勛親自題詞力挺《炎黃春秋》,「辦的不錯」。

但到習近平上臺後,《炎黃春秋》被封殺、整肅、接管,後改頭換面,被毛左佔領。

對於當權者為何扼殺《炎黃春秋》?有人認為,因當權者不是炎黃子孫,而是馬列子孫,故而,要求《炎黃春秋》回歸為馬列主義的基本教義派。

開初《炎黃春秋》被整,人們或認為是因為文宣系有人在給習搗亂,不是習的意思,但現實總說不過去。

父保禪宗真身 子自我造神

1979年,主政廣東的習仲勛,得知在韶關南華寺的禪宗六祖真身在文革期間被毀之事後,馬上派專人到南華寺做工作,要求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當時,中國極左思潮仍很嚴重,禮敬神佛仍被認為是封建迷信,南華寺方面不同意。來人向南華寺方面傳達習仲勛的原話:「同意要恢復,不同意也要恢復!」結果南華寺方面只能聽命。

老和尚把當年被紅衛兵丟了一地、自己偷偷藏起的六祖靈骨取出,經精心處理後,再放入真身內,外用綢布和漆封閉,並在檀香木上刻記,載明因果。

習仲勛力排阻力,堅決要求恢復並供奉六祖真身,在中國佛教界被傳為佳話,習仲勛也因此深受敬重。

但像習仲勛這樣的中共領導人尚少,其一些善舉也只是個人做法。按中共的根本理論是要滅絕宗教,中共建政後全面改造宗教,達至「無神論化」。中共任命的宗教官員也和其它部門官員並無二致,宗教界早已是腐敗淫亂怪象叢生。

習近平時代,中共現行政策「宗教中國化」,其實也是「宗教無神論化」,並且跟當年毛澤東被神化類似,同時樹立另一個「神」——習近平。比如最近國際宗教迫害監督組織「普世基督徒關懷差會」(International Christian Concern)披露「習思想」入侵教會的亂象:官辦三自教會的書店要公開出售習近平著作等中共文宣品;很多三自牧師可能並非每天讀聖經,但是習近平的書不可少。而中共當局這樣做的目的,正是為了實現基督教無神化。

故此,從毛澤東時代的「造神」到習時代的「造神」,相當雷同,不同表現而已。

習近平們一條道走到黑

習近平和他的部屬們,違逆的不但是習仲勛這樣的開明派,而是違逆中國人的本源。中共的領導人也是中國人,應該認識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離開它,回歸到以中華傳統文化治國。

說到底,習仲勛到底是100多年前生的人,他小時候長大的時候可能是滿清末年,或者民國初年,思想中還有中華傳統文化的根。但是現在中國的這一代領導人完全沒有這種思想了,在中共邪靈的荼毒下,高層領導人被黨性控制,人性被驅逐,神性更難醒(但不絕對,也許總有人會醒)。但現當局如今反覆強調拒絕普世價值、一條道走到黑,回頭的機會可能已經沒有了。在不久的將來,將會面臨很可悲的下場!

※作者為美國中文媒體中國新聞主筆、資深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公開!買房失手原因TOP4

【影片】百貨書店飯店林立 中山南西商圈美食爭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