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習近平和慈禧驚人相似的歷史

鄭中原
·6 分鐘 (閱讀時間)

歷史驚人的相似,習近平愈來愈像慈禧太后。

120年多前,慈禧太后誤信義和團拳匪有金剛之身,刀槍不入,炮火不侵,以為大清不再怕列強,於是向全世界宣戰,放任燒教堂、殺教士、圍列強領事館。結果引起八國聯軍攻北京,次年以辛醜和約賠償白銀4億5千萬兩。120年多後,中共紅朝黨魁習近平身邊只有馬屁精,謊稱全民脫貧「人間奇蹟」,誤判國內外形勢「東升西降」,以為終於「厲害了,我的國」,自稱可以「平視世界」了,一改韜光養晦策略,一批瘋狼般的外交官大搞流氓外交與西方頻頻衝突,擺出強硬姿態。於是對內拆教堂、燒十字架、鎮壓地下教會,在新疆搞滅絕,對外在南海擾事,在打破香港「一國兩制」承諾之後瞄準臺灣。

在這期間,先是一場美中貿易戰來到,美國的制裁,已讓中共發現自己被在關鍵技術上卡脖子,習近平仍未醒悟,以為正好發動民族主義應對,搬用毛式打法,「全民造芯」,也玩砸了。

接著是去年一場從中國爆發延燒全球的武漢肺炎,由於中共一開始就隱瞞疫情,又再掀起國際社會追責疫情來源和天價索賠的滔天巨浪。

中共面對的,不止是大清面臨的「八國聯軍」,而是「八十國」聯軍,全世界都會來追責中共。但矛頭也直指習近平。

以截至2020年4月25日的媒體統計數字,至少40多國的官方或民間機構向中共提出訴訟或索賠,僅美、英、意、德、埃及和印度,索賠總金額就超過43萬億美元。香港《經濟日報》4月29日報導則稱,僅8國的官方或民間機構向中共索償金額就可能上百萬億美元,相等逾7年中國GDP。

這是巨量倍數於1900年的庚子賠款,最終會有多大?後來未見有繼續統計。目前圍繞世衛調查疫情源頭的爭議,以及武漢實驗室泄漏病毒的指控,也正是索賠問題的延伸。

令人玩味的是,2020年4月,當時就在各國興起索賠,國際社會譴責對中共構成壓力之際,習近平跑到西安,在秦嶺拜「龍脈」,大講「風水」,又在西安重提上海交大的「西遷精神」。這無意間與120年前(同樣是庚子年的1900年)慈禧太后逃亡至西安頗有雷同,形成一幅紅朝末期的驚人畫面。

慈禧太后一生最落魄、最狼狽的時候,是1900年的初秋。

史料記載,這一年,八國聯軍進犯北京,慈禧太后倉皇逃出北京,帶著光緒皇帝一路西逃。甚至由於逃得太急,慈禧太后一行沒有準備足夠的食物,幾天之後就餓著肚子了,甚至比那些逃荒的老百姓還不如。

最後,在行程2000多公里後,慈禧太后來到逃難的終點:陝西西安。她在這裡度過了近一年。

給慈禧太后帶來西逃之劫的,就是她在清未主戰派鼓動之下,收羅義和團,向列強宣戰。

1900年5、6月份,大批義和團民進入北京,大舉焚燒教堂、屠殺教民,列國領事館荷槍實彈,如臨大敵。大沽口外,軍艦雲集,八國聯軍更是想要從天津進軍北京。1900年6月21日,慈禧聽了朝中主戰派意見,以光緒皇帝的名義發布了向列國宣戰的詔書。結果一敗塗地。光緒二十六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凌晨),八國聯軍攻入北京,15日凌晨,慈禧帶著光緒帝等宮眷自德勝門逃出京師,逃往西安。

慈禧太后跑到西安的次年,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9月7日(辛醜年七月二十五日),大清與列強簽訂被認為是中國史上賠款數目最龐大、皇權喪失最嚴重的辛醜和約。清政府被迫就1900年(庚子年)義和團「拳亂」向列國賠款,是為庚子賠款。慈禧太后並把戰爭的責任推到義和團身上,下令對義和團「痛加剿除」。

這次事件之後,大清曾試圖自救,苟延十年,在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後,次年2月清朝正式滅亡。

或許是巧合,在慈禧太后跑到西安的120年後,習近平也跑到了西安,還真的可能有意圖將西安做為未來避難之地,提前做了布局。畢竟,陝西是他老家,並建有父親習仲勛的陵園。

歷史驚人的相似,習近平愈來愈像慈禧太后。(湯森路透)

如今,習近平在今年頭幾個月的所為,也確實愈來愈像慈禧太后。

借美國大選變局,中共3月中旬在中美高層首次對話突然張起民族主義大旗,中共外交高官楊潔篪自說自話不給翻譯一個人就講了16分鐘,中間還沒有給出翻譯時間,強硬稱「中國人不吃這一套」,在國內引發義和團式的反美風潮。楊潔篪當然是按習近平的指示操作這一套,儘管幕後有「國師」王滬寧的策劃。

這還不夠,因為在新疆問題上對待人民的殘酷引起公憤,在西方各國聯手制裁之下,中共宣稱反制,隨後翻出H&M等國際品牌企業在華髮表的不用新疆棉(強制勞動的血汗產品)的聲明,一場更為強烈的抵制洋貨風暴席捲全中國,至今未息。

從共青團中央針對H&M翻舊帳開始,包括央視、《人民日報》等,幾乎所有中共官媒,都在差不多同一時間對H&M發動全方位攻擊。在官媒助推下,這場風暴,急速蔓延至NIKE、阿迪達斯等十多個國際知名品牌。網上有不少視頻,顯示有民眾剪爛H&M衣服,甚至是火燒美國牌子運動鞋。中國大陸演藝界乃至在大陸撈錢的港臺藝人也紛紛跟相關品牌切割,大搞人人過關。

這股突然而來的民族主義風潮,不難判斷是中共當局在暗控。那些群情洶湧的小粉紅們,與當年的義和團何其相像?

正在發生的抵制洋貨,放任發展可能出現直接打砸搶燒的運動,但是精於維穩的中共當權者很快又聲稱「混進了壞人」,務求抵制運動控制在當局可控的限度。在維穩這一點上,晚清政權當然比中共紅朝的當權者,後者極具流氓性。

但是,在中國內部,由於黨國宣傳機器的蠱惑,加上網路防火牆的封鎖,被洗腦而迷信中共的確是大有人在,那些在國內外不同場合自動為中共衝鋒陷陣的小粉紅們,包括外交部越來越多的所謂「戰狼」,諸如趙立堅之流,還在繼續撒潑下去。而面對世界滅共聯盟的形成,不知醒悟的現代「義和團」最終會給中共政權帶來什麼樣的結局,可想而知。

總之,無論習近平想不想,是否預料到,以中共紅朝的氣數,一條路走到黑的他,結局可能會比慈禧太后更慘。

※作者為美國中文媒體中國新聞主筆、資深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和牛祭鍋物放題」3/31進駐微風南山 日本A5和牛22部位吃到飽只要1880元!

義大利黑幫成員逃亡南美洲 不料上傳YT影片秀廚藝被警方認出抓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