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中原:處理「湖北F4」疫情防控不力 習近平費盡心機

鄭中原
·8 分鐘 (閱讀時間)

所謂「湖北F4」,是中國官媒對民間質疑2019年底、2020年初武漢爆發的中共病毒疫情防控工作不力的四名關鍵官員的代稱,包括時任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湖北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武漢市長周先旺。

2021年1月20日,武漢市長周先旺以湖北省政協黨組成員的身份參加會議,隨後參加了幾天後召開的湖北省「兩會」,提前退居「二線」。

周先旺是最新一名被處理的所謂「湖北F4」成員,儘管只是輕輕放下。而中央當局處理這四人,從2020年2月13日免了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的職開始,花了前後近一年的時間還沒完,湖北省長王曉東至今未有下臺。

原本在湖北和省會武漢握有實權的「湖北F4」,被習近平中央打得七零八落,理由是需要對疫情失控擔責。中共體制下的背鍋潛規則,注定了這四人要被拋出,但因為牽涉到習近平本人其實要擔主責,加上四人在官場中可能也各有靠山,習近平處理這四人,可謂費盡心機。

事實上,中國民間當時對所謂謂「湖北F4」這四人的處理呼聲,是在特定的政治環境下。許多人都知道中共上行下效,罪在上峰,但只是不敢言明。

在舉國體制之下,從醫院、地方衛健部門、疾控部門,到中央和國務院一級部門,一直到中共最高層,都在合謀,中共整體隱瞞才是疫情擴散全世界的原因。特別是習近平滿腦子都是極端維穩思維,由於其本人保黨意識,可能令事情的後果變的更壞。

中共最近聲稱去年4月後的病例都是輸入的,那是因為其已經完成了向外擴散的「壞任務」。

習近平不敢對周先旺下重手

武漢在2019年底爆發中共病毒疫情,在2020年1月間急速惡化,從官方報導看,直到習近平1月20日下指示後,武漢當局1月23日封城。之後,就疫情擴散責任,中共中央和地方官員開始上下甩鍋。

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就是時任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中央電視臺採訪時說,2019年12月已經通報中央,但是,中央沒有授權,因此他不能採取措施。外界廣泛認為他是說了大實話,且涉嫌「把鍋甩給中央」。與此呼應的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隔天在北京接見世衛秘書長譚德塞時,稱自己在疫情防控中,「一直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周先旺明挑中央,習近平則對號入座,一場好戲。這更令人關注周先旺是否馬上被整治。但儘管湖北省委書記和武漢市委書記很快都換了人,湖北省衛健委系統有多人也被免職,周先旺一直屹立不動,甚至隔月還被中央指導組在新聞發布會上被點名表揚,說他「靠前指揮、親自調動,夜以繼日組織力量施工改造」。

這說明習這一次對於敢公開說實話的周先旺,要馬上處理還是有顧忌的,處理不好會將國際輿論怒火進一步引向自己。

中共特別強調政治安全,在爆發中共病毒大疫後,又以國家安全、政治安全的名義壓制一切當局所不喜歡的聲音或信息,在李文亮事件之後,多位公民記者被抓捕,連紅二代任志強都因為批評習近平而被以貪腐罪名重判。

一個重要細節是,早在2020年1月17日,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出席中央政法工作會議時,就傳達習近平指示:2020年中共政法委工作要將「維護國家政治安全」放在第一位。後來習近平透過黨媒報導,承認1月初已知曉疫情,說明中共當局正是因為怕疫情掩蓋不了影響政權安全,不顧一切要進行維穩,老百姓的生命安全並非放在第一位。也因此疫情從武漢開始擴散,給全中國和全世界造成了極大的禍害。

如今當局認為是時候了,因為中國民間和國際社會已被其他事件轉移視線,周先旺等人被處理掉,也不會有什麼衝擊。握有武漢疫情第一手黑料藉以對抗中央的周先旺,只是被當局從輕發落,提前退居二線而已。

中共官員因天災人禍被免,還會輕易復出,是另一個無良的潛規則。(湯森路透)

官員被處理也有內鬥因素

官員背鍋,有時事涉權鬥,與中共大佬級人物同樣處於危險之中有關。

被免職的湖北原書記蔣超良與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關係緊密,但過去一年,王岐山與習近平交惡的跡象不斷出現,蔣與王岐山的關係未必是護身符。在蔣超良被免後,後來還有王岐山「大管家」董宏落馬,紅二代任志強被重判,王岐山勢力地盤海航集團被接管。

同樣被免職的武漢書記馬國強,早年與上海幫的關係密切,或許對他有害無益。

湖北省長王曉東,則傳是中共政權的第三號人物人大委員長栗戰書的親近人士。王曉東去年先是突然一頭白髮參加會議,後來是一度消失40多天,官場消息說他「中風」住院,實際上是否因為秘密接受審查?或許因為靠山的關係,直至目前還沒有受到公開處理。

至於周先旺,他本身是湖北人,土家族,仕途一直在湖北,從履歷看不出與中共高層的誰有較深的關係,只算是「地頭蛇」。

無良潛規則:替罪羊和「復出」

2020年2月13日湖北官場發生人事地震,應勇接替蔣超良上任湖北省委書記後,大外宣網站《多維》發布習近平2020年2月23日的內部講話間接透露,蔣超良是因疫情防控不力背鍋。

這種背鍋式處理手法,有兩種壞結果,一是更高的責任者會因此逃過追責,二是在正常社會可能有效的所謂問責制,到了沒有心法約束,不信良心和報應的中共治下就會變味,會讓官員們變得更精。比如,哪裡有疫情,哪的官員就要下臺,於是官員會盡力隱瞞,豪賭不出事,在各種天災人禍下都是這樣。

中共官員因天災人禍被免,還會輕易復出,是另一個無良的潛規則。

比如,2014年,《新京報》曾報導,2008年以來,引起輿論關注的52起官員免職案例中,85名官員被免職,其中三成復出。三鹿毒奶粉事件過去六年,當時被免職的三名石家莊市領導已悉數復出。

因2010年上海靜安大火被撤職的時任靜安區區長張仁良,2012年初「浴火復出」,遠赴新疆擔任喀什地委副書記後,後重返上海,出任國有獨資的上海同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黨委副書記。

要盤點的還有許多,最近一個復出的高官是因長春長生毒疫苗案辭職的中國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前黨組書記畢井泉,他去年12月以中國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身份到河北省靈壽縣調研。

同樣是因疫情受處理,2003 SARS(非典)爆發,前北京市長孟學農免職,大約半年後擔任國務院南水北調工程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副主任。

當然,這種「復出」不是習近平或哪一任黨魁的問題,而是整個中共體制的惡疾。主要是維護政權穩定的需要使然。因為那些官員實際上為黨分憂,為主子背了黑鍋,在維穩專制政權方面,黨認為其是有功的,一時的處理只是表面功夫。

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與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在離職後,目前還保留了在中共中央委員會和中共人大裡的身份,只是沒有被安排具體工作崗位。武漢市長周先旺已轉入政協任閑職,湖北省長王曉東還在位,下一步情況尚未明朗。

但不管「湖北F4」甚或更多官員如何因為疫情失控被處理,可能時隔兩年的某一天,諸君又會驚訝地看到了他們「復出」的消息。

希望這個不良的政權不會再延續兩年!

※作者為美國中文媒體中國新聞主筆、資深評論人

更多上報內容:

【發燒影片#1】HowHow 邀請張家兄弟上節目 統神:讓他知道什麼叫兄弟齊心,三百公斤!

【金球獎入圍揭曉】 《黑豹》已故男主角角逐影帝 中國女導趙婷《游牧人生》搶最佳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