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洪水是天災還是人禍? 專家舉這2點 官方無法用「千年一遇」甩鍋

·5 分鐘 (閱讀時間)
鄭州暴雨,5號地鐵淹大水,民眾泡在水中,多人不幸淹死。   圖 : 翻攝自微信
鄭州暴雨,5號地鐵淹大水,民眾泡在水中,多人不幸淹死。 圖 : 翻攝自微信

[新頭殼newtalk] 中國河南鄭州連日暴雨,已造成多處淹水、多人傷亡。而暴雨的起因引發了諸多爭議。其中最引人議論的是,這次鄭州暴雨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如此之大,其主要因素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 專家唐靖遠在7月21日時的《遠見快評》指出,這次鄭州災難是人禍大於天災,尤其是洪災中傷亡最慘重的鄭州地鐵。

唐靖遠分析,鄭州此次的降雨量在1小時中達到了201.9毫米,北京全年的降雨量也就500毫米,鄭州一小時就把北京一年的雨給下完了。「這樣的規模,不僅可以說是百年一遇,甚至可以說是千年一遇。其中尤其千年一遇這個說法目前已經成為中共官方的規定用詞,那個因為在暴雨來襲仍然還在洋洋得意誇獎官方應對「很有樣」而人設崩塌的央視主播海霞,現在就是這麼播報的。」他說道。

他指出更誇張的是 :「河南省水利廳今天發布最高級「水旱災害防禦應急響應」,當地滎陽環翠峪從18日至今,累積雨量已經達到854毫米,尖崗觀測站同期累積雨量是818毫米,寺溝觀測站測得756毫米,河南省水利廳稱這樣的數值「超5000年一遇」。這樣的說法,我們說難聽一點,就是在把大眾當猴耍,當白痴。」

對此,唐靖遠怒批道 :「且不說鄭州是1951年才有了第一個官方氣象站,並有了第一份正式的降雨記錄,距今也不過才70年。至於此前漫長的940年、甚至4940年之中,是否從未有過這樣規模的降雨,中共官員憑什麼可以一語下斷言?」

唐靖遠將鄭州地鐵的災難歸因為兩大人禍:

一、鄭州地鐵5號線慘禍 本可避免

他指出,鄭州官方說法表明了官方是在5號線已經被困出事了,才在20日下午6:10分下令停運地鐵。而這指向了一個官方的問題,暴雨18日就開始下了,官方自己也早就發布了多次暴雨橙色預警,為什麼管理部門沒有提前停運地鐵?

二、為何有洪水 多處水庫還忙洩洪?

唐靖遠表示,根據中共官方發布的通告,鄭州官方在昨天的確是有對水庫進行洩洪之舉的,而且還不止一處。鄭州市委宣傳部的官方微博「鄭州發布」在21日凌晨1點就發出貼文,說常莊水庫為了緩解防汛壓力,早在7月20日早上10:30分就開閘洩洪了。截至當晚21:34分,常莊水庫水位已經回落了70厘米。這就非常奇怪,既然早上10點半就已經開始洩洪了,為什麼官方要等到14個多小時以後,在大量慘禍已經發生後才公布洩洪的通知?

上述情況說明了兩個問題:

1. 20日當天鄭州周邊至少有兩處地方在洩洪,但鄭州市民幾乎一無所知。

2. 處於常莊水庫下游的中牟縣直到20日晚上了都還不知道水庫已經洩洪10個小時了,還在發通知讓大家為洩洪做準備,說明鄭州防汛抗旱指揮部做而不說,對下級單位隱瞞了真實洩洪時間。

唐靖遠表示,他不相信鄭州防汛抗旱指揮部那一大群官員會愚蠢到誰都不懂基本的常識,所以,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這些官員出於某個不能公開的原因,抱著僥倖心理選擇了偷偷開閘洩洪而大大延後發布通知。實際上,我們看到橫掃鄭州市區的滔滔洪流,恐怕大部分都是官方無預警洩洪的人禍造成的。

除了上述兩大點之外,唐靖遠也揭示了另一種形式的人禍。他分析:「鄭州洪災從開始到20日夜晚的時候,黨媒還在大量報導歐洲洪災幸災樂禍,河南地方台還在播放洋相百出的抗日雷劇,大眾幾乎看不到鄭州當地的災情報導,那種實時更新的各地災情滾動信息就更是沒有。」

而這造成的結果,就是「絕大多數鄭州民眾獲取信息的渠道,都被中共喉舌全力營造的所謂正能量信息霸屏了,以至於在面對即將到來的滅頂之災時缺乏足夠的警惕,對處於危險麻醉、無知的狀態。我們看到很多民眾出事,都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猝然之間不知如何應對造成的。」

最後,唐靖遠語重心長的表示 :「很多人被中共洗腦逐漸喪失了人性,然後又助紂為虐去抹殺別人的人性,這其實才是整個社會最危險的災害,最危險的人禍。」

更多新頭殼報導
打疫苗堅持「反時鐘」收掛號費! 小兒科診所稱中央賴帳引網友論戰
千里之外「烟花」導致河南暴雨? 陸網民批無事前警告還牽拖
除了鄭文燦、黃偉哲 萬美玲大點名 :這些人都說願打高端却打了國際疫苗!

鄭州大淹水,官方派出船隻救援受困民眾。   圖 : 翻攝自騰訊新聞
鄭州大淹水,官方派出船隻救援受困民眾。 圖 : 翻攝自騰訊新聞
鄭州暴雨,街道變河流,許多車輛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中新經緯
鄭州暴雨,街道變河流,許多車輛泡在水裡。 圖 : 翻攝自中新經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