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政秉:搶救阿富汗撤軍後的二大受災戶—拜登與國軍

·7 分鐘 (閱讀時間)

近日美國自阿富汗撤軍,在國內外都掀起了巨大的波浪。在國際政權中,受傷最深的是美國總統—拜登,不只民調直直落,各種負面的形象—如「老癡呆」、「瞌睡喬」等紛紛再現,多數美國人懷疑他是否能夠勝任美國總統的職位?而在國內「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比擬中,受傷最重的是在PTT等社群及各類媒體中(含Youtube) 上被嚴厲懷疑的台灣國軍戰鬥力。但是危機也可能正是轉機,事實上,已經逐漸展開的台海之戰,是否有可能讓目前吃鱉的拜登反而有可能成為美國現代史上最偉大的總統之一?對長年在軍隊國家化中搖搖擺擺的國軍部隊,是否也是一個大改革、翻轉向上的好時機?

戰爭創造偉大—美國歷史上偉大總統的共有特徵

美國的國家道德優越感中,向來是以「山上的城市」及「例外國度」自許。從一戰中的威爾遜(Thomas W. Wilson)總統開始,美國都以高人一等的利他主義,在全球推動「國際民主聯盟」,而不願僅僅遵循歐洲強權盛行的「國家利益」原則;拒絕憑藉著超強武力及依循傳統帝國主義模式,在全球攻城掠地。事實上,一戰之後,美國堪稱偉大的總統都與國際戰爭有關,例如:威爾遜(一戰)、小羅斯福(二戰)及杜魯門(二戰及冷戰)。許多在國內縱使道德及政績彪炳的領袖,例如:卡特、柯林頓以及歐巴馬等,都難以被稱為偉大的總統,因為他們都無法親臨大戰。更別說那些領導戰爭表現甚差的總統,例如:詹森(越戰)、小布希(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等,則將永遠遺臭在美國的歷史之中。

拜登的出生及教育均平庸無奇,在台灣僅有的一本拜登傳記-- 「喬、拜登」中(歐逸文著),可細窺這位行事圓融,總愛喋喋不休的人際高手。拜登雖已老邁遲緩,他心中的偶像總統卻是二戰中偉大的小羅斯福總統。在拜登上台百日的演說中,最顯眼的願景是仿照小羅斯福的新政,以「大政府」的理念重振美國問題多多的基建、經濟及科技。但實則拜登總統真正的強項不在內政,而是外交與國際縱橫之術。他真正最想學小羅斯福總統的是,重建維持全球和平的「國際民主聯盟」之理想。小羅斯福所建立的國際秩序聯盟—即「聯合國」,雖然在二戰後甫成立就瀕臨危機,但它還是和杜魯門所創的「北約組織」維持了近七十年的世界和平(是近三百年世界史中第二長的和平;1815年維也納會議之後,歐洲曾維持了百年的和平,是最長的紀錄)。

阿富汗戰爭的失敗反而可能為拜登帶來成就偉大總統的機會。(湯森路透)

現在全球世界和平正遭逢美國二戰後最強大的專制政權—中國的挑戰,而台灣正是民主與極權之戰的焦點戰場。事實上,拜登繼川普之後,已經積極重建民主聯盟以對抗邪惡政權,他佈局之深、動員之廣,已遠超過川普時期的規模。但阿富汗之敗,使得拜登的對中威嚇只能勝不能敗,亦即他的對中戰略必將再一步大升級。七十年前,小羅斯福的四國菁英組成的「聯合國」體系,並未能真正實現威爾遜超然的、正義的、偉大的國際秩序聯盟理想。現在拜登正千載難逢的,有可能藉由打擊中共、壓制俄羅斯,而創造出如小羅斯福般偉大的新型的國際民主聯盟。事實上,拜登此時有可能會是一個全球新民主聯盟及印太新軍事同盟的締造者,後繼的美國總統們,很可能也只能依循他的新藍圖,繼續前進。

搶救阿富汗戰爭中的另一受災戶—台灣國軍

即使「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被比擬得震天價響,但沒有智者會將台灣政府比擬成阿富汗政府,倒是台軍是否會和阿富汗軍隊一樣守不住十天、迅速潰不成軍?已漸成台美輿論界、不分藍綠的共同質疑。

國軍缺乏本土意識、傾中怯戰已是長期的現象,不僅推行徵兵制、提升後備軍人戰力等計畫均無法實施,就連戰爭發生時,這些高級將官是否會怯戰、避戰、投降、通敵、甚至叛變均不可知。所以李登輝、陳水扁及蔡英文總統們雖都致力於推動台灣國家軍隊化。但二十幾年來,依然步履蹣跚、成效可疑。此事之困難,可從2019年蔡英文總統在嘉義大樹下所分享的國家軍隊本土化新特質的談話,就被大量傳媒圍剿就可知。

台灣軍隊國家化的成效依然步履蹣跚、成效可疑。(湯森路透)

但是,戰爭來臨時,當無暇考量溫良恭儉讓等面子工程。可以預期的,在阿富汗戰敗之後,美軍將會毫不猶豫的升級重兵部署台灣周邊。因為自「尼克森主義」以來,美軍保護他國的條件之一是,受助國必須完全提供傳統的兵力(尤其是陸軍部隊);因此美國勢必將美台聯合作戰改革的重點,轉向親中畏戰、戰力可疑的國軍。

另一方面,我們也要感謝好高騖遠、虛實難判的習共軍隊,在拜登政府近來國際聯合軍演及亞洲新部署之威攝之下,顯示兩軍實力的差距已非小隙。受到震懾的共軍至少在未來幾年內,勢必不敢冒然對台灣出兵。而在這段緩衝期,正是本土政權無懼內軍可能聯合抵制、甚至通敵之期,也是台軍大力改革之好時機。

台灣國防變革的起點

因應國軍普遍不知為何而戰,甚至戰前有可能通敵之危機,台灣應該在國安五法之外,另外創立「間諜法」、「叛亂法」、「國軍忠貞法」等因應戰爭的新國安法,以消減內部背離的民心。國防二法等,也要因應戰爭,進一步的大修訂。此外,針對將校軍官之怯戰、不知為誰而戰之氛圍,以下創意之構思,當有參考的價值:

1、成立「儲備軍官團」:仿照民間機構盛行的高階人才儲備機制,成立「國軍儲備幹部」培訓團,以雙位數高薪,直接招收高學歷青年,精練培訓後,成為中高階尉、校級軍官。

2、成立「准將訓練班」:突破舊有軍事系統,徵選台灣意識濃厚的年輕政治或社工領袖,如吳怡農、林飛帆、謝佩芬、李問或「經民聯」等社團青年菁英,施以廣泛的將軍級領導統御訓練。完訓後,發以准將軍銜,直接派駐金馬澎台等艱險戰區,為台灣軍隊建立衝鋒陷陣的領袖級楷模。

3、從優獎勵及撫恤:戰爭中如有特殊功勳或因公殉職者,比照奧運獎金模式,發給高額獎勵金及撫恤金,以使軍兵勇敢奮戰,無後顧之憂。

4、逐漸汰換不適任之將校級軍官:台灣的軍事將領應進行廣泛的忠貞度測試,欠缺台灣意識者應予及早汰換。

戰爭對人民而言是殘忍的,但對歷史創造者及國家創建者而言卻可能是一個大好時機。事實上,正是台海之戰可以挽救這次在阿富汗戰敗後的二大受災戶—拜登與國軍。亦即阿富汗戰爭的失敗反而可能為拜登帶來成就偉大總統的機會。阿富汗的戰敗也讓台灣更靠近偉大的世界民主聯盟,藉此可能為未來台灣建構出能戰的軍隊和偉大的立國精神。

※作者為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財金系教授、《思與言》雜誌總編輯

更多上報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