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專欄:香港區議會大勝 現在隱憂浮現

鄭立
上報

香港 2019 區議會選舉中,親政府的建制派承受了巨大的大敗。大部份的議席落入了反政府的區議員手上,但是選舉之後香港的情況未見任何更替,政府也不會下臺。不僅如此,區議會的大勝,其實也帶來了大量的隱憂。

首先區議員需要助理,大量增加的議席,產生了大量議員助理的需求。但是市場上恐怕並沒有那麼多議員助理供應,將會有很多區議員找不到助理或者只能用水準很低的助理。

那是因為區議員助理並不是一份好工作,除了薪水通常不高外,最重要的是欠缺前景。議員助理是一份長達四年的工作,可是其工作經驗,多數在於服務社區與政治,幾乎沒有辦法應用於任何外面商業世界的工作。 通常你做議員助理要再往上爬,就只能從政,去參選議員。

在過去因為反政府佔的議席少,你可以搶攻親政府的議席。可是現在恐怕反政府的議席已經封頂,親政府只剩下幾十席,這個往上爬的階梯已消失。議員助理就變成一入非常雞肋而沒吸引力的工作。

更惡劣的是,新任的區議員不少都是新手,說得不好聽的話,不少人是乘著風勢雞犬升仙,他們對於地方工作可能毫無經驗,甚至也未必很有社會經驗,工作表現能夠為居民滿意是疑問。 因為區議員實權不足,需要政府配合才能夠有好的政績,而政府不配合的話,地區事務也會變得非常的困難。

而建制派即使輸了,但他們的人員很多都會紮根在當地繼續做社區服務,圖謀下一次的選舉,有心人士也很有可能暗中散佈對新任區議員的不滿,以方便未來的選舉。

再加上新移民的注入,以及抗爭風潮的退卻,可以預見,下一次選舉中,今次所得的議席會大量的流失。早在 2003 年區議會選舉大勝後,一屆就打回原形,而這個歷史也很有可能會重複。對於議員助理而言,也代表了失業。

故下年選舉大幅水退潮是可以預期的,分別只會是退的幅度。到時不僅大量的區議員與議員助理會失業,建制派議席翻盤的攻勢,也會被解釋成市民對政府的肯定。爭奪剩下來的議席資源這件事,最終難免會引起一定程度的內鬨,這個威脅很快就會到達,只需要四年。而且是必然會到達的。建制派能恆古守住議席靠的是非常有紀律的地區工作,這正是欠缺紀律與組織及經驗的反政府派沒有的條件。

太多區議員當選,也會危害香港立法會的「超級區議員」選舉,大量的素人區議員可能會多張名單出來參選,反而把票源分得很薄,而導致票數不足,甚至失席給建制派。這樣的情況在上次選舉時已發生,五席的超級區議光是民主派就出了六條名單,當時反政府的席數還不及現在的一半,今次可以預見會更加失控。

必須經歷過下次選舉的試煉與震憾,看還留下多少席,才能衡量這次選舉的真正成果。

更多上報內容:

【影片】實價登錄傷隱私權? 這是假議題!

【影片】資訊完整正確揭露 民間已經帶頭做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