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被「拍賣」!印度APP「販售」瑪拉拉等穆斯林女性,100多人受害

·5 分鐘 (閱讀時間)

新年才剛開始,印度穆斯林女性就經歷了驚嚇與不快。1月1日,來自印控喀什米爾的記者拉赫巴爾一早醒來,發現自己被列為「線上拍賣」,在她絲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她的照片與個人信息莫名其妙被上傳到應用程式「Bulli Bai」上,還公然「販售」。

她並不是唯一的受害者。超過100名穆斯林知名女性的照片,包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瑪拉拉(Malala Yousafzai)、著名女演員莎班娜亞茲米(Shabana Azami)、德里高等法院現任法官的妻子、多名記者、活動家和政治家的照片,都在Bulli Bai上被當成「當日拍賣」的「女傭」。

據悉Bulli Bai在開源共享平台GitHub上創建,於1月1日上架,當天引發軒然大波後立刻被下架。Bulli Bai與去年7月出現的APP兼網路平台Sulli Deals相似,都是擅自取用與公開女性的照片並將其描述為「待售」,就連使用者介面都差不多。Bulli與Sulli在印度當地屬於侮辱穆斯林女性的貶低詞語,Sulli Deals的受害者有多達80人。

而在這兩款APP出現之前,去年5月13日,印度穆斯林慶祝開齋節時,一個YouTube頻道的「開齋節特輯」竟是「現場拍賣」來自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穆斯林婦女。一名受害者告訴英國廣播公司(BBC),「人們出價5印度盧比(約新台幣2元)和10盧比(約新台幣4元),根據女性的身體部位對她們進行評級,並描述、威脅要強姦或對女性做任何性行為。」

印度資訊科技及電子部長瓦希諾(Ashwini Vaishnaw)已要求GitHub平台關閉該APP的任何使用,印度警方與電腦緊急應變小組(Computer Emergency Response Team)正在合作進行近一步調查。

印控喀什米爾區人口逾七成是穆斯林,70年來分離主義抗爭不斷。(美聯社)
印控喀什米爾區人口逾七成是穆斯林,70年來分離主義抗爭不斷。(美聯社)

印控喀什米爾區人口逾七成是穆斯。(美聯社)

警方不積極執法,厭女犯罪一再發生

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受害者表示她們對警方採取行動的積極性不抱有希望。

Bulli Bai的受害者拉赫巴爾(Quratulain Rehbar)表示,她去年報導過Sulli Deals拍賣女性一事,所以1日在Bulli Bai上看到自己的照片,讓她感到無比驚嚇。「看到照片的時候,我完全說不出話,手臂上起雞皮疙瘩,整個人傻了。這實在是太震驚和羞辱人,」她說,Bulli Bai雖然沒有涉及真正的販賣人口,但目的就是要「貶低和羞辱有聲望的穆斯林婦女」。

事件發酵到1日晚上,數十名穆斯林婦女都在該APP上看到她們的照片和詳細信息後,開始在社交媒體上表達震驚和憤怒。其中一位受害者,首都新德里記者艾拉(Ismat Ara),向警方指控有「不名人士」透過在社交媒體上「不可接受和下流地使用與篡改圖片」,騷擾和侮辱穆斯林婦女。

德里警察2日根據她的投訴做出一份初步信息報告,援引《印度刑法典》(Indian Penal Code)指出,被告涉及以宗教為由促成敵意、威脅民族融合、性騷擾婦女。然而,艾拉其實對警方的調查不抱希望,她說因為Sulli Deals調查過了半年,也沒有抓到任何嫌疑犯。

「看到這些散布仇恨者獲得縱容、毫無畏懼地針對穆斯林婦女,真是令人難過。這不是第一次有類似的拍賣,」艾拉說,「被當成目標的女性,都是在社交媒體毫不諱言、針對穆斯林問題提出異議的女性。這顯然是一個想讓所有穆斯林女性都閉嘴的陰謀,因為我們在網路上反抗印度教右派的仇恨犯罪。」

孟買律師佐拉(Fatima Zohra Khan)同時是Sulli Deals和Bulli Bai的受害者,去年她向警方報過案。「孟買警方要求相關公司透露數據,但推特(Twitter)、GitHub和Go-Daddy(網絡託管公司)始終沒有回應。除非出示法庭令,否則這些網站不會共享信息的,」佐拉說道。

部分政治人物注意到這一案件,並向政府呼籲根除厭女APP。馬哈拉施特拉邦(Maharashtra)國會議員普查圖維迪(Priyanka Chaturvedi)發推呼籲瓦希諾部長,應嚴懲這些厭女和針對女性的惡行,她並譴責,Sulli Deals案件爆發期間,警方收到許多報案卻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就是犯罪者膽子變這麼大的原因。

「顯示印度道德及憲法價值觀的淪喪」

記者拉赫巴爾認為,這些仇恨犯罪讓穆斯林女性的處境更加艱困,她們一方面對抗父權制度,一方面又要應對這類APP的無理騷擾;此前,穆斯林女性就經常被要求刪除放在社交媒體上的照片,這些騷擾會讓更多婦女害怕表態與表現自己。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駐孟買專欄作家阿尤布(Rana Ayyub)指出,有知名度的女性倡議者一直以來都是遭到騷擾的目標,而法律未能將幕後犯罪者揪出,現在又出現Bulli Bai,將印度的仇恨犯罪上升到更危險的水平,穆斯林婦女的權利已實質受到侵犯,暴徒卻能逍遙法外,這起拍賣少數民族婦女的案件顯示印度道德及憲法價值觀的淪喪。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李忠謙專欄:北約盟軍前統帥對2022年的東亞局勢展望—新冷戰罷兵只能維持到北京冬奧為止
相關報導》 言論自由墳場》香港獨立媒體再滅一家,《眾新聞》1月4日吹熄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