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1985》徐立德「無知」陳蘭皋「亂搞」 從國家利益談核能四廠絕對不能興建

·14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名在台電的工作者認為,就總發電量而言,根本沒有興建核四廠的必要,只不過是台電盲目投資浪費公帑的產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月29日,經濟部長徐立德、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主任委員閻振興及台電董事長陳蘭臬,第二度前往監察院報告核能四廠的興建計劃。徐立德最後表示,將再延聘國外專家對 有關問題作深入的研究,呈報行政院裁示徐立德這種鄉愿作風,充分顯示徐立德的一無知 與「無能」,因為這個問題十分換顯易懂,根本用不着再浪費公帑去講什麼國外專家研究;而陳蘭臬在監察院始終顧左右而言他,完全不觸及問題的核心,欺負監察委員們不具專業知識,昧著良心胡言亂語,私心自用,置國家利益於不顧;惜監委們愛國有餘,對問題了解不夠深入,致最後未能獲得有價值的結論。

台電盲目投資浪費公帑驚人

長久以來,無論行政院、經濟部、經建會 等主管官署,莫不缺乏對電力事業的認識,更欠缺學有專長而對數字分析精確的科技人才, 致任由陳蘭臬所把持的台電公司十餘年來盲目投資,無止境地興建核能及火力發電廠,並指定向美採購昂貴的機電設備,以謀求私人利益 ,而置國家利益於不顧。

姑不論核能電廠的危險性如何,也暫且撇開近年來世界各國已不再繼續興建核能電廠的理由不義,僅以台電目前總發電容量而言,根本就沒有興建核能四廠的必要。

1月29日,監委們一再檢討台電的電源開發以美軍成長為依據的合理性,雖已抓住了問題的重心,但因為監委們沒有可靠的實際資料,致未能揭穿陳蘭臬私心自用的不實報告僅此一項,陳蘭臬就該被監委們提案一彈劾,一點也不冤枉。

根據筆者所掌握的最真實資料,台電全統的總裝置容量,在民國73年底,已高達1千3百萬瓩(KW),民國74年底將高 達1597萬瓩,而民國75年底更將高達1660萬瓩。詳細情況,請參閱附表一。

但是,今天台灣電力系統尖峰負載不過只有8百萬瓩,至於深夜離峯負載則少到3百至4百萬瓩。於此可見台灣電力公司盲目投資的結果,造成投閒置散的設備極為驚人。譬如,通霄複循環機組投資1、2百億,根本用不到,火力機組也很多停機不用,其嚴重浪費公帑,已達不可饒恕的地步,更顯示出歷年來電力事業有關決策的錯誤與無知。

到民國100年都無電力問題

民國75年底,台電總裝置容量將達1660萬瓩,而目前平均負載只有6百萬瓩,如果我們以年增加用電率百分之6來計算,就是到民國90年,其平均負載,也不過1665萬瓩,以民國75年底的總裝置容量因應,尚有餘裕。即使以目前尖半負載8百萬瓩計算,我們也以年增加用電率百之6計算,到民國85年的尖負載不過1609萬瓩,仍無任何問題可言。

同時,尖峯負載之時間短暫,應可開發投資少而功效大的抽蓄水力發電廠來補救。據悉,台電公司已在規劃明潭抽蓄水力發電160萬瓩,翡翠水庫抽蓄水力發電50至100萬瓩及大南澳抽蓄水力發電50至100萬瓩。其中以明潭抽蓄水力發電最經濟,若能早日付諸實施,對電力系統尖峯負載之難題,就可迎刃而解。不過,上述成長率之預估,顯然是樂觀的想法,是否如此,尙在未定之天。以近來景氣標準來衡量核四廠顯然不必建造,到民國一百年,亦不致有電力能源的問題發生。

台電提出不實資料欺騙上級

台電公司的電源預測,一向不準確,其數字魔術,只能欺騙無知的決策單位與立委諸公,讓預算容易通過而已。

諸君若不相信,請查一查台電公司為興建核三廠、興建火力廠及協和四號機等工程時所提出之負載預估,表示73年底之尖案負載高達1千1百萬瓩,而平均負載為9百萬瓩,而事實却完全不然。準此,目前提出核四廠興建之負載預估,亦值得懷疑,不知行政院及立、監委諸公曾考慮及此否?

監委們只知根據台電陳蘭皋提出的不實資料討論,致難以觸及問題的核心,希望監委們能利用憲法所賦予的調查權,深入調查,必可拆穿陳蘭臬的騙人把戲。

監委們被陳蘭桌騙得團團轉,尚可令人諒解,但台電直屬長官的經濟部長徐立德,竟然也在監察院胡言亂語,不是故意包庇陳蘭臬的「亂搞」,便是十足的「無能」。應由監察院與調查局深入查察他們兩人有無不法勾結情事,進而決定應否移送法辦,如屬實者,俞國華應壯士斷腕,將徐立德請出內閣以免繼續危害國家社會。

陳蘭臬將關閉核三廠的内幕

監委王爵榮表示,最近德國的核電廠發生意外,足證核能安全確有問題,核四廠要花1千8百億,但若對生態環境,人民安全造成危害,豈是1千8百億元的事?王爵榮的這項顧慮是正確的,筆者願意將蒐集到的台電核能廠實際運作的資料,來支持王委員的這項觀點。

核能三廠一號機開始運轉將近一年,已經發生跳機(核能廠叫它為SCRAM)之情形,將近百次。每SCRAM一次,均影響核電反應器運轉命。以核能機組的核能安全規定,只允許三百多次。SCRAM的情形來推算,核能三廠之機組,恐怕在五年後即報廢。怪不得台電公司陳蘭臬會在報端說明,若核三廠廢水影海生物的生態,就要關閉核三廠。這種解釋,確有先見之明,先找好下台階的理由,真是非戰之罪也。一千多億的工程費用,在幾年內就報廢,是否是立委諸公當初審查預算的原意?

欠缺科技人才安全問題堪慮

監委尤清表示,核能廢料的處理既是全世 界均未能解決的難題,台電便更應審慎考慮, 不能因為別人都頭痛,我們就也大可以加入一塊兒頭痛。他又表示,目前台灣核能科學的人才不足,發展核電,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專業知識,還有疑問。尤清能夠發現台電科技人才不足的問題,可見尤清獨具慧眼。實際上的情況 正是如此。

台電公司盲目地投資興建核能電廠,而訓練核能人員又欠缺完善的計劃,致人員參與核能電廠運轉的意願不高,故核能人才素質早已普遍低落。核能電廠正、副主持人,全是專科的料子,又都是最會鑽營的年青才俊,副廠長 甚至有會鑽營的高工生擔任,令人憂慮不已。難道有能力而成熟的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生都走光了?以這樣的料子,來運轉核能電廠,恐怕美國三浬島事件在持能三廠重演,絕非杞人憂天。

陳蘭臬「濫權」國會也無可奈何

台電之所以爛到如此地步,主要的原因是 ,電力公司一直由陳蘭臬把持,而派其親信鄭瀾經管財務,到國外借債成雙入對,對外宣稱最會借錢。不想想看,國外銀行所看到的是電力公司響亮的招牌與良好債信的中華民國政府的保證,難道是陳蘭皋與鄭瀾的能力與面子大?不相信的話,換另外一個人來主持,還不是照樣有麥克、麥克的國外銀行美金投入台電公司。

雷渝齊在民國70年審查台電公司預算時 就曾公開詢問陳蘭臬,外傳鄭瀾為其内弟, 為什麽十幾年來始終由他們兩人去國外借錢,為什麽如此不避嫌?難道台電除了他們兩人就沒有人會借錢嗎?是不是涉及回扣問題?借錢所得的回扣是否入帳?結果,陳蘭臬除說明鄭瀾不是他的内弟及未按外國一般規矩取得回扣外,其餘問題一律不作說明。如果在外國的國會,有人如此跋扈,早就要砸破飯碗了。然而在我國竟然安然無恙,立法院及行政院仍然支持陳蘭臬「亂搞」。

台電公司的數字把戲與矇上的功夫到家, 十幾年來的電力建設工程預算,都獲得行政、立法兩院的支持。天文數字的預算,有如關公斬六將輕易過關,顯示行政院的無能、立法諸公審查預算的無知及監察院不負責任的老態作風。老立委兩眼冒昏花及爺爺級的老算盤打不響不能苛責,難道增額立委的精明幹練與隨身携帶的電算機也不靈?雷渝齊雖然在立法院抨擊過台電的預算,但也沒有提出具體的資料, 這大概是台電掩飾的功夫到家,也算是增額立們另外的一種無力感吧!

不採用廠家提供貸款的原因

雷渝齊質詢陳蘭臬,為什麽老是由他和鄭瀾出國借錢,雖然觸及台電的痛脚,但還是沒有辦法促使陳蘭臬痛改前非。如果當時雷渝齊能問陳蘭臬,為什麽不採用廠家負責提供貸款的分期付款方式,也就是所謂的 Supplier's Credit,恐怕陳蘭桌就不容易過關了。

據了解內情的人指出,如果採用 Supplier's Credit ,是無法拿到回扣的。近年來,由於外界對陳蘭臬與鄭瀾出國借錢的批評太多,據說,明湖抽蓄水力發電廠的機電設備 ,便改採廠家提供貸款的分期付款方式,根本無需勞動陳、鄭兩位大駕,照樣總計約美金1億5仟萬的設備到手安裝,且第一部機已提前3個月於民國73年10月8日發電,在電力公司建造的大型工程,恐怕創下第一次提早的紀錄。於此可知,陳蘭臬與鄭瀾過去喜歡經常 出國借錢,不是沒有理由的。

陳蘭皋胡亂花錢的原因分析

陳蘭臬之所以胆大妄為地胡亂花錢,主要是與前行政院長孫運璿的大力支持有關。孫運璿雖為官清廉,但由於曾任台電公司總經理多年,與台電公司感情深厚,在陳蘭臬花言巧語 之下,便給予無條件的支持。

記得雷渝齊在民國70年4月17日立法院院會中,極力主張台電應節省開支,向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提出質詢時,孫運璿同意台電開支不可浮濫,但仍懇切地盼望及拜託立委諸公對台電預算大力支持。

在孫運璿如此公開的支持下,有關官署如經濟部、經建會、行政院主計處等,也就懶得去管台電的開支是否過於浮濫了。於是,陳蘭臬有恃無恐,根本不管什麼預算,只知拼命花錢。凡預算用完時,立即要求行政院追加預算。像核能二廠及核能三廠,興達火力等工程一直延後,對工期毫無把握。且核二及核三廠在工程尚未結束,即已申請改善工程預算一、二 百億台幣,所謂BETTERMENT FEE(改善經費),並獲經濟部與行政院核准動用的怪現象,上級單位非但不追究設計錯誤或施工錯誤,反而給錢 ·就像一個憨老爸拼著老命幹活,給無賴的兒 子,不把他寵壞才怪。

人民的血汗錢得來不易,所繳的稅負,要用在有價值的工程建設及人民幅利上才對,行政院及立、監委諸公該醒醒了吧!

拚命要建核能四廠意圖何在?

陳蘭臬花錢早已在成了壞習慣,只要開口,行政院莫不有求必應,根本不必在乎預算是否要經過立法院的通過。

職是之故,電力公司為了讓核能四廠的建造成為事實,早已先行開工,不把經濟部、經建會與行政院看在眼裡,更把立法、監察南院當作老而無用的機構。老子這麼做,你能奈我何?這些單位似乎只能裝聾作啞。

台電公司的如意算盤是,希望編核四廠核准後,再提出台中火力電廠的興建計劃,因此 ,故意把興建三、四號機原定的工程進度分别延後將近一年。其投資利息、管理費及發電損失,不知研考單位及立、監委諸公作何盤算?

水力發電是自產能源,建造水庫又可改變景觀與環境生態。由於水庫附近地下水位上升 ,原本無法耕種的山坡地,可植林種水果與蔬菜,有形與無形的經濟價值,實無法估計。台電不作此圖,拼着老命要建核能四廠與火力電 廠,但讓人懷疑,是否有其他意圖?

趙耀東當年的雄心壯志盡失

在歷任經濟部可中,趙耀東算是唯一能了解陳蘭臬不良企圖的部長。在趙鐵頭任內時,他極力反對興建核能四廠據了解,他甚至不 順孫運璿的顏面,準備在陳蘭臬年滿70歲時 ,強制他退休。可惜的是,陳蘭臬還差幾天就屆齡退休時,趙鐵頭竟因內閣改組而由經濟部長調任行政院經建會主委。如此一來,陳蘭臬又告起死回生,因為碰到了一位只想做官不願得罪權貴的徐立德接任經濟部長,立刻申請再延長退休一年,徐立德當然立即照准。在這難得的一年中,陳蘭臬怎能不處心積慮地提前將核四廠動工呢?

令人不解的是,今天經建會的鐵頭,在經濟部時極力反對建造核四廠,但到經建會後, 好像沒有經過大腦轉一圈, 龐大天文數字高達 壹仟捌佰億的工程預算,竟然快速予以同意, 這是否意味著鐵頭的無力感與灰心。當年的 心壯志,已如過眼雲烟,一千八百多億的工程 預算,由經濟部到經建會,不要二、三下就潔溜溜了,難道經建會是空殼子等因奉此的單位?假若答案是肯定的,那麼我們建議裁撤經建會算了。

水利發電工程亟待規劃興建

據台電公司的規劃,明潭抽蓄水力發電工程將裝置26萬瓩6部,共1百60萬瓩。

建造方式與興建中之明湖抽蓄水力發電工程相同,利用既有的日月潭為上池,另外在南投縣水里鄉外車埕附近建造下池。而翡翠水庫抽蓄水力發電,則利用興建中之翡翠水庫為下池, 另外建造上池。所以,投資少,而功效却大。 所謂抽蓄水力發電,係利用電力系統離峯負載時之剩餘電力,尤其是深夜之剩餘電力來抽水將下池蓄存之水量,抽到上池,在尖峯負載時供發電用。

以台電系統74年底核能機組裝置容量5百15萬瓩,於離峯負載時降載以百分之85運轉則發電量尚達438萬瓩;火力發電機組裝置容量665萬瓩,於離峯負載時降載以百分之55運轉,則發電量尚達366萬瓩,其他水力機組全部停機,但全系統上離峯時發電量高達804萬瓩。以 目前深夜離峯負載只有3百至4百萬瓩,多餘的4百萬瓩只有浪費掉。

職是之故,將此剩餘電力,由明湖抽畜水力發電1百萬瓩,及規劃中之明潭抽蓄水力發電160萬瓩來吸收,對系統運轉之靈活度有很大之幫助。

唯明潭抽蓄水力發電,遲遲尚未見諸報端 建造之期未明,實在可惜。其原因何在,主管官署及立監兩院,均應深入查究,並向全國 民衆作明確的交待。

倘良心未泯應立即檢討政策

電力事業是火車頭工業,正確的嚮導,可致欣欣向榮,誤導的話,將墜入深淵,能不慎乎?核四廠絕對建不得,台中火力發電更免談 。明潭抽蓄水力第一,翡翠抽蓄水力第二。行政、立法及監察三院諸公,假若良心未泯的話 該詳細的重新檢討電力開發政策了。

更多信傳媒報導
三星電子大動作宣布在美國建廠 南韓財閥連5天高喊「厭惡共產黨」
數百位工程師常駐加州!蘋果甩高通 自研5G數據機晶片由台積電代工
疫情海嘯第一排》晶華酒店潘思亮:台灣國際觀光產業比去年慘十倍 像被放棄的重症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