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認識宇宙 超越國家界線

文/彭宗平、李知昂、IC之音
遊客在故宮博物院參觀鎮館之寶「毛公鼎」。(本報系資料照片)
遊客在故宮博物院參觀鎮館之寶「毛公鼎」。(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們可以多培養一些「通人」,也就是跨越各個領域,綜合各領域的所長,以全人類為己任、具偉大胸懷的傑出人才,他看事情的方法,與他帶領整個社會走向的方式,將超越現在這種技術和專業的分野。如果能做到,我覺得這會是台灣的貢獻,因為台灣有這個條件。

前兩年她來科博館訪問,我們就問她說,敦煌能不能再來一次科博館?她很高興地答應了,之後辦理得都蠻順利的。

不該被意識型態干擾

但是一直到最近,由於兩岸關係降溫之故,進展就越來越慢。後來我們經歷了無數的努力,還是讓敦煌展順利到了台灣。所以我覺得在過程中兩岸都應該深自反省,這種文化的交流,有什麼理由要拿政治的因素和意識型態去干擾呢?

彭|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講,據您的經驗與觀察,台灣的文物或者其他與教科文相關的資源、人員要到大陸去,有沒有受到台灣政治方面的影響?

孫|在某些情況下,這牽涉到另外一個大哉問。例如台灣故宮的文物不可能到大陸去,因為去了以後就回不來了。所以台灣故宮的東西可以到世界各國去,但就是不能到大陸去,不是政治阻攔的因素,而是牽涉到文物本身屬於誰的問題。

但台灣其他的資源進到大陸,很多時候是沒有太大問題的。例如我們的科學展覽,像南北極特展,講南極與北極的美,以及如何瀕臨破壞,就順利引進大陸。還有其他的項目,像科博館設計恐龍蛋的展覽,就是一次很好的整合。簡單地說,大陸有精彩的文物與科學發掘品,台灣的展覽與科教活動活潑又生動,把兩者結合在一起,就出現了一個完美的組合。

以剛剛講的恐龍蛋為例,浙江的自然博物館館藏中有大量的恐龍蛋,我們的科博館就針對這六十幾窩的恐龍蛋,設計了一個精彩的展示,在台灣首展。而大陸那邊,就能夠把這場展覽原汁原味帶回去。這樣做,一方面提升了他們在展示手法上的水準,一方面我們也得到恐龍蛋來設計展覽,並把我們的科學活動向大陸推廣,我覺得兩岸互相受惠。

彭|但是,談到兩岸教科文的交流,您一再不諱言地提到,會受到政治的影響。我們也希望從「文化中國」這個角度,兩岸攜手合作,一起發揚中華文化或賦予它新的生命。但是在兩岸這方面的交流中,我們也一直在想,台灣到底怎麼樣創造出台灣的特色,我們有沒有一些優勢是大陸無法複製的?換言之,在教科文這方面的交流,台灣有什麼特殊的價值,可以凸顯出台灣的存在?

孫|在台灣,我覺得很重要的觀念是,這些文化、科學和教育的內容,其實是超越國界、超越意識型態的,它影響的是全人類的發展。無論是敦煌也好,青銅器也好,我們看到的是人類文明的演進,並不牽涉到是哪個政黨當權或輪替。

更不用說,當我們走到了天文、太空,在科學上面的交流,所看到的是整個宇宙。您今天看到的重力波,這個重力波從地球旁邊過去,它對時空的拉扯,並不是哪個國家可以躲得過去的。愛因斯坦當年以他卓絕的智慧,告訴我們這個重力波會出現,LIGO團隊(「雷射干涉重力波天文台」團隊)就幫全人類找到了這個現象,讓我們重新認識宇宙的結構與框架。這種發現,已經超越了國與國之間的界線。

就像偉大的哲學家說的,「如果你能坐在雲端,你就看不見兩國之間的界線,也看不見牧場之間的界石。遺憾的是,你不能坐在雲端上。」所以我們還是要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只是希望用這種「超越國家界線」的角度,讓為政者能夠接觸到這些層面。衷心期望為政者能發展出對各個方面、所有領域的認識,了解到要形塑一個國家的文明,它需要的是兼容並蓄多元的文化。

彭|這個節目也曾經談到兩岸的經濟,談到產業的競爭與合作,其實大家還是隱約有一點擔心,就是大陸的崛起,特別在經濟、政治力的崛起,對台灣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在教育、科學、文化這方面,您覺得台灣要怎麼維持自己的特色、價值,甚至凸顯本身的亮點?

孫|如果我們在台灣能夠另闢蹊徑,也就是不要去模仿歐美先進國家,再去創造這麼多專業及複雜的領域;相對地,我們可以多培養一些「通人」,也就是跨越各個領域,綜合各領域的所長,以全人類為己任、具偉大胸懷的傑出人才,他看事情的方法,與他帶領整個社會走向的方式,將超越現在這種技術和專業的分野。如果能做到,我覺得這會是台灣的貢獻,因為台灣有這個條件。

另闢蹊徑看台灣優勢

而不是說,台灣總要在很多方面與大陸競爭。因為它的資源豐富,我們資源不足,在先天條件就輸了人家一截。所以在心態上和視野上,如果能夠超越的話,其實會很好。而我覺得未來這就是一個走向了。如果回到了文藝復興時代那種一通百通,能夠以全人類,甚至整個宇宙為己任的人,這些人應該會引領世界改變,這就是絕對的台灣特色,而台灣現在是有這個能力的。

彭|非常感謝孫維新館長對於未來兩岸在教科文方面的交流,所提供的觀點和建議。

(系列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