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專訪3》台灣文化不利科學?郭沛恩:太禮貌,想法不同也不說

在中研院院長廖俊智延攬下,專研人類遺傳學、基因組學的郭沛恩來台擔任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來台4年多,他以科學家的理性比較台美的文化差異,發現台灣年輕人不太敢表達不同意見,感慨台灣的制度缺乏彈性。他期許年輕人要像科學家一樣思考、行動,也期盼台灣的制度更有彈性,以利科學研究,讓台灣變得更好。

在香港長大的郭沛恩,從小說廣東話,看得懂中文,但沒有學過國語,平時習慣說英語,來到台灣,經常透過看電視學國語。他關心公共政策,關心如何讓台灣變得更好,不過,他笑說,台灣的談話節目很少討論公共政策。

台灣人太有禮貌 不太表達不同意見?

「台灣人非常友善」,郭沛恩剛來台灣時,常常問路,即使不認識的人都很熱心引導。不過,他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台灣人太有禮貌,不會說出心中的想法,平時辦公室裡的同仁或學生們,即使有不同想法,也不會說出來。」他笑說,「或許我在辦公室裡年紀最大,我是老闆,大家不敢表達不同意見。」

「在美國,人們有話直說。」他表示,美國與台灣兩地文化有很大差異,美國人如果不同意你的說法,他們會直接告訴你,不會顧忌禮貌。「從事科學研究時,表達不同意見非常重要,如果有不同看法與意見,必須說出來,這是科學進步的方式,以免走錯方向。」

「我鼓勵同仁們、學生們要像科學家一樣思考、行動。」郭沛恩說,中研院的研究團隊素質很高,希望未來能夠有所改變。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1》永不生病不是夢?郭沛恩團隊領先全球 靠基因「預測疾病」

20220726-中研院院士、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郭沛恩專訪。(蔡親傑攝)
20220726-中研院院士、生物醫學科學研究所所長郭沛恩專訪。(蔡親傑攝)

中研院院士郭沛恩鼓勵同仁們、學生們要像科學家一樣思考、行動。(蔡親傑攝)

科學研究須不斷嘗試 感慨台灣制度僵化

長期在美國做研究的郭沛恩,比較兩地的差異發現,台灣的制度缺乏彈性。他舉例說,從事科學研究,經常會有新的點子,必須不斷做實驗,才可能有突破。在台灣,有時候,希望進行一項緊急的計畫,有一筆預算,但因會計科目不同,無法動用。

「做實驗必須不斷嘗試錯誤,而且結果是難以預料的。」他認為,「預算編列後,既然是用來做研究,應該給予適當的彈性,如果制度太僵化,不利於科學研究。」

郭沛恩生身長在虔誠的基督教家庭,身為人類遺傳學與基因組學的先驅,如何看待科學與宗教的關係?郭沛恩說,科學與宗教兩者沒有衝突,「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很神奇,許多物理的法則很神奇。我相信這個世界有一個宗旨(purpose),宇宙有一個宗旨,這是基於一個信仰。」

「科學研究是來自許多實驗,而實驗是基於你如何設計。」他解釋說,「我們所做的科學研究不斷進步,一旦有新的發現,許多研究結果就不一樣了。」「如果你依賴科學來回答世界上的所有問題,那麼有很多問題都還沒有答案。」

追求崇高使命 期許自己對世界做出貢獻

郭沛恩從小在教會學習如何協助別人,他說,這是一個很好的體驗;他也教育自己的子女透過教會學習幫助別人,如果別人能夠成功,大家可以一起成功,避免只以自我為中心。

「人生在追求財富、名譽之外,應有更崇高的使命。」郭沛恩說,「有人想要拯救世界,有人想要消滅癌症。對我而言,基於自己的宗教信仰,我希望對這個世界做出貢獻,不僅要做大事,同時在日常生活中,能夠影響周遭的人,透過一個對話,讓他們對生活感到充滿希望、幸福與平安,因為現實世界充滿了不幸、混亂與挑戰。」

延伸閱讀:重磅專訪2》為何台灣解封速度落後國際?郭沛恩:缺乏勇氣科學防疫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重磅專訪1》永不生病不是夢?郭沛恩團隊領先全球 靠基因「預測疾病」
相關報導》 重磅專訪2》為何台灣解封速度落後國際?郭沛恩:缺乏勇氣科學防疫
相關報導》 專訪》氣候變遷、美中角力夾擊 馬紹爾前總統海妮要讓太平洋島國「自己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