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島剛:台灣是我一輩子追逐的題目

陳育晟
遠見雜誌

多數台灣人哈日。但你一定想不到,也有一個日本人非常哈台。那就是51歲、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的日本媒體人野島剛。

1987年就讀日本上智大學新聞系二年級時,野島剛第一次來台,對圓山飯店的富麗堂皇、墾丁海邊的旖旎風光印象深刻。隔年,他再次來台,早上學國語,下午學台語,晚上到中山北路的日本企業教中文。

當時台灣已解嚴、解除報禁,言論突然寬鬆了。學新聞的他,每天最興奮的事就是看報紙,尤其對《中國時報》的內容讚不絕口,還一度想到《中國時報》當記者。「很羨慕台灣的媒體,」野島剛說,這是他對台灣好印象的開始。

畢業後,他成為《朝日新聞》的記者,被派到新加坡、阿富汗、伊拉克,但他一直要求派駐台灣。最終在2007年願望成真,一待三年。

那四年,他愛上台北故宮,經常到故宮圖書館看書、找資料,圖書館外有一尊蔣中正雕像時,很少人理會,但他總會對著雕像打招呼,「蔣公,你好」,十分有趣。

當時他觀察到民進黨推動故宮多元化,但國民黨2008年上台後,又希望透過故宮帶動兩岸交流,「一個博物館的態度有那麼大改變,我覺得很有意思。」結束駐台後,野島剛回東京擔任主管。每天固定工作八小時,下班後就一頭栽進故宮和兩蔣歷史的研究,寫了四本書。


2016年他離開《朝日新聞》,成為自由作家。從此把台灣當成第二個家。在台北租了房子,不定期往返台日兩地,「台灣是我一輩子追逐的題目,」他說。

儘管台灣的媒體環境已不若1980年代,但他認為台灣仍有許多地方值得日本學習。今年4月,野島剛擔任日本大東文化大學社會系特任教授,開了一堂台灣和香港的政治與歷史。他認為台灣在同婚、非核家園、外勞議題上領先日本。

相較於日本年輕人對政治冷感,台灣年輕人熱衷社會運動、討論政治,也讓野島剛佩服,台灣比日本有活力。

目前他關注明年總統、立委大選,預計帶20個日本學生到台灣第一線考察,把台灣的自由和活力介紹給他們。

數位專題【台灣你好70年】〉帶您看見雙面台灣

本文轉載自遠見雜誌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