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水獺全島滅絕 剩金門不到2百隻

三立新聞網
三立新聞網 setn.com

記者陳乃瑜、陳致宇/金門報導

你知道台灣以前有野生水獺嗎?金門僅存數量不到200隻,面臨生存壓力。在木柵動物園看到的水獺,其實是從金門救援來的孤兒,恐怕也在逐漸消失中。

台灣就有野生水獺。
台灣就有野生水獺。

遊客:「那裏有有有。」遊客:「哇,水獺游好快喔。」

遊客:「哪裡,哪裡,水獺寶寶在哪。」遊客:「喔,在這裡。」

遊客:「牠沒有抓到魚,幫牠加油。」

動物園超人氣明星,歐亞水獺大金和金萌,一雙大眼,小肥短腿,靈活悠游水中,可愛模樣萌翻大朋友小朋友。

小朋友:「水獺好可愛。」

可愛的水獺過去遍布台灣島,但近30年早已絕跡,甚至被國際列為瀕危物種,現在木柵動物園看到的水獺,其實是從金門救援來的孤兒。2014年怪手挖開古寧頭住宅工程,發現還未睜眼的落難兄弟大金小金,目前全台只剩金門還看得到水獺蹤跡,粗估也只剩200隻上下,而且生存壓力,越來越大。

水獺曾遍布台灣島。
水獺曾遍布台灣島。

光前溪和斗門溪匯流成金沙溪的交界之處是水獺非常重要的棲地,但是2019年初完工的水岸工程,右岸變成水泥化的陡坡,只剩下左岸在保育人士的堅持之下還保留原來的樣貌。

金門縣林務所長鐘立偉:「人為因素影響最大的第一個應該是工程,不當工程 ,然後金門又缺水,所以我們做了河床當中很多橫向構造物去截水,對野生動物不友善的設施,其實會導致野生動物第一個牠棲地不見,牠沒有地方做巢區,然後再來就是牠可能會因為這樣不能跑,然後跑到路上被車子發生路殺。」

1996年至今,至少有48隻水獺遭逢路殺,2016年、2017年更是巔峰,接連發生5、6起路殺!

金門每一個小心水獺的告示牌,其實都是水獺的死亡紀念碑。
金門每一個小心水獺的告示牌,其實都是水獺的死亡紀念碑。

金門特有的「水獺出沒,請小心」告示牌,在遊客眼中是拍照打卡景點,但其實每一個告示牌,都是水獺的死亡紀念碑,代表曾有水獺在這裡,魂斷輪下。

我現在的位置在金門的太湖旁邊,為了避免水獺穿越馬路發生危險,在太湖附近的橋下涵洞還特別設置水獺友善階梯,讓水獺可以暢行無阻。

水獺媽媽帶著寶寶。
水獺媽媽帶著寶寶。

水獺媽媽一打三,唉呀寶寶你爬太慢囉,媽媽幫你一把!金門因為備戰和農用需求,河川密佈攔水堰、高聳的水泥護岸,人們與水爭地,也讓水獺一出生,就要展開存活障礙賽。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袁守立:「金門的水獺其實牠出生的時候就是面對像這樣, 湖尾溪是三面光整治的 ,對水獺很不友好,(這下面也是水泥喔),全是水泥,三面光 ,像這種垂直壁水獺不可能從兩邊爬上去 ,很難爬,尤其是小隻的,小隻的牠過不去,就變成說媽媽要咬他放上去 。」

湖尾溪口去年底新建水獺階梯,讓水獺能在棲地間安全移動。
湖尾溪口去年底新建水獺階梯,讓水獺能在棲地間安全移動。

湖尾溪口去年底新建的水獺階梯,看起來很人工,但沒看過天然溪流的水獺,2個禮拜就學會爬樓梯了!幫水獺在棲地間移動的無障礙設施,還有這個生態廊道!

屬於水獺的生態廊道。
屬於水獺的生態廊道。
屬於水獺的生態廊道。
屬於水獺的生態廊道。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袁守立:「你看起來好像很普通,實際上是經過很長時間的設計,(很多學問)對對對,這個圓木的大小,然後圓木之間的距離都是經過挑選,怎麼樣適應在金門這邊通常水很小的這種情形之下,它這個每一個圓木之間還有一個小水窪,那它使用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幫助動物可以跨過我們現在所站的這個攔水堰 。」

金門共架設了41台自動相機,用來研究夜行性動物歐亞水獺的習性。
金門共架設了41台自動相機,用來研究夜行性動物歐亞水獺的習性。

水獺透過生態廊道平安回家,這些畫面都是透過紅外線感應攝影機拍下,全金門一共架了41台像這樣的自動相機,研究夜行性動物歐亞水獺的習性,意外發現農塘和風水池,是牠們的抓魚寶地。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袁守立:「(水獺)把這邊當成餐桌,就我現在站的地方是他的餐桌,這個是水獺的排遺。」

但忠孝新村的風水池緊臨車水馬龍的T字路口。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袁守立:「那如果牠不走排水系統上到平面道路來的話,那就變成說要穿忠孝新村的這個路口,還有旁邊沙青路的這個路口,這樣子的行為對我們來說其實是非常地危險,那就當然有路殺的可能,所以我們也是盡力做一些設施。」

透過動物圍網降低了水獺被路殺的風險。
透過動物圍網降低了水獺被路殺的風險。

東海大學生命科學系博士袁守立:「水獺牠發現這裡有一個防護網以後,牠很不甘心,然後水獺爬上來之後牠就想要上去,然後這樣子奮力一跳,結果沒有爬上去還摔下來,就看起來就很好笑的一個畫面,不過也顯示就是我們做的這個防護網它是有效果的。」

透過動物圍網,不讓水獺走上馬路,降低路殺風險,但沒下水道可走的地方,怎麼辦?

水獺的排遺帶著一些魚鱗和黏液。
水獺的排遺帶著一些魚鱗和黏液。

金門縣政府技士陳宗駿:「你們來看這邊,這個就是水獺大便,排遺啦,它裡面就有很多魚鱗,加上它一些黏液,黑黑的這樣子,看起來這幾天的,(這個就是魚鱗對不對),對對對,還有魚骨頭 。」

金門縣政府技士陳宗駿:「這200公尺的距離,就至少有5起路殺,水獺路殺在這邊發生過,所以這裡一定是一個水獺的要去處理的地方。」

金沙水庫旁,利用生物看到光亮停頓的習性,加裝車燈反射器,也讓水獺好好奇!

密布的布袋蓮,會阻擋水獺的移動路線。
密布的布袋蓮,會阻擋水獺的移動路線。

水獺除了要面臨水泥化的壓迫,另一個威脅就是優氧化,尤其這個季節,我們現場就直擊到布袋蓮密布,堵塞水路。

金門縣林務所長鐘立偉:「106年的時候,有一條在太湖旁邊的小溪,然後有民眾行車紀錄器拍到有水獺在路上跑,而且不是發現一次而已,那我們去現場勘查發現它的周邊的河道都已經被布袋蓮塞住了,所以水獺在水中移動受到很大的困擾,所以牠才直接跑上陸地上來,所以布袋蓮也好,還是水芙蓉,這些水中的生物植物也好,它主要是影響到水獺的移動跟行徑。」

金門執行許多友善機制,為水獺留下活路。
金門執行許多友善機制,為水獺留下活路。

金門為了防洪疏浚,每年斥資2千5百萬,移除布袋蓮等植物,但施工期3、4月份,正是水獺的繁殖育雛期,近年特別延後到5、6、7月,並且分階段施工,這些友善機制,都為金門水獺留下活路。

直擊野生水獺散步,下水抓魚,我們守在太湖邊直到深夜,驚喜發現水獺身影,作為水獺最後一片淨土的金門,近年積極投入保育,同時,地方對開發也充滿期待,該如何雙贏?

鐘立偉表示期望未來金門有救傷水獺的能力。
鐘立偉表示期望未來金門有救傷水獺的能力。

金門縣林務所長鐘立偉:「有一個國土綠網計畫,我們現在也在跟他爭取補助金門設置水獺保育中心的一個經費,那也是希望說未來我們自己有救傷的能力,(願景目標是什麼),就是讓水獺回來,台北市立動物園的水獺回來 ,然後大概是以2代或3代為優先考慮,因為他們回來接受(野放)訓練完之後就要野放。」

水獺保育中心作為社會生態教育的起點,更可望帶來觀光商機,帶動金門發展,更何況,水環境資源不只攸關水獺存活,也是人類生活動的核心,還給「金門最萌原住民」基本的居住正義,也是為金門14萬人口,超前部署,永續發展。(張瓊文整理)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可愛海豹長綠藻? 萬人怒連署要關閉動物園
小石虎遭剝皮烤到熟 冷血女打卡:這是今天的晚餐
影/徒手抓鯊魚!男「掰開鯊口」拍照…網罵爆
詭!外星來的生物?驚見7條腿8隻蹄小羊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