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草時代的任正非

文/周顯亮
·6 分鐘 (閱讀時間)

編者按1987年,一個44歲的男人面臨了他的中年危機。他在一筆生意中慘遭惡意坑騙,失去了工作,妻子也於此時求去,上有年邁的父母要奉養,下有一對兒女需撫養,還得兼顧六個弟妹的生活。一家人擠在深圳的老舊住宅區裡,三坪多的房子,煮飯、吃飯都在陽台上解決。

一個人的死裡求生,造就一個產業的奇蹟。一個原本低調的名字,在5G戰場親上火線,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馬雲更稱他為:「被遺忘的高人。」究竟華為有何能耐?任正非有何本事?讓美國視為頭號勁敵、追著往死裡打。

周顯亮所著《除了贏,我無路可退:華為任正非的突圍哲學》描繪出這位5G霸主,從6人公司到海放全球的登峰告白。

在軍隊待過多年的任正非終究還是太單純了,不懂什麼是市場經濟,不懂人心險惡,甚至都不好意思談錢,也不懂得防範別人,就這樣一頭栽進險惡的商業生態圈,結果可想而知。慣做技術的任正非這時還不是商業英才,只是一塊璞玉。

如今的「九○後」、「○○後」,已經很難理解那個特殊年代的人了。

無處可去創建華為

用「野草」來比喻他們,絕非貶低,而是事實便是如此。

二十世紀八○年代的中國,是一個真正的野草時代,又是一個真正的大時代。浩蕩的颶風再次席捲中國,沒人能夠逃脫。

原來管控嚴密的社會漸漸放寬限制。那個年代的中國人,天生就像野草,當一批人懷抱著「中華興亡,匹夫有責」的夢想創業,當更多人在「發財致富」的欲望推動下野蠻生長,蜷縮的巨人開始恣意伸展自己的身軀時,全中國爆發出了無比強大的戰鬥力。

失去壓制的野草瘋狂生長,後來,它們有的成為參天大樹,有的半路夭折,有的長成了稀奇古怪的形狀,中國第一代企業家就此誕生,「企業家元年」於焉開始。

在世界歷史中,有一個神祕的「軸心時代」。西元前五○○年前後,在中國、印度和西方等國家和地區,人類文化出現密集突飛現象,奠定了各自文化的基礎和模式。那是一個哲學家、思想家百花齊放與群星璀璨的時代,中國有老子、孔子、孟子、墨子等諸子百家,印度出現了釋迦牟尼,古希臘出現了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斯多德等。二十世紀八○年代後的中國,則在經濟方面開始大爆發,四十多年的時間,便讓中國躍升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能夠藉由這股浩蕩的颶風成為一名「捕風者」,是那一代人獨特的機遇和幸運。這種機遇,再也不會有了。

讓我們把鏡頭轉向二十世紀八○年代初的深圳。幾年後,萬科、中興、華為將在此誕生,再過些年,騰訊也將在這裡登上舞臺。

這是一個剛剛從偏遠貧窮縣城變身特區的淘金之地,中國改革開放的橋頭堡,全中國關注的焦點。

書生氣概的下海者,野心勃勃的悲情英雄,不擇手段、一夜致富的投機者,坑蒙拐騙的不法分子,構成了這座城市的基本樣貌─這是一個令人振奮、充滿激情的城市,也是一個濁浪滔天、魚龍混雜的城市,轉業軍人任正非的下半生,即將牢牢拴在這樣一個地方。

一九八三年,任正非以技術副團級的身分轉業。與普通的轉業不同,任正非轉業是因為國家調整建制,撤銷了基建工程兵。但這並不表示任正非是一名被淘汰者,事實上,他是軍人中的佼佼者,部隊很希望他留下,把他安排到一個軍事科研基地。那是不錯的出路,但已身為兩個孩子父親的任正非還是選擇了轉業。如果任正非當初選擇留在部隊,自然就不會有後來的華為了。

獨特的機遇和幸運

南油集團,是當時深圳最好的企業之一,負責對深圳經濟特區西部約二十三平方公里的區域進行綜合開發建設和管理。任正非與妻子一起復員,轉業至南海石油的後勤服務基地。這一年,任正非三十九歲,馬上屆不惑之年。

就這樣累積資歷,也是一種安穩人生,可惜那不是任正非想要的人生。

任正非從來都是一個不安分、自我驅動力極強的人,在部隊時,他就有過多項發明創造,研製出空氣壓力天平,兩次填補國家科技空白。一九七七年十月,任正非所屬的基建工程兵在北京舉行工作會議,與會的有一千多名領導幹部和先進典範。十月二十四日,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參加會議的全體代表,表彰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其中就有任正非。

第二年,任正非出席了全國科學大會。參加這次大會的知識菁英超過六千人,其中三十五歲以下的不足一百五十人,任正非就是其中之一。

一九八二年,任正非參加了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擁有這樣耀眼履歷的任正非,看到集團的一些領導麻木度日、得過且過,直來直往的他提出要「承包」其中一家公司,並願意立下軍令狀,結果得到的是白眼。

為了安慰任正非,集團領導安排他擔任一家電子公司的副總經理。

沒想到,任正非在這裡遭遇了人生的第一個「滑鐵盧」:他在一筆生意中被人坑了,公司二百多萬元人民幣貨款收不回來!

在軍隊待過多年的任正非終究還是太單純了,不懂什麼是市場經濟,不懂人心險惡,甚至都不好意思談錢,也不懂得防範別人,就這樣一頭栽進險惡的商業生態圈,結果可想而知。慣做技術的任正非這時還不是商業英才,只是一塊璞玉。

任正非也不諱言自己當初的失敗和窘迫:「走入民間後,不適應商品經濟,也無駕馭它的能力。一開始我在一家電子公司當經理,也栽過跟斗,被人騙過。後來也是無處可以就業,才被迫創建華為。」(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