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獎/「音樂流浪者」柯智棠:當歌手要開心,才能做得下去

初次見到柯智棠,他靦腆地打招呼,舉手投足間流露大男孩氣質,卻擁有滄桑、充滿靈魂的歌聲,在生活、工作上,他抱持著「要做得開心」、「把想做的事情做好」的態度,「當歌手一定要做得開心,才會有辦法做得下去。」這句話,也是表姐魏如萱提醒他的。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只發過2張專輯,就被提名2次金曲獎最佳男歌手的柯智棠,入圍率可說是「百分之百」,能夠入圍金曲,柯智棠抱持感恩的心態,因為一直不知道所做的音樂算不算「流行音樂」?大眾能否接受?只是單純做出自己喜歡的作品,所以可以獲得提名,他真的很感謝,「就像是個祝福,人家祝福你很開心,但也不能逼人家祝福,能做的就是繼續往前做想做的音樂。」

在3年前的金曲獎上,柯智棠在新人獎敗給謝震廷,此次又和對方一起入圍歌王,不免被問到有沒有勝算?他認為音樂很難拿來比較,「但當然得獎我一定超爽!」

雖然平常不會和謝震廷聚在一起,但他和對方在個性、對音樂的態度上相當契合,「每次講話都覺得可以理解對方,很聊得來。」之前表演用的吉他也是向謝震廷借的,最後他乾脆買了下來,一把吉他更加深2人的淵源。

提到首張專輯比較偏向民謠,柯智棠大笑說,「有人說睡覺的時候會聽,很棒啊助眠,可以幫助大家睡覺也不錯。」此次入圍金曲獎的《吟遊》專輯,有更多搖滾元素,製作過程中也參與更多,作詞、作曲、編曲,和陳建騏老師密切討論,但想不想自己跳下來當製作人?他卻直搖頭說「還不想」。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不過創作總是會有卡關的時候,柯智棠便會出國走走,當個背包客,買本旅遊書,如果喜歡某處就多待幾天,想離開便打開書尋找下個城市,他笑稱自己「真的是在當流浪漢」,年初才去了印度,靈感一來便拿起青年旅館的舊吉他,克難地錄製下來,把Demo傳給建騏老師,而這首單曲也將會在今年推出。

接下來還想去中南美洲,像是墨西哥、秘魯、智利,「那又是更不一樣的世界!」聊起旅行,彷彿又打開了柯智棠的另一個話匣子開關,「我不太像個冒險家,只是有時會多做些嘗試,像寫歌卡關,就想把自己丟到一個新的環境,也是對這世界充滿好奇。」如果金曲得獎,他興奮地說,「好像有獎金...這樣應該又可以出國了。」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我希望有一個懂你的人/能像我看穿你無知/我希望有一個懂你的人/能像我讀透你淵博」

這首《遠走》,聽下來彷彿柯智棠站在高處,彈著吉他,看透你我的心思,這首是《吟遊》專輯中,柯智棠最快完成的作品,「當時詞曲很快就飄出來,有時這種東西是最自然。」

柯智棠透露,這張專輯最困難的地方就是「寫歌」,和第一張專輯隔了3年之久,最主要的原因是認為還沒累積到夠好的作品,「寫歌寫很慢,常常達不到心中標準,做這首歌我一定要先被感動,如果沒有我一定沒辦法唱好,也許我可以用半調子的心態去唱,有些人可能還是會被感動到,但有些人一定聽得出來,所以我一定要做到很好來感動所有人。」

原以為柯智棠是個話不多的人,聊起來音樂和旅行卻是侃侃而談,他坦承發行第一張專輯時確實很閉俗,以前念書就很害怕上台報告、面對群眾,出道後第一場演出也是緊張得半死。是不是這些年當歌手下來有所改變?柯智棠沈默了半晌說道,「嗯......應該是說現在跟大家講話比較順暢,更會表達自己的想法,但本質個性上沒有變,還是滿閉俗的。」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柯智棠。(圖/非凡娛樂)

其實不用說太多,聽著柯智棠的《吟遊》,你可以聽到他要述說的故事,就如他所說「寫歌要有個對象」,聽者聆聽時也會帶入自己投射的對象和人生經驗,聽著聽著,就隨著他一起在音樂的世界裡四處流浪。

後記

訪問最後,忍不住問了柯智棠現在怎麼會想留長髮?「我就很喜歡做流浪漢的事情,就像披頭四去完印度的頭髮一樣。」

(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