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31/告五人成軍前2年總收入0 女主唱犬青蠟燭多頭燒腎發炎送醫

·3 分鐘 (閱讀時間)
告五人。(圖/非凡娛樂)
告五人。(圖/非凡娛樂)

記者林政平/專訪

「告五人」成軍3年由男主唱雲安、女主唱犬青還有鼓手哲謙組成,他們團名來自社區的佈告欄,2018年12月因一曲《披星戴月的想你》爆紅,這次在第31屆金曲獎也入圍最佳新人、最佳樂團等4項大獎,可說是收穫頗豐,談起是否名利雙收,他們卻透露前2年總收入其實是0,而三個人在組團前,也各自身兼多職。

主唱雲安是樂團的靈魂人物,一手包辦了詞曲,但在組團之前,他度過5年四處為家的日子,2012年毅然決然想以音樂為職,從錄音室的助理做起,他說:「我那時候沒辦法租房子,各個轉運站都睡過,也睡過公司倉庫,成團初期也常常睡車上。」他們為了省錢,幾乎都是自己開車趕場,節省開支也都住在宜蘭的家裡,現在經濟有餘裕,反而家變成避風港,只要不累寧願從台北開車回宜蘭,雲安說:「還是家裡最舒服。」

而女主唱犬青是雲安的高中學妹,剛加入的時候還在念實踐大學服設系,其他兩位團員常配合她的作息,以課業為重、樂團第二的方向進行,但她蠟燭多頭燒的狀況,讓她累到腎發炎,送到醫院吊點滴,後來她實在撐不住,唸完大二後就自行休學,回家才跟爸媽說,卻沒有引起家庭革命,爸媽只說了句:「妳決定好就好。」放手讓她自由飛翔。

告五人。(圖/非凡娛樂)
告五人。(圖/非凡娛樂)

鼓手哲謙從小就是管樂團,一直打到高三,還曾經組過一個樂團叫「高矮胖瘦」,還忍不住自爆自己是「矮」的擔當,讓其他兩人傻眼,因為是從未聽過的經歷,他也越聊越嗨,透露曾經去中華電信工作,一邊拜師學鼓,後來在雲安三顧茅廬後,決定加入告五人,因而離開穩定的工作,初期收入不豐,先透過教小朋友打擊,並身兼喪禮會出現的「西索米」樂隊的打擊,來養活自己。

雖然2018年因為單曲開始爆紅,但真的開始有實質進帳是2020年,雲安解釋:「我們之前表演一場只有2、3千塊,後來就拿去付樂手老師的費用,因為他們真的都是樂界一流的老師,也當作繳學費。」而為了發EP《迷霧之子》三個人也各自跟爸媽借了1萬塊,而他們的節省,連宜蘭來回加油大概200元都知道,過高速公路收費口則是40元,雲安透露有次加油身上只有276元,結果加油站的人不小心加到281元,身上連5塊都沒有,只好讓對方墊。

但一切的一切都慢慢在結成甜美的果實,2018年拿下金音獎最佳新人,去年發行專輯,今年入圍第31屆金曲獎4項大獎,他們坦言最想拿的獎就是「新人獎」,因為一生只有一次,也因為入圍開始慢慢踏出舒適圈,新單曲《新世界》請來阿爆合作,努力開拓新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