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盆洗手難1/拒入黑幫遭弘仁會恐嚇砸店 老父被綁架深山關狗籠

因為與弘仁會幫眾走的太近,A男想切割卻遭黑道追緝,不僅被砸店2次連父親都被綁走,被對方要求800萬「和解費」。(示意圖/本刊繪圖組)
因為與弘仁會幫眾走的太近,A男想切割卻遭黑道追緝,不僅被砸店2次連父親都被綁走,被對方要求800萬「和解費」。(示意圖/本刊繪圖組)

[周刊王CTWANT] 疫情期間,警政署視掃蕩黑幫為首要任務,尤其針對近年「超兇悍」的竹聯幫仁堂弘仁會以及明仁會,一位C先生沉痛敘述好友的兒子A男(化名)年少氣盛,和一票弘仁會幫眾走得近,但拒絕入會後卻遭暴力恐嚇,不但投資的店連續被砸2次,甚至連累父親遭綁走關狗籠,如今一家人四處躲藏,不知心驚膽戰的日子還要過多久,警方也已介入偵辦。

C先生推測,引發黑道追緝的導火線是因為A男好友都是弘仁會成員,這幾人經常廝混在一塊,A男甚至被認為是「公司的一員」,他們的大哥是樂樂,上頭老大則是小宇。

該組織在三重、蘆洲占地為王,小宇專門搞詐欺博弈,賺的盆滿缽滿,因為有錢,所到之處身旁跟著一眾小弟,老大賺錢一把罩外,左右手樂樂是台日混血,以凶狠彪悍出名,小宇相當信任他,去年更把樂樂推舉出去,成為萬華青山宮爐主。

由於弘仁會名氣響亮,橫行地方,小弟們年輕敢打敢殺、手段兇殘、一言不合就擄人毆打、凌虐,隨著A男與之接觸頻繁,發覺不對勁想劃清界線,卻發現自己明明沒加入幫派,但儼然「浪子難回頭」。

 A男父親被3名男子架上車後,一路開到五股觀音山一處工寮,將他吊起後拳打腳踢、關進狗籠凌虐12小時。(圖/本刊攝影組)
A男父親被3名男子架上車後,一路開到五股觀音山一處工寮,將他吊起後拳打腳踢、關進狗籠凌虐12小時。(圖/本刊攝影組)

再加上,A男家底優渥,父親平常嗜好是小賭兩把,一晚輸贏百萬是常有的事,也因為出手大方,曾有弘仁會成員在賭場向他借錢,但A男父親覺得奇怪「我不認識你,幹嘛借?」因而婉拒對方,疑似也因此種下禍端。

見A男打算切割,黑幫先是溫情喊話要求他入會,接著祭出狠招,先去砸了A男和友人開的店,連續砸店2次,看A男仍不答應,接著把腦筋動到A男父親身上。

今年4月初某日凌晨趁著其父從按摩院出來,3個人將他綁走,車子一路飆到五股觀音山上,將A男父親吊起來噴水、毒打,最後關進狗籠,如此凌虐長達12個小時,A男父親全身傷痕累累,最後他趁隙奮力脫逃,沒命似的一路狂奔下山,看到派出所入內求援,才得以平安返家。

弘仁會以好鬥兇殘聞名,去年3月與南部黑幫合作,共同犯下台南女組頭攔車綁票案,警方先後逮捕22人。(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弘仁會以好鬥兇殘聞名,去年3月與南部黑幫合作,共同犯下台南女組頭攔車綁票案,警方先後逮捕22人。(示意圖/報系資料照)

看到父親驚險歸來,A男又是愧疚又是自責,自己交友不慎竟禍及家人,聲淚俱下不斷對著父親道歉「爸爸對不起」,一旁媽媽六神無主,不斷哭泣。不願加入黑幫卻受到如此迫害,A男一家害怕至極,也因為黑幫通緝,一家子只能分開四處躲藏,日夜煎熬難以想像。

為了找到生路,A男透過各種管道哀求「請放過我們吧!」據了解,樂樂的小弟們開出「和解金」價碼,要求800萬元。對此,爆料人C先生怒批,「弘仁會怎麼如此猖狂,連小弟都敢霸道砸店、綁人,就為了卡油勒索?」警方表示,已受理報案正調查中,全案朝《組織犯罪》偵辦。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金盆洗手難2/弘仁會新生代搶下青山宮爐主 疫情吃緊警方掃黑不放鬆
裝病逃死1/惡男殘殺恩人嬤稱病想減刑 醫院認定「精神狀況正常」
海國宿怨1/出讓看板給其他參選人 英系鎖定湧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