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美齡批駐日代表處「沒做事」 謝長廷:她大我12歲罵幾句無妨

前國策顧問金美齡12日陪同副總統賴清德出席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葬禮。   圖:翻攝自東京電視台直播畫面
前國策顧問金美齡12日陪同副總統賴清德出席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葬禮。 圖:翻攝自東京電視台直播畫面

[新頭殼newtalk] 總統賴清德赴日弔唁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並以「至親摯友」身分參加家祭,不過,前國策顧問卻金美齡卻批評稱「賴清德參加安倍家祭被放落單」、「駐日代表處沒做事」等。對此,駐日代表謝長廷今(17)日親上火線回應。

謝長廷在臉書發文還原賴清德出席安倍晉三喪禮的整個過程,謝長廷表示,賴副總統此次是應安倍家屬之邀來日,日方定位為特例、私人行程,7月11日13時31分一出東京機場,即由他陪同直奔喪宅,家屬並為此延遲原定2:00的入殮時間。他與賴副總統在喪宅瞻仰遺容,見安倍最後一面後,退在旁邊雙手合十,目送大體被移下樓後移上靈車。

謝長廷說,等靈柩離去一陣子,賴副總統一行才敬禮離去。這期間賴副總統向家屬一一致意,表達哀悼,在場除了安倍夫人昭惠外,還有安倍母親洋子、大哥寬信、弟弟岸信夫等家屬,賴副總統並獲得家屬同意拍照留念。

11日公祭當天因距5:30公祭還有點時間,謝長廷說,他因此請賴副總統到代表處休息,他則抽空在4:00時,參加在線上見證桃園市觀音區和千葉縣銚子市的友好備忘錄簽訂儀式。

5:00時已經有媒體催說增上寺的公祭現場大排長龍,但也有消息來説中國駐日大使孔鉉佑6:00要去上香,為了避免媒體做文章,轉移焦點,他們商量決定提前於5:15出發前往上香,抵達現場時,發現很多人在排隊,但家屬安排讓他們直接前往上香的室內埸地。

謝長廷說,他們兩人上香後本來可以多坐一會兒觀看儀式進行,但賴副說照原定計劃於5:45離開。

賴副總統回到下榻飯店後,隨後接到家屬通知第2天(12日)在同一場地有家祭,邀賴副總統也參加。謝長廷說,因家祭是親人或密友參加,他沒受邀請就不便前往,所以和賴副總統商量前往家祭的接送程序,而他則參加原定已請人代理的兩個行程。

12日賴副總統坐駐日代表處提供的車子前往,到增上寺門口時,他辦公室的機要專委下車,換成家屬派的友人上車一同坐到會場,在會場門口遇到金美齡女士,金美齡熱情的挽著賴副總統的手進入會,並向在場的貴賓介紹,要求交換名片,也特別向昭惠夫人介紹,其實,賴副總統早已見過安倍夫人。不知為何家屬前一天沒有通知金美齡女士。

謝長廷表示,賴副總統這次來日本的表現是誠懇、自制、低調,是位成熟的政治人物,值得肯定。悼祭是家屬為中心的事情,家屬把賴副總統當成親友,所以可以享受若干優遇和特典,但賴副總統知道「勢不能使盡的道理」,相當自制:例如公祭結束即離去,避免和中國大使碰面,造成有關單位困擾。公祭沿途遇到很多議員朋友,約吃飯或喝茶,賴副總統都致歉婉謝。

謝長廷說,家祭時雖然金美齡帶著賴副總統介紹政治人物,但根據現場的人轉述,賴副總統只收下名片,低語回說沒帶名片,即迅速入坐,家祭現場這樣很得體,大家都可以諒解。而當家祭離開時,現場人多,賴副總統怕站著等車招搖,主動說可以走一段,所以是走路到增上寺門外,避免又和政治人物高調打招呼,轉移悼慰的焦點。

針對金美齡的批評,謝長廷說,「金女士早年被列為黑名單,吃了很多苦頭,對駐日單位一向有刻板印象可以理解,我年歲已大,可以駡我的長輩越來越少了,她多我12歲,駡我幾句無妨」,不希望這次賴副總統悼慰之行的努力,因她心急誤會的幾句話而破壞或抹殺。

謝長廷表示,他也要替同仁說幾句公道話,駐日代表處接獲賴副總統要來悼祭的時間是公祭前一天(10日)的下午,當天是星期日,又是參議員投票日,同仁為處理入境、行程、飯店、交通、路線等手續,不眠不休開了幾次會,全力協助,即使是家祭當天,我看電視畫面,金女士挽著賴副的左手,而右手邊就是家屬的友人,她來迎接也擔任翻譯,而站在前面忙著聯絡車子的人就是代表處的傅組長,雖然是份內應該做的,但不能說沒有做事。

 

 

更多新頭殼報導
還原參加安倍家祭過程 謝長廷讚賴清德成熟「知道勢不能使盡的道理」
民進黨中常會改選 賴清德子弟兵首度進入權力核心
參加安倍家祭全靠她?金美齡批謝長廷放生賴清德 謝欣霓爆「硬拉賴副」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