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福43-會下棋的土耳其人

張國立
中時電子報

中國時報【張國立】

小青不多話,跟在我們車後,到一地有一地的拳民接待,她始終站在一旁。有天車子進了直隸,當地的大師兄一線天是個練家子,對老耗子不是很禮貌,他說對付洋人沒那麼麻煩,糾合人馬埋在領事館外,趁天黑,嘩啦啦衝進去揮刀子一陣亂砍,憑幾桿洋槍,洋人應付得了東邊,擋不住西邊。

一線天練出幾百名徒弟,天天舉石鎖、耍長槍,挺像回事。老耗子見話不投機,要我駕車回天津,他年紀大,愛人捧卻怕煩。一線天不放人,擺下好大的場子要見老耗子真本事。

若說一線天想請西王母下凡,或是和關老爺說上幾句貼己話,難不倒老耗子,偏一線天要老耗子演練擋子彈、避砲彈。如果程連蘇那時在,保證他名震江湖。

聽過鐵布衫吧,中國武術,內修一口氣,外練一身鋼,練成後刀槍不入,一線天要他幾個徒弟先演,刀砍背心,別說血,連刀痕也沒。長槍刺喉,槍身彎了仍刺不進喉嚨。程連蘇團裡的法蘭克赤腳踩刀山換湯不換藥,相同道理,難不了人,不過總不成要七老八十的老耗子下場比畫吧。

「猜對了,老耗子演過《空手接子彈》。當著幾百名拳民的面──喂,我得強調,大部分的拳民是太平天國叛亂時奉皇旨於家鄉練拳保家的善良百姓,其中有些成了拳匪,可不是每個拳民都是匪。

「鄉團?農閒之餘,農民聚在晒穀場練拳練身,和你們英國人進健身房打拳的意思一樣。追究源頭,和太平天國脫不了關係,長毛賊打得官軍無還手餘地,朝廷便下令要地方練兵,每個鄉集合少壯鄉民練把式,萬一有戰事,縣太爺派個官領兵,鄉民由鋤頭改拿長矛,現成的軍隊。」(待續)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