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針一線都是珍寶

資料來源:揚子晚報
旺報

女兒出嫁時最幸福的事,莫過於披上媽媽親手刺繡的嫁衣,蓋上滿是愛的喜被。這兩天,蘇州高新區鎮湖街道的蘇繡大師盧梅紅,正在馬不停蹄地忙碌著,她要為將要出嫁的女兒郁竹君送上一份「最美嫁妝」──兩件極其精緻的純手工嫁衣和兩條色彩絢麗的繡被。

「女兒就要出嫁了,媽媽很開心也很捨不得,我想用繡的『百子被』和『龍鳳被』還有兩身嫁衣,祝願他們將來和和美美,幸福快樂。」目前,「百子被」和兩身嫁衣已經繡好,「龍鳳被」也在加緊繡製中,爭取在女兒結婚時全部完工。

這樣的嫁衣喜被太美了!

1月20日,蘇州高新區鎮湖,見到了已經繡好的「百子被」和嫁衣。「百子被」的被面上繡了許多個頑皮可愛的孩童,這些孩童正在嬉戲玩耍,有的手持帶有「福」字的燈籠,有的在捕捉蝴蝶,還有的在放鞭炮,形態各異,生動傳神,看上去非常喜慶熱鬧。盧梅紅說,「百子被」的被面長2.4米,寬2.2米,寓意早得貴子、生活美滿。「百子被」的被面為絲綢材質,繡製時採用了網針、打籽針、平針等多種針法。為了展現「百子被」被面上孩童的衣著色彩,她把絲線劈成1/16,有些甚至達到了1/32,這樣的絲線細軟如絨毛,可以使繡品色彩絢麗,富有立體感。

從去年11月5日起,盧梅紅開始著手繡製女兒的嫁衣、「百子被」和「龍鳳被」,「女兒結婚是一輩子的大事,所以給女兒的嫁妝一定要是最精緻的。」

盧梅紅為女兒準備的兩身嫁衣以金絲銀線繡製,圖案分別是牡丹和鳳凰,看起來非常典雅精緻。盧梅紅平時最喜愛也最擅長繡牡丹圖案,其繡製的牡丹特別具有韻律美,花頭飽滿鮮活,花瓣層層套疊,花蕊嬌豔柔嫩、色彩明快、造型活潑,自然的色彩過渡和層層疊壓的針線塑造出花朵立體的層次和質感,營造出花開正濃、鮮豔欲滴的美好姿態,非常具有藝術美感。

盧梅紅表示,這兩身手工繡製的嫁衣,其中一身是「褂皇」,另外一身是「秀禾」。相傳古時候,新娘子一般會穿大紅色的裙褂,這類傳統嫁衣被叫做「褂皇」;「秀禾」則是因為電視劇《橘子紅了》的走紅,劇中女主角秀禾所穿服裝被一些人稱為「秀禾服」。

為女兒繡嫁衣再苦也值得

盧梅紅說,郁竹君上學時對於刺繡這門技藝非常好奇,盧梅紅便找來一副繃架,拿起銀針穿上絲線,手把手教女兒學習刺繡。盧梅紅經常到外地出差,她便帶著女兒一起,久而久之,她們把全國各地幾乎都走遍了。每年暑假,郁竹君喜歡安靜地待在家裡,跟著媽媽學刺繡,有時候,一學就是一天。就這樣,郁竹君在媽媽的陪伴下度過了快樂的童年。

「媽媽真的很用心,從圖案設計、選購布料到選擇針法,每個步驟都非常用心,耗費了很多心血。」郁竹君說,「看到媽媽為我親手繡的嫁衣和『百子被』後,我的內心充滿感動,感謝媽媽為我準備這麼有意義的嫁妝,我一定會收藏好,傳承給我的子女。」

蘇繡世家祖孫三代繡藝高超

很早以前,蘇州就有為即將出嫁的女兒繡製嫁衣的傳統,嫁衣一般都是母親或者長輩親手繡製。如今在蘇州,大部分嫁衣都是採用機器刺繡,很少有純手工繡製的嫁衣。因為繡製一件嫁衣,從設計圖案到繡製完工需要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通常這樣的純手工嫁衣價格上也非常昂貴。盧梅紅說,之所以親手為女兒繡製嫁衣,一方面是寄託媽媽對女兒的美好祝福,另一方面這也是一件有生命力的蘇繡藝術品,值得代代珍藏。

盧梅紅與女兒郁竹君來自蘇州高新區,盧梅紅的母親是當代蘇繡名家盧菊英,是一代「繡聖」沈壽的第四代傳人,也是蘇繡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人。作為「蘇繡世家」的第二代,1970年出生的盧梅紅,7歲的時候就和母親學習刺繡技藝了。她先後師承王祖識、顧文霞等著名蘇繡藝術大師,傳承了蘇繡大師的精湛技藝,在針法和題材上開拓創新,形成了獨特的藝術風格,使蘇繡這一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得以完好傳承。

而今年25歲的郁竹君,是「蘇繡世家」的第三代。她辭職回家後,用心和母親學習刺繡,努力在傳承中創新,讓蘇繡這門技藝有了新的活力。未來,她希望運用自己的刺繡技藝,讓傳統蘇繡能主動適應新的市場環境,走向更大的市場。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