鉛中毒事件 檢討與省思 |追蹤!中藥大調查 |華視新聞雜誌

台北市 / 李宜庭 採訪/撰稿 羅哲超 攝影/剪輯

引發許多民眾恐慌的中藥鉛中毒事件。台灣中部地區陸續傳出有中醫診所開立的中藥,被檢驗出含有硃砂或鉛丹等禁藥,造成服藥的民眾鉛中毒。目前已經有400多人到醫院接受檢驗。其中,有30人體內的鉛含量超標。究竟,禁用了16年的禁藥從何而來?民眾日常服用的中藥材安全嗎?這起事件爆發後,引起各界對中醫藥的全面檢視,包括自費藥是否難把關,成為安全漏洞?而一般中藥材,又是否該比照西藥與科學中藥拉高規格,例如,是不是應該要求「優良製造標準、GMP認證」?一起來了解。

七月底,台中爆出一連串鉛中毒事件!市議員張彥彤自揭,反覆發燒、肚子痛,住院近半個月、查不出病因,做了重金屬檢驗,發現居然是鉛中毒!隨後,三位家人也都驗出血中鉛含量超標,一追查,確認是長年吃的中藥出了問題!

台中市議員張彥彤(2020.7.31)說:「父親張宏年他是我們家鉛中毒含量最高,重度(數值)是100以上,我爸的血液含量在367以上」。

2020.8.6,盛唐中醫診所遭搜索,裁罰50萬,勒令停業2個月,盛唐中醫院長呂世明委任律師羅閎逸(2020.8.14)說:「呂世明中醫師被羈押禁見,他已經表示認罪,他這一次使用這個硃砂禁藥的行為,向他的患者,以及社會大眾表示歉意」。

知名的盛唐中醫診所、院長呂世明,將早已禁用16年的禁藥硃砂入藥,還疑似以低價的鉛丹替代硃砂,藥粉送驗,鉛含量超過法令規定的509倍!癌症患者何姓婦人(2020.8.11)說:「對我自己來講是不幸啦,為什麼這麼多患者,偏偏就是我」。

記者VS.康然診所張姓醫師(2020.8.12)醫生可以再幫我們講一下嗎說:「醫師可以說一下嗎」。

九福中醫診所,康然中醫診所,欣隆供藥商,違法遭裁罰,欣隆藥業老闆娘(2020.8.12)說:「我說小姐,為什麼妳們去加到(中藥)那裡去了,她說她要自己用,那個呂醫師拿錯」。

中醫師陳潮宗說:「它有鎮靜安神的作用,不過這個硃砂,因為它本身是硫化汞,那你加熱以後就會產生汞,就會產生很大的毒性」。

案情如滾雪球般擴大!連續爆出診所違法與藥害事件,截至月下旬,已有超過400人到醫院受檢,血液中鉛含量超標者,更達30人!不過,硃砂有毒性,主管機關早就在2005年公告,禁止中藥房販售或調配硃砂,2010年正式要求業者,不得使用硃砂於藥物製程當中,究竟為什麼還會出現?

中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說:「他是一個零星個案,這個確實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今天是禁藥,尤其是這種有毒的禁藥,是不是應該要全部統一回收銷毀,或者是有一個更好的管理辦法,比如說可能是一個,列清冊庫存管理」。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黃聰龍說:「不管是有知或者是無知,這是禁藥,理論上就不應該有機會去買賣,不管他是用有加鉛沒加鉛,其實都是一樣,那知道他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東西,對於政府的防範上面,去追管道是有他的意義的」。

吃藥治病、卻吃出了中毒危機,更引起各界對中醫藥的全面檢視。而有不少民眾擔憂,除了科學中藥以外,一般中藥材會不會有疑慮呢?記者VS.中藥行老闆這怎麼賣說:「一兩多少錢」。

採訪團隊實際前往中藥房林立的迪化街,與雙北市的數家中藥行,隨機採買枸杞、菊花、當歸等藥材,以及三份民眾提供、由診所開立的中藥粉,一併送到政府認證的實驗室進行藥物檢驗。振泰檢驗科技公司總經理黃聰龍說:「一般民眾他們目前比較在乎的是重金屬的部分,就是鉛鎘砷汞,如果說是中藥商,他們進口來的時候,他們看的部分就比較多了,他們會看重金屬,二氧化硫黃麴毒素,還有農藥殘留的部分,這也是政府所規範的四個部分」。

將藥材磨成粉,進行溶解、消化,最後由ICPMS質譜儀分析樣品成分。依照政府規範,每項藥材需檢驗的品項都不同。實驗室檢驗人員說:「中藥材的二氧化硫含量,中藥經過加熱之後,(如果)會產生二氧化硫,經由這個溶劑進行回收,含有二氧化硫的話,溶劑會呈現深紅色」,以枸杞為例,要驗重金屬、二氧化硫、黃麴毒素;當歸跟菊花,只需驗重金屬、二氧化硫,黃耆、甘草、大棗,則是四大類都須檢測。經過七個工作天,我們送驗的藥材報告出爐。

依據衛福部公布的限量規定,重金屬部分,送驗的樣品中,菊花,驗出砷、鎘、鉛有微量殘留;黃耆跟枸杞,驗出鎘微量殘留,當歸,驗出砷、汞,以及二氧化硫有殘留,但都仍在標準內;而其他樣品與中藥粉也都符合規定。振泰檢驗科技公司總經理章嘉明說:「如果說海關驗到不合格的,就是退運了或者是銷毀,那是其實是很大的一個成本,所以在中藥商他們那邊,會比較嚴格把關也是這個原因,中藥材比較會有疑慮的,可能是二氧化硫的部分,因為在台灣跟中國的,用硫磺的方式不太一樣,中藥商他們在選購的時候,偶爾會買到二氧化硫比較多的,但是呢,因為已經在那邊把關過一次,所以基本上他不會,再運回來台灣去做一個販售」。

中醫藥界強調,鉛中毒事件是個案,而藥材檢驗合格率,通常皆有95%以上,民眾無須太過恐慌!不過潛藏危機,不可不防。目前市面上的中藥材來源,九成皆由中國進口,一成來自本土或其他國家,進口時,除了邊境抽驗,藥商必須將藥材樣品,送由第三方公正單位檢驗。但學者指出,中藥材應再設法拉高檢驗規格。

中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說:「如果說把中藥材,也一律規定必須得GMP,我們樂見其成,只是GMP的意思是指,它符合一定的一個規範,那這樣一個規範標準,對於中藥材,尤其是有些中藥材它是礦物類,有些中藥材是植物,有些中藥材可能也是動物類,所以我想這是一個,很複雜的一個品項」。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黃聰龍說:「科學中藥在台灣推廣得非常的好,甚至我們是很先進跟國際接軌的,有一些藥廠他都有GMP,還有PIC/S(國際醫藥品稽查協約組織),那現在就是藥材,那藥材其實就是天然的,管制上面是真的有它的困難點,那如果我們要去跟國際接軌,我們是不是應該就從源頭裡面,就應該要去管制,政府現在做的方式是用,邊境抽查檢驗,那有沒有需要再去檢討,或者是頻率應該更高」。

中毒事件重挫中醫藥業,卻也揭開自費看診,長期以來的不透明亂象。中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說:「大家最常見的一些疾病,最常需要使用的一些中藥,健保都給付了,那除此之外保養的貴重的,那大概健保沒有給付的,就會變成是所謂的自費藥,自費藥當它使用的全部都是,政府合格合法的中藥製劑,基本上是完全沒有任何疑慮的,可是在醫療法的規定來講,醫師確實就得詳實記載在病歷,那他今天沒有詳實記載在病歷,這個地方是犯了一些,行政的一些罰則」。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黃聰龍說:「不應該在醫院裡面拿到祕方,這件事情絕對應該是被禁止的,如果醫生告訴你是祕方,那你可能得考慮一下,是不是應該要,要求你還是要給我處方,那這個處方就是公開的,我有知的權利,那未來政府應該去推行,所謂的雲端處方,我相信這是對民眾,用藥安全有保障的事情,西藥目前這個部分推得很好,那中藥我們也應該要,加緊速度來推所謂的雲端處方」。

依藥事法及藥師法規定,具備中藥調製資格的,除了中醫師、藥師之外,過去政府曾核准發照給具有中藥知識、及鑑別能力人員,在中醫師監督下可進行中藥調劑,目前全台約1000人左右,大多是中藥房的老藥師,但這次風波,再度掀起中醫界,是否該醫藥分業的議題。中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柯富揚說:「就中醫醫療院所來講,我們很希望有專業的,中藥的人員進來診所,幫忙協助服務,可是到底他的來源是什麼,有人提到是不是,應該在大學的藥學系裡頭,要設中藥系,可是一直被反對,因為藥師朋友們他們認為說,不管中藥西藥,就是都是他的業務,所以他們很希望就是,由他們來把關」。

長庚大學中醫學系教授黃聰龍說:「醫藥分業在西藥這一部分,已經推廣多年,那中藥的這個部分,目前看起來是還在,大家所謂的專家還在尋求共識,那如果我以一個學校的教授,或者是我以一個吃中藥的,這個民眾來講,我當然會希望有更多,專業的人來幫我把關」。

浙貝母跟麥冬,它顏色沒有打硫磺的藥材,明顯的比較黑,而且味道也比較香比較濃,雖然賣相不好看,但是這就是藥材的原色」,中藥行老闆章聖揚說:「價格不能夠便宜得太離譜,便宜不一定沒有好貨,但是太便宜的東西一定有問題」,保障民眾用藥安全,隱藏的漏洞與疑慮,必須全面追蹤防堵,更得從制度面進行改革。未來,政府該如何完善法規,從檢驗、稽查、控管各面向積極著手,確實替人民健康把關,都是避免中毒事件重演、亟待解決的迫切課題!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