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坑?商機? 主辦奧運投入回收成敗兩面刃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作為全球最大的體育盛會,奧運一直是許多國家展現實力的最好舞台。但是動輒上百億美元的承辦預算,以及如何回收成本,一直是舉辦奧運的爭議焦點,還不包括奧運結束後的場館經營和維護良窳,是否會造成主辦國或城市的財政負擔。

舉辦奧運所費不貲 近20年平均支出174億美元

舉辦一次奧運需要支出多少成本?先來看一組數字,就從最近的20年做為開始。2000年雪梨奧運支出45億美元;2004年雅典奧運飆增到150億美元;2008年北京奧運更是大手筆撒下440億美元;2012年倫敦奧運花費104億美元;2016年里約奧運,官方公布的數字是131億美元,總計這五屆奧運支出870億美元,平均下來,要辦一次奧運,最少也得編列174億美元的預算。

舉辦奧運所費不貲,疫情蔓延下的東京奧運正在面對嚴峻挑戰。(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舉辦奧運所費不貲,疫情蔓延下的東京奧運正在面對嚴峻挑戰。(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高估收益低估成本 舉辦奧運興趣缺缺

舉辦奧運所費不貲,投入的巨額成本又該如何回收?理論上來說,舉辦這類大型國際賽事,會帶動觀光旅遊、刺激經濟發展,然而「紙上談兵」說得容易,只有主辦國實際執行之後,才能體會「個中三昧」。舉個例子,自從2001年開始,爭取奧運主辦權的國家數呈現下滑趨勢,以夏季奧運來說,2004年有12個城市參加角逐,到了2020年,只剩下5個,不是奧運不被重視,而是有愈來愈多的國家,開始關切國民的實際需求,因為從過去的歷史來看,許多例子說明,舉辦奧運通常會出現「高估收益卻低估成本」的盲點中,使得很多城市陷入萬劫不復的磨難裡。

疫情風險下,許多專家並不看好東京奧運能夠回收成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疫情風險下,許多專家並不看好東京奧運能夠回收成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雅典奧運超支近八倍 拖累希臘陷破產危機

以古鑑今,歷史上因為舉辦奧運而被拖累經濟的城市不勝枚舉,其中,情況最慘的有五座城市,希臘雅典可算是「頭號苦主」。當年雅典投入了150億美元舉辦奧運,卻沒想到整體花費竟然超出預算796%,期望中的回收不但填補不了支出赤字,反倒擴大了影響層面,讓整個國家陷入財政危機中,甚至成為希臘政府破產的關鍵原因之一。

雅典奧運大興土木建造國際級的棒球場,卻在賽後因無人管理變得破敗。(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雅典奧運大興土木建造國際級的棒球場,卻在賽後因無人管理變得破敗。(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希臘政府花大錢辦奧運,由於花費超支和管理不善,陷入財政危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希臘政府花大錢辦奧運,由於花費超支和管理不善,陷入財政危機。(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人算不如天算 蒙特婁背債30年終還清

1976年舉行的蒙特婁奧運,則是另一個活生生的案例。當時的蒙特婁市長認為,「奧運不可能產生虧空的赤字,就像男性不會生孩子一樣」,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各種開發建設支出,以及主場館興建工程延期等等問題,平白耗費58億美元,等到奧運結束,蒙特婁市政府一算,揹上10億美元的巨額債務,直到30年後的2006年11月才還清,史稱「蒙特婁陷阱」。

蒙特婁奧運也是典型的案例,過於樂觀的預測造成蒙特婁還債長達30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蒙特婁奧運也是典型的案例,過於樂觀的預測造成蒙特婁還債長達30年。(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前衛的主場館設計,卻因為工程延宕,成為奧運史上的「蒙特婁陷阱」。(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前衛的主場館設計,卻因為工程延宕,成為奧運史上的「蒙特婁陷阱」。(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長野冬奧傳「賄賂」醜聞 「通勤奧運」拖累財政

長野冬奧除了傳出「賄賂」醜聞之外,經費支出不夠透明(燒毀會計帳本事件),國際間只能從官方公布的數據和私下調查的資料做比對,推斷長野縣政府為了舉辦這次冬季奧運,大約花費105億美元,這筆預算對一個人口只有38萬的城市來說,絕對是一筆近乎天價的支出,原本長野縣政府認為奧運期間可以直接幫助當地的旅館業,沒想到因為新幹線的開通,讓許多旅客選擇住在東京而非落腳長野,使得正常期間住宿率超過八成的滑雪村,在冬季奧運期間下滑到六成左右,不但沒有達到預期成效,也被人們笑稱為「通勤奧運」。

長野觀光業並未因舉辦奧運受益,反倒落為「通勤奧運」笑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長野觀光業並未因舉辦奧運受益,反倒落為「通勤奧運」笑柄。(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長野冬奧傳出「賄賂」國際奧會成員與經費不透明等醜聞。(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長野冬奧傳出「賄賂」國際奧會成員與經費不透明等醜聞。(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奧運效應未如預期 雪梨贏得口碑賠了經濟

2000年的雪梨奧運也是「高估收益、低估成本」的例證,當年雪梨政府投入了38億美元的準備金,用來迎接奧運即將帶來的旅遊商機,這筆準備金中的三分之一,還是由納稅人承擔,籌委會在賽前預估,雪梨奧運將為澳洲帶來每年800萬到1000萬人次的旅客,結果是這個數字始終沒有達標過,現在每年固定到訪的遊客約為250萬人次,期待的奧運效應,顯然讓澳洲政府的樂觀預測大失所望。

雪梨奧運被稱為「史上最完美奧運」,卻讓納稅人必須負擔部分財務成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雪梨奧運被稱為「史上最完美奧運」,卻讓納稅人必須負擔部分財務成本。(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雪梨奧運「高估收益」同樣未替澳洲帶來預期中的觀光成長。(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雪梨奧運「高估收益」同樣未替澳洲帶來預期中的觀光成長。(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里約奧運面子工程 賽後淪為「蚊子館」

里約奧運則是典型的「面子奧運」,貧富差距十分嚴重的巴西,曾經因為爭取到奧運主辦權,而讓全國陷入一片歡天喜地的氣氛中,很多國內專家分析,認為奧運可以加速里約老舊城區和貧民窟的變化,讓處於經濟弱勢的族群,得到改善生活的機會。大興土木的結果是引來國營企業的貪污、公共財政機關的腐敗,並且留下近63億美元的虧損;更諷刺的是,這些花費龐大經費建造的場館,變成用過即荒廢的「蚊子館」;尤其是可容納3600戶的選手村也棄置不用,當初聲稱要改善貧民生活的承諾,成為巴西政府的「政治芭樂票」,也難怪外界對里約奧運的評價是「留下的唯一遺產是嚴重的障礙,而非繁榮。」

里約奧運是典型的「面子奧運」,並未因此改善巴西貧民的生活品質。(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里約奧運是典型的「面子奧運」,並未因此改善巴西貧民的生活品質。(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里約奧運主場館周邊的璀璨,與貧民區的昏暗形成強烈對比。(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里約奧運主場館周邊的璀璨,與貧民區的昏暗形成強烈對比。(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TVBS》提醒您:

因應新冠肺炎疫情,疾管署持續疫情監測與邊境管制措施,如有疑似症狀,請撥打:1922專線,或0800-001922。

更多 TVBS 報導
市場專案首日 北市批發市場從業人員配合認同政策
吃對才安心!免疫食物您吃了多少 專家:可降重症發生率!
亂傳訊息!高雄傢俱行地址 遭誤認「確診者住家」
恩主公群聚燒高雄!陳其邁斥沒疫調太離譜 醫院:符合CDC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