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南山一句話引爆病毒論戰 專家:科學家宜慎言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中央通訊社
中央社

(中央社台北26日電)武漢肺炎病毒來源引爆中美兩國論戰,華裔旅美學者黎蝸藤表示,爭議起於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稍早前「(病毒)不一定發源中國」的一席話;他指這個說法值得商榷,並強調科學家宜慎言。

香港明報近日刊發黎蝸藤的文章表示,中國著名呼吸科權威、工程院院士鍾南山2月27日語出驚人說,「(新冠病毒)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之後又補充「(也)不能就此判斷疫情是來自國外」。

3月18日,鍾南山再解釋:「源頭和疫情發生地不是一回事。H1N1是2009年首先在墨西哥發生,你能說是墨西哥病毒嗎?新冠肺炎先發生在武漢,不等於源頭在武漢,這是科學問題。在搞清楚以前,隨便下結論是不負責任的。疫情發生在中國,源頭不一定在中國。」

黎蝸藤說,鍾南山的說法被廣泛引用,為「非中國起源論」背書,並成為一些媒體和自媒體所謂「美國軍人播毒論」(美國軍人去年10月參加軍人運動會時把病毒帶到武漢)的重要論據。

文章說,這種陰謀論原本只在部分特定立場的網上群組流傳,後來卻升級到國家層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推特力推這種論點,引起美國各界普遍反感,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因此打電話給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表達抗議。

黎蝸藤表示,鍾南山在2003年SARS以及這次最早在武漢爆發的新型肺炎疫情中,都奮戰於第一線,是中國人民心目中最值得信賴的醫學權威,但是「權威愈大則話語責任愈重」,鍾南山「源頭不一定在中國」之說,值得商榷。

黎蝸藤指出,新冠病毒起源何處、如何起源,當然是科學問題,但是科學不存在百分百正確。例如學者撰寫科學論文時,不會說「實驗結果證明某結論」,只說「支持某假設」,而一項假設獲得的支持證據愈多,成立可能性就愈大,大到一定程度被學界普遍接受為共識,假設就上升成為理論或結論,但即使如此也有可能被推翻。

因此,文章說,公眾通常認為的結論在科學家看來只是「可能性最大的假設」;而即使某假設可能性很大,在科學家看來同樣尚未定論。

黎蝸藤強調,科學問題嚴格來說都沒有結論,不存在「搞清楚」,但不等於沒有共識;科學意義的「沒有結論」可能常被大眾誤解為「連普遍共識也沒有」,因此科學家公開籠統地說出「沒有搞清楚前不能下結論」,很可能帶來誤導。

他提到,「2003年首例病人出現在廣東河源的沙士(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病毒起源至今還沒有搞清楚:是果子狸、穿山甲還是蝙蝠,不得而知;甚至那位河源病人是不是『零號病人』也存在不確定性。但沒有聽說誰否認沙士病毒起源於中國」。

文章說,鍾南山「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的說法若是表達「普遍意義上的可能性」,自然不能說是錯的;但在沒有證據足以質疑或推翻現成最被廣泛接受的假設時提出,就難說謹慎。

關於新型冠狀病毒起源的問題,他指出,最合常理並且最被普遍接受的可能性正如香港學者龍振邦、袁國勇所言的「最可能途徑就是病毒天然宿主是中國雲南的中華菊頭蝠,通過某種天然途徑傳到某中間宿主上,再在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傳染到人」。

他說,這項假設既有遺傳學上的基因序列對比證據,也有流行病學上的追溯(包括最早一批病人都在武漢),也有對SARS病毒傳播途徑研究的經驗。

文章說,這種假設當然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但相較各種捕風捉影的陰謀論,這項對病毒起源的假設可能性大得多。要推翻這種假設需更強的證據才能令人信服。

黎蝸藤表示,「鍾院士固然沒有支持陰謀論,但『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當建基於自己言論上的陰謀論大行其道時,沒有站出來譴責陰謀論,還在缺乏證據下繼續強調自己的假設,這與挺身而出斥責陰謀論(曾有說法指病毒來源於武漢病毒所)的美國科學家對比何其鮮明」。

他認為,「從善意出發,或許有科學家缺乏輿論敏感性或太固執於科學家思維,令人遺憾。科學家應慎言,不應助長陰謀論」。(編輯:周慧盈/邱國強)1090326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