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大咖】眼見繁花將盡 謝欣穎

​唐千雅攝影協力|劉耀勻
·8 分鐘 (閱讀時間)
入行未久就曾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然而不管有工作、沒工作,謝欣穎都覺得,生活該照自己的調子走,戀愛也大方在談。
入行未久就曾拿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然而不管有工作、沒工作,謝欣穎都覺得,生活該照自己的調子走,戀愛也大方在談。

這兩年應該算得上是謝欣穎的收成之年。她以強迫症怪胎角色入圍了金馬獎,或演出在愛情關係裡習慣受虐的女子。也如願出現在台灣古惑仔賀歲電影裡,成了黑幫的女人。

這跟想像中的關係模式不一樣。我們通常會預設黑幫男性是主動者,身邊的女人是被動者。然而,謝欣穎的角色,卻是主動的那一個。甚且,黑幫電影的暴力敘事往往終於冷寂,是繁花將盡前的那一刻。但在她的視角裡,這卻成了另一種詮釋。像是這一刻,他們為她咆哮了,她因而丟甩滌淨了心事,她因而眼神閃閃發亮。

由於謝欣穎是平面模特兒出身,當她拍照時,畫面很容易好看並成立。但直到性格更深處的演員謝欣穎現身,空間與人格的非均質性,才從中立的均質性被分割出來。如同跨進了門檻,以分界線確立了疆界,這裡的空間不再連續。

因為入圍金馬獎,這2年被視為是謝欣穎很重要的表演之年,她卻說還好,因為拍攝過程已讓她沒有遺憾。
因為入圍金馬獎,這2年被視為是謝欣穎很重要的表演之年,她卻說還好,因為拍攝過程已讓她沒有遺憾。

看人打架嗨起來

這轉變有點兒令人捉摸不透。而非均質性的她,的確能以極甜美,或是帶些邪氣的性質穿透至畫面裡。對!沒有中間值的平常。

這也像她選擇電影角色。《角頭外傳:浪流連》中,渴愛又獨立的女攝影師,看似是一個通俗的選擇。可是之於謝欣穎偏好偏鋒角色的歷史,這就顯得奇怪了。對於各種角色選擇,謝欣穎解釋:「不管是再奇怪、觀眾看起來很變態的角色,或者是不是這麼正統的、不是那麼女孩子的角色,我覺得裡面都還是有一些人性在。小時候發生過什麼事?導致角色變成這樣的個性…不管演什麼角色,就用心感受它。」

謝欣穎和鄭人碩在《角頭外傳:浪流連》扮青春CP,有激烈吻戲。(巧克麗娛樂提供)
謝欣穎和鄭人碩在《角頭外傳:浪流連》扮青春CP,有激烈吻戲。(巧克麗娛樂提供)

過去就愛古惑仔電影的謝欣穎,長大喜歡《角頭2》。接下這個角色時,以為自己終於要演黑幫女子了,至少會是一個不那麼正統的女性角色。不過電影主線最後是超純的愛情故事,讓黑幫陽剛絞入柔情的詮釋。謝欣穎笑笑,她並不遺憾,「至少我有跟角頭大家庭合作了。」

電影裡的黑幫打鬥,白晝下,暴力亮燦絢爛。然而這暴力同時是極其脆弱的,與毁壞崩盤式命運的差異,往往只懸於一線。拍最大場面的打鬥戲時,謝欣穎都在旁邊看著,即使她的鏡頭只有一幕。她的心得是⋯「打鬥真的很帥!我在旁邊看,覺得也太帥了吧,很熱血耶!」謝欣穎說話起伏不算誇張,把驚嘆號全用在這裡。

謝欣穎熱愛古惑仔電影,當台灣的黑社會電影能以自己的語言敘事時,這一切都讓她很興奮、很熱血。
謝欣穎熱愛古惑仔電影,當台灣的黑社會電影能以自己的語言敘事時,這一切都讓她很興奮、很熱血。

談起戀愛犯傻了

與她談純愛的,是鄭人碩所演的角頭阿慶,當中,他的暴力只表現在對外的部分,愛意使他對愛人溫馴收斂。外放的,反而是謝欣穎的角色小淇,她主動告白、親吻,摸順了男人往外噴張的髮鬚。

謝欣穎的可塑性強,往往換一個角色,另一種光線折射,她就會是另一個樣子。
謝欣穎的可塑性強,往往換一個角色,另一種光線折射,她就會是另一個樣子。

謝欣穎感性起來:「反正就戀愛戲,就去談一場戀愛吧。」是2年多前拍的電影,提及主角與她自己的戀愛觀,謝欣穎說最大的差異,是在於家庭背景,與主動的那一面。「角色從小父母不在身邊,渴望家庭,碰到一個照顧她的人,就會覺得,可以跟對方有個家庭和未來。所以她面對愛情很主動,這一塊是我自己不會去做的。」

在愛情裡未主動過?謝欣穎秒回:「沒有。」也沒有主動告白過?她再以0.5秒的速度回:「沒有,完全沒有。我就是會默默喜歡,但是沒有也沒關係。」

但謝欣穎倒是不否認自己黏男友的部分,因為談戀愛之於她一向很重要。「談戀愛大家應該都會很黏吧。有一個肩膀給你靠的時候,為什麼不靠?」曾抓到前男友偷吃,因而痛心悔婚的謝欣穎如今說:「結婚就是順其自然。像電影到最後,小淇會想要嫁給阿慶嗎?好像也不會。談戀愛,剛開始熱戀都會希望要永遠。但後面你就會想,這個人真的適合跟妳共處下去嗎?」

聽起來是不是超級理性的呀。不過,與現任男友穩交2年多的謝欣穎招認,自己在戀愛中真沒這麼清楚,她笑了起來:「講別人都會比較冷靜。但有在慢慢往那個方向做調整。不會像年輕時候,想要什麼就直接這樣來。」

演出《怪胎》她排練多次,精準走位,「以前覺得這樣沒有即興,然而拍戲那當下,那感情會直接丟下去。」
演出《怪胎》她排練多次,精準走位,「以前覺得這樣沒有即興,然而拍戲那當下,那感情會直接丟下去。」

拜土地公犯傻了

去年《怪胎》讓謝欣穎首度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她坦言這角色讓她演得很爽。她在鏡頭裡可以被拍得很甜,如此一來,她對怪異角色的喜好如何能成立?然而,它的確成立。因為,不論此刻畫面多甜美多柔和,你仍隱隱能感覺到,在視線未及之處,有難以形容的咆哮聲音正悄悄鼓動著。是有雜音的甜,這甜於是煩膩不起來。

《怪胎》中,謝欣穎與林柏宏雙雙詮釋強迫症患者,要拆解的卻是愛情可能的樣貌。(牽猴子提供)
《怪胎》中,謝欣穎與林柏宏雙雙詮釋強迫症患者,要拆解的卻是愛情可能的樣貌。(牽猴子提供)

當初謝欣穎在侯孝賢介紹下開始演戲,也演過他執導的《刺客聶隱娘》,她說:「侯導的戲,就是看你要幹嘛就幹嘛吧!」相對於廖明毅導演的《怪胎》,因為用iPhone拍攝,必須極其精準排練,「我其實不會去設限自己想演什麼,跟不想演什麼。」也正是透過這樣的過程,她所想要的,才不致沉默。

謝欣穎說自己性子壓抑,才理解她的笑容更像是難以親近的堡壘。這壓抑,需要以演戲這樣近乎暴力、轉換至另一個人格的方式來緩解。「我發現演戲帶給我最大最大的是,我可以透過角色去發洩在心裡面壓抑很久的東西。演完每一場戲,都會得到宣洩,很像丟完垃圾。我很壓抑,會一直忍,等演完一部戲,回歸到自己生活時,就會覺得,我丟完垃圾了,可以比較舒服一點去生活。」

丟掉戲裡的自己,繼續自己的人生,這當然是某一種情緒的斷捨離,但⋯總也不能一直丟垃圾呀!幸好謝欣穎說:「不演戲時,我還是可以把我的生活過好。所以我不會去一直鑽說『為什麼我現在沒戲接?為什麼大家都有戲接?是不是我演得不夠好?』我從來不會這樣想。唯一會讓我困擾的,是我沒有休息的時間,就這樣而已。我覺得,生活沒過好,怎麼能把戲演好,戲絕對演不好。」

生活裡那些經過的,有其生命的部分,很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接受自己的狀態。謝欣穎曾為體重所苦惱:「我愈在意的事,它愈不會消失。有一陣子沒工作,我很積極運動,就是瘦不下來。那時候覺得我連喝水、呼吸都會胖。我平常就有拜土地公的習慣,那陣子困擾體重,就找土地公聊聊近況,我說可不可以讓我的體重穩定點?但後來接受了自己這樣的狀態,反而吃不胖。」

體重減下來真沒有特別訣竅?她竟說:「是心,你心開了就好了。愈在意愈沒辦法,不管是體重或是任何事。」這說法未免太浪漫了。我掂了掂自己的腰間肥肉,請問是哪裡的土地公?這麼心誠則靈!

場邊側記

訪問時謝欣穎說自己壓抑慢熱,然而,她卻是很能享受角色的一個人。「在《角頭外傳》,我沒有演到打戲,反而有被打戲,要躺在地上,那時候很冷,劇組還用水車潑水,我在地上都在抖。」她說著,彷彿有一絲快意。

丟垃圾人格 謝欣穎

1985年5月1日生。15歲就開始當平面模特兒, 2006年因《愛麗絲的鏡子》獲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除了電視劇,也陸續有《命運化妝師》《消失打看》《刺客聶隱娘》等電影問世。2020年以《怪胎》入圍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新作《角頭外傳:浪流連》於2月5日上映。

造型:陳慧明 化妝:黃之妍 髮型:Jun Tsai 服裝提供:PRADA(挖洞高領上衣及傘狀長裙)、Longchamp(銀色長版外套、紅色條紋襯衫及西裝外套)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大咖】我這個不怕醜的人 艾怡良
【鏡大咖】我的發光搖擺 謝怡芬Janet
【鏡大咖】老靈魂的小王子 許富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