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江湖無招》選摘九之七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清同治年間,太平天國之亂波及甚廣,

山東糧行幼子儲幼寧小小年紀遭逢連番變故而罹上抑鬱之症,

由家中師爺閻桐春將其帶上周邊山寨扶養,卻因禍得福,

演化出察人所不能察,見人所不能見的異稟,

之後更練就絕世武技。十五歲後,儲為了避禍住在鹽商金阿根處。

故事提要

儲幼寧才剛大婚,卻傳來山寨故人遭屠盡的消息。在德州,儲求助金阿根舊識胡延海。二人一見如故,並於次日一同前往秋決現場觀賞砍頭好戲。事後,胡延海帶著儲幼寧拜訪趙一刀。趙一刀對二人詳述成為劊子手的過程。

罷,胡延海又向一旁小攤、小挑子,買了醬爆牛肉、燻魚、滷豆干、五香花生、五十個素煎餃,外帶一整隻德州扒雞。另外,又買了一個德州西瓜。這德州扒雞,聞名遐邇,口味鮮鹹香嫩,肉嫩骨酥,拿筷子夾住,稍微抖抖,即骨脫肉爛,故又名脫骨扒雞。而德州西瓜,在北五省,也是叫得出字號。

各樣菜色,隨即一一端上酒缸木蓋,唯有那西瓜,卻是挑好了之後,先不送來,得裝進木桶裡,扔進井裡,讓井內涼水浸泡。待酒足菜飽之後,再將西瓜自井裡撈上來,切開了吃,涼透脾胃,特別受用。

趙一刀茹素,就吃花生、豆干、素餃等,其他葷菜,就由胡延海、儲幼寧爺兒倆飽餐一頓。

三人邊吃邊聊,胡延海就慫恿趙一刀,講講當初入行學藝之事。趙一刀說,這都是陳年往事,說過多次,胡延海早知,何必再問。胡延海則說,他雖知此事甚詳,但儲幼寧從未聽過,就要趙一刀趁著酒勁,再講講當年。

趙一刀喝了口燒刀子,夾起一筷子滷豆干,放進嘴裡嚼著道:「好吧,小娃娃,就看在這老頭面上,我再講講我這一輩子刀頭舔血的勾當。這話,得從五百年前講起了,那時候,還是前明,明太祖有個兒子,叫朱棣,是為燕王。這人,身邊有五位貼身衛士,五兄弟,姓姜。這姜家五兄弟,專給燕王幹些殺人勾當,替燕王剷除異己。後來,明太祖死了,把皇位傳給孫子。」

「燕王不安分,後來作亂,把侄子皇帝殺了,自己當上了皇帝,這就是明成祖。他當皇帝之後,姜家五兄弟還給他辦事,專門替他砍人頭。這姜家五虎,在刑部掛名當差,職位叫執事。這就是求個好聽,執事,執什麼事?執的還是砍人頭的事。在那之後,就有了規矩,把行刑劊子手都稱為執事。就這樣,一代一代往下傳,京裡刑部執事,都是姜家五虎後代弟子。等年代一久,自然也收外姓人。但可有一樣,五百年之後,這執事還是師徒制,不是你要當執事,就能當執事,那得有人引薦,有師父收你,你先當徒弟,練上不知多少年工夫,等你師父說,你成了,你才能上場出紅差。」

儲幼寧問道:「趙老爺子,什麼叫紅差?」

趙一刀道:「你聽不懂嗎,砍人頭會流血,所以,劊子手上法場砍人頭,就叫出紅差。」

胡延海道:「繼續說,我都聽多少次了,還想再聽,你這故事,百聽不厭。」

趙一刀道:「我是德州本鄉本土人,自小家窮,沒能力讀書,起小自懂事起,就幫著家裡,下地去幹活兒。十六歲那年,因故惹上了麻煩,地痞混混放話,要廢我一隻招子。於是,我趕緊逃離老家,去北京投靠熟人。」

儲幼寧又問道:「趙老爺子,什麼叫招子?」

胡延海代為答道:「江湖話,就是眼睛。」

趙一刀接著道:「到了北京,兩眼漆黑,誰也不認識,要找的熟人,也沒找到,不曉得搬到哪兒去了。沒法子,肚子餓,得找活兒幹。於是,就搖煤球,當了煤黑子。小娃娃,你又要問,什麼是煤黑子,我先說了,就是搖煤球小徒弟,身上被煤染得漆黑,叫煤黑子。搖煤球,苦啊。把碎煤塊與黏黃土攪混了,然後放進笸籮裡搖,搖成一個一個圓煤球。」

「沒法子,大字不識一個,在北京人生地不熟,能幹什麼呢?有天,正搖著煤球,有個勁裝打扮武生模樣漢子路過,見我還有一膀子力氣,就問我,願不願意到刑部當執事?我那年紀,啥都不懂,一聽刑部,心裡就害怕,又聽什麼執事,更是不懂,當時就懵了,呆在那兒,不知該怎麼答?那人就說,管吃管住,吃得飽,有床睡,身上乾淨。我這就聽懂了,當場點頭,就跟了去。」

「這武生模樣漢子,叫姜勇,就是當年姜家五虎後代,當時就是個刑部執事,也就是北京城砍人頭劊子手。他帶我回家,姜家大院,在北京南城,那兒窮人多。北京嘛,說是東富西貴南貧北賤,說是東城富人多,西城貴人多,南城窮人多,北城低賤行業人多。這話,到底是真是假,我在北京多年,總也說不清楚。有些人銅牙鐵齒,硬說就是這樣,另有人說,這純屬胡說八道。不管這話是真是假,光說那姜家大院,位於南城,裡頭住著的,全是姜家後代。」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江湖無招》選摘 九之六
【鏡書摘】《江湖無招》選摘 九之五
【鏡書摘】《江湖無招》選摘 九之四

更多生活相關新聞
冬衣準備好!中部以北下探16度
怎麼吃才不會補錯?醫生一招分清楚
鹽水洗蔬果較乾淨?營養師:清水更安全
手機可綁帳號跨行轉帳 明年6月上路
托育零空窗 2至3歲月領6000元

今日推薦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