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五

文|林慶祥 繪圖|鄭雅紋
鏡週刊Mirror Media

解嚴之後,人心浮動,台灣錢淹腳目,那是群魔亂舞的年代,集繁華與罪惡、欲望與希望於黑洞似的深淵,在急速流轉的漩渦裡,人人都身不由己,像飛蛾般撲向權、財、色等欲火。

而這對警察與角頭既勾心鬥角,又互相利用,他們的相愛相殺,正是一部台灣黑金政治史。

故事提要

警察孫啟賢是「好人中的壞人」,他貪財好色,終究仍掙扎著堅守底線;

角頭李金生是「壞人中的好人」,他雖非毫無情義,但絕不能影響利益。

欲望令兩人相知相惜,攜手合作,但無窮盡的欲望,將使這段關係走向何方……

「唉啊,黑龍現在逃出來了,又能怎麼處理?沒錢帶著女人跑路,能跑多久?他心裡也清楚,就算是兄弟處理賭債,也是得拿真金白銀去跟人家講,所以他逃出來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我幫他背書,幹!他又沒講說能拿多少出來處理,沒底,我怎麼談?」

話多了就容易得意忘形,孫啟賢突然問道:「他不是你兄弟?怎麼人在裡面,女人都要被賣掉,你還沒幫他處理,害他要逃獄?」

李金生暗暗後悔自我打嘴,頓了一下才說:「幹,這能怪我嗎?我處理他那口子的賭債好幾次,文的、武的攏來過,每次那個查某攏說,擱賭就剁手指,若咒懺有效,她十根指頭早就剁了了,我對這種人有什麼辦法!這女人沒救,散散去也是好事,你都不曉得,他大老婆對他多好?黑龍就是『為雞死、為雞亡,為雞叩叩闖』!沒啥小路用。」

他想了想,又說:「兄弟相挺有底線,他大的,我認作乾妹妹!當初我就很反對他跟小隻的那個爛賭鬼女人鬥陣,還娶回家,真是頭殼壞去,為了那破麻,我們也吵了好幾次?老實說,這次我不想理他,多半是為了弟妹,我是『切心』啊啦,但是,為了大哥你,我再幫他一次,你放心,給我半天時間,我帶他到刑事組投案。」

老大給的福利

黑龍果然在過年前乖乖投案,隊長言而有信,完全當作沒這回事,潘家興連個處分也沒,只是,賄賂典獄長與檢察官的錢,得他出面去找業者、黑道打秋風,算是將功贖罪。孫啟賢危機處理漂亮,讓已有威名的幾位學長對他另眼相看,本來嘛,當刑事組長沒有收服幾個角頭,哪有行情!這一役,讓他不再被視為菜鳥組長,這個年,他過得有滋有味。

年初六開工,接到李金生邀宴,沒怎麼多想,孫啟賢就決定赴約,一次占上風,不算收服,他沒狂妄到被稱讚幾句就忘了自己是誰,當然要交陪下去,而且,他很想知道,到底李金生有什麼事求他?以後,雙方怎麼合作?

李金生還是約在茶葉行,但不是上次談判的那間密室,透天厝二樓有寬敞的大廳,放了大理石飯桌、沙發、茶几、泡茶車、卡拉OK、電視、音響、轉來轉去的投射燈,加上酒櫃、小吧檯,多出來的空間剛好可以當成小舞池,容納兩對男女翩翩起舞、迴旋轉圈猶有餘裕,裝潢雖不夠精緻,但已經有點私人招待所的規模了,孫啟賢心想,會布置這麼個所在,他是有心要搞好公關啊!

一進門,只見潘家興像彈簧一樣從沙發上跳起來,衝到孫啟賢跟前,幫他提著帶來當伴手禮的兩瓶XO,當組長脫去大衣,潘家興又搶著吊掛、拉椅子服侍入座,殷勤如侍者,讓孫啟賢擺足了組長派頭,原本他看到潘家興皺起的眉頭,不知不覺跟著揚起的嘴角鬆開來了,他見潘巡官跟兩位黑衣小弟一樣站立桌邊,溫言道:「家興兄,坐嘛!作夥呷春酒。」

李金生一派輕鬆地坐上主人位置,而上次在密室外服侍的那位妖豔女子,端著菜走近飯桌,孫啟賢不禁多看兩眼;這次,女子把頭髮盤了個蓬蓬的髮髻,穿著棉襖還是掩蓋不住玲瓏有致的身材,但看起來比上次那套連身洋裝樸實多了,一副家庭主婦的模樣仍是風情楚楚。

「大哥,新年恭喜!」李金生拱手拜年,臉上推滿笑意,兩人沒營養地寒暄、道喜,孫啟賢雖然心底有數,若敘齒他可能年紀比李金生小,但對大哥的稱呼還是含含糊糊地接受了,本來嘛!警察哪能當黑道的小弟,要互稱某某兄,又太見外,就先這樣「占權」吧!

女子上了兩道菜,孫啟賢實在忍不住了,他記得上次李金生說是他的「阿妹仔」,不會是親兄妹吧?還是乾哥乾妹?他臉對著李金生,眼光卻瞥向女子:「金生兄,請嫂夫人一起用餐吧!」

「她不是我太太啦!美玲,過來跟組長敬一下酒,菜等一下再上。」

林美玲整整頭髮,紅著臉向孫啟賢敬酒,然後又跑回廚房,李金生那雙眼睛最「毒」不過了,他看孫啟賢盯著女人翹臀豐乳,心中暗笑,卻也不再賣關子:「美玲是我很疼惜的小妹啦,她的親小弟現在也跟我,兩姊弟攏是我厝裡的,大哥,你也要把他們當自己人喔。」

「當然、當然,一定、一定。」眼睛還望著閃進廚房的身影。

一刻鐘之後,林美玲出菜完畢,卸去棉襖,落落大方地坐在孫啟賢跟李金生中間,既像女主人,但她頻頻為孫啟賢挾菜、添酒、清理桌面,身體緊挨著孫組長,動作態度又好似孫的女伴;加上這女子起身落座、伸手布菜時,毫不介意地讓過於占空間的奶子輕輕擦撞孫啟賢的身體,言談之間隨著笑聲順勢倒在孫啟賢懷裡,但旋即起身端坐,維持著親切但不親暱的微妙界線,肢體碰觸也沒有挑逗、猥褻意味,孫組長都分辨不清楚心裡的滋味。

作者簡介:林慶祥

1969年生於宜蘭,中興大學歷史系畢業。《台灣日報》警政線十年經驗,2011年進入《壹週刊》社會組,目前在《鏡週刊》社會組擔任中部特派員。一生長達十五年與警察朝夕相處,以記者之眼,寫出台灣正港警察小說《刑警教父》。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書摘】《焰口》選摘 七之一
【鏡書摘】《賢妻良母失敗記》選摘 五之四
【鏡書摘】《鬼地方》選摘 五之一

你可能還想看